Home Blog Page 24

佐伊·利斯特-瓊斯在電影獎項典禮中公開出櫃,宣布自己是酷兒

0

佐伊·利斯特-瓊斯在電影頒獎典禮上公開自己的酷兒身份

在當今這個日益多元和包容的世界裡,好萊塢的明星們也越來越勇於表達自己的真實身份。最近,佐伊·利斯特-瓊斯(Zoe Lister-Jones)在一次電影頒獎典禮上公開出櫃,宣布自己是酷兒(Queer),並且自豪地與電影製片人薩米·科恩(Sammi Cohen)約會,這一消息震驚了娛樂圈。

佐伊因其在《法律與秩序》(Law & Order)和與安潔莉娜·裘莉(Angelina Jolie)共演的《鹽》(Salt)中的角色而聞名。她選擇在電影獨立精神獎的一個耀眼時刻,向世界公開她的性取向,這不僅是她個人勇氣的展現,也是對LGBTQ+社群的一種支持和鼓勵。

在接受《好萊塢報道者》(The Hollywood Reporter)的採訪時,佐伊不僅分享了她的新戀情,還強烈呼籲社會進行改變。她表示:“我在這裡,我是酷兒,我有一些恐懼,但我正在克服它。”佐伊和薩米·科恩是電影《壓碎》(Crush)背後的創意人物,他們作為一對新興的力量夫婦,向所有人展示了愛是無國界的。

佐伊還大力支持電影獨立精神獎的“中性類別”設置,並鼓勵其他頒獎典禮也採取類似做法。她認為,讓獎項類別變得無性別,可以為行業中無數有才華的聲音打開大門,這種包容性的做法值得讚揚。

除了在社會議題上發聲,佐伊還專注於她的創意項目《滑》(Slip),在其中擔任作家、導演和明星,展現了她的多方面才華。這次獎項提名不僅是對她創造力的認可,也是對她旅程的慶祝。

即使在浮華和魅力中,佐伊也分享了她個人生活的片段,揭示了她與前夫達裡爾·韋恩(Daryl Wein)的親密關係。他們在電影製作方面的共同歷史仍然是她旅程中珍貴的一部分。

佐伊加入了比莉·艾利什(Billie Eilish)、努蒂·蓋特瓦(Ncuti Gatwa)、阿曼達·托里·米廷(Amanda Tori Meating)和韋恩·布雷迪(Wayne Brady)等明星的行列,他們最近都接受了自己的LGBTQ+身份。在這個渴望真實性和代表性的世界裡,佐伊·利斯特-瓊斯脫穎而出,成為勇氣和靈感的燈塔。

在這個不斷變化的時代,佐伊的故事提醒我們,勇於做自己、接受和擁抱自己的真實身份是多麼重要。她的行動不僅為LGBTQ+社群帶來了希望和鼓勵,也為所有人展示了愛的力量和多樣性的美麗。

名人分享給年輕黑人酷兒的建議

0

名人為年輕的黑人酷兒分享建議

在這個特別的黑人歷史月,我們決定透過「黑人、出櫃和驕傲」倡議,向那些勇敢的黑人酷兒開拓者致敬。這個倡議不僅是一次慶祝,更是一次深刻的自我反思和接受的旅程。我們詢問了一些著名的黑人酷兒名人,他們在接受自己的酷兒身份過程中學到了什麼,以及他們想對年輕的黑人酷兒個體分享哪些建議。

從《魯保羅變裝皇后秀》的明星謝伊古萊(Shea Couleé)到《P-谷》的尼科·安南(Nicco Annan),每位名人都分享了他們的經驗和智慧。他們的話語不僅是對自我價值的宣揚,也是對年輕人的鼓勵,提醒他們沒有任何“問題”,他們的存在本身就是美好的。

尼科·安南的建議尤其令人印象深刻:“傾聽並控制你的火焰。有時我們內心有這麼多的火花。這不僅僅是因為你是酷兒。那是因為你就是你自己。擁抱你的身份,不要讓‘其他人’把它當作可以用來對付你的武器。它讓你成為了你自己。你生來就是好人。你沒有任何問題。”

而《理查國王》的演員Aunjanue Taylor-Ellis則提醒我們,從快樂的地方開始:“這很難做到,但快樂是接受自己的一種形式。快樂是對你的性取向的慶祝,慶祝你所愛的人。當你從這一點開始並對此進行投資時,它會有所幫助。”

這些名人的建議不僅是對年輕黑人酷兒的鼓勵,也是對所有人的提醒,即接受自己、愛自己是一種力量。在這個特別的月份,讓我們一起慶祝那些勇敢地站出來、為自己發聲的黑人酷兒開拓者,並從他們的經驗中學習,勇敢地做自己。

如果這些建議中的任何一條引起了您的共鳴,或者您有任何其他智慧想要分享,請在評論中告訴我們。讓我們一起創造一個更加包容、理解和愛的社會。

华裔移民在学校受到误导,子女遭遇变性之困境| 文化革命| 操控思想| 虚假信息

0

家庭被分裂:女兒自認跨性別,醫生母親的心痛经历【真实故事】

身为医生,雅兰告诉女儿,人体的性别是由基因决定的,做手术是改变不了的。 「出生在错误的身体」是一个极大的谎言。图为2023年1月21日,加州圣地亚哥县郊区一个反对跨性别的集会。

【大纪元2023年08月11日讯】(大纪元驻旧金山记者薛明珠采访、专题部记者易凡联合报道)华裔移民雅兰的女儿认为自己是男性,学校不让她告诉父母,并长期为她隐瞒。雅兰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这样的事情竟然会降临到自己的家庭。雅兰近日接受大纪元采访,讲述了她所经历的切肤之痛。

雅兰是一名医生,早年与先生从中国移民至美国。夫妻俩都是基督徒,住在美国中部,育有三个孩子──两个儿子和一个女儿。

小女儿美惠2004年在美国出生,今年19岁。在雅兰心中,美惠是个非常优秀的孩子,「她的数学课进度比别的孩子快两年左右,她非常努力、自律、善良,是非常好的一个孩子。我们从来不担心她会出什么问题。」

但是,美惠在她即将满18岁的时候突然告诉父母,自己是跨性别者,满18岁后就要变性。雅兰和先生当时就懵了,「真是晴天霹雳啊!」他们一直都不知道女儿自认是跨性别者。

后来美惠告诉父母,她在12、13岁进入青春期的时候,身体发生一些变化,她觉得不舒服。那时刚好学校老师讲了变性、LGBT(女同性恋、男同性恋者、双性恋者与跨性别者的英文首字母缩写)之类的事情。美惠当时就有疑问,是不是自己也存在这个问题。

雅兰发现,美惠上高中后不怎么跟父母说话了。可是夫妻俩没有太往心里去,他们以为是孩子进入青春期,与父母有距离。雅兰直到后来才明白:美惠把自认是跨性别者的事情告诉学校的老师,老师对她说,不要告诉父母,「你父母是基督徒,你要是告诉父母的话,他们会不要你的,那时你怎么办?」「你不告诉他们,我们替你保密。」

美惠16岁时在学校公开承认自己是男性,把名字都改了,学校的老师和同学都叫她新的名字。美惠原本以为,出柜(LGBT人士将公开自己的性别认同行为称为「出柜」)以后压力释放了,心情就好了。可是她的心情并没有变好,反而变得差。

雅兰夫妇仍不知情,但他们发现,美惠开始出现严重的失眠,情绪不稳等现象,有时甚至用刀割自己。其实美惠是因为变性的事情内心在挣扎,她不敢与父母正常沟通。雅兰说,“因为所有的人都告诉她,不要告诉我们。”

雅兰觉察到女儿的状况后,开始想办法和她沟通,但并没有弄清楚女儿究竟发生了什么事。雅兰每次打电话给学校,问辅导员孩子的表现怎么样,有没有观察到什么问题,学校的老师都说,“没事没事,她非常好。”

美惠的大哥、大嫂、二哥,很早就知道美惠的事情,可是他们都被学校洗脑,都告诫美惠不要跟父母说这事。美惠的儿科医师不但替她隐瞒,还主动打电话给跨性别门诊替美惠预约。

「美惠在学校连名字都改了,老师都知道美惠的状况,周围的同学也都知道,可能他们的家长也都知道,社区也知道。」雅兰说,「只有我和我先生不知道。」

雅兰表示,“学校那些老师太可怕了,就是他们把我的孩子给害成这样子的,让孩子跟父母对立。”

知情时已太晚

在被蒙蔽了几年后,到了美惠上高中最后一年,雅兰才第一次知道美惠的真实情况。

2021年10月,美惠上高中4年级(12年级),还有半年多就要毕业了。开学的第一个月学校要开家长会,美惠担心母亲到学校时老师会不小心说漏嘴,才告诉父母她是跨性别者,并说出她的男性名字。

尽管雅兰和先生非常震惊,但他们努力控制情绪。他们问美惠有什么打算?美惠说,她18岁后就要去变性。那时只剩2个月她就满18岁了,依照美国的法律,18岁就是成年人了,可以自主一切了。雅兰和先生彻底懵了。

身为医生,雅兰告诉女儿,人体的性别是由基因决定的,做手术是改变不了的,用什么办法都不能改变的。这种所谓的跨性别护理,对健康的人体危害很大。医生的职责应该是救人,但是现在的医生用药物、手术残害青少年健康的身体,这绝对是不道德的行为,是不对的事情。

但美惠根本听不进去,她认为自己出生在错误的身体里。雅兰表示,她的身体从小到大都很健康,没有任何问题,是她的思想出了问题。美惠就说,“我的思想就是这样,所以我要改变我的身体。”

雅兰没有办法说服女儿。 “我们是从中国大陆来的,经历过很多,可是这样的事情发生在我们家,是万万没想到的。”

“感觉在跟全世界对抗”

为了帮助女儿免于变性,雅兰到处寻求帮助,可是发现难上加难。

「所有的人都使劲推动她变性,都支持她变性。」雅兰说,「我们到处寻找帮助,教堂、周围的朋友,却找不到任何帮助。没有人帮我们,所有人都支持变性,周围一起长大的孩子的家长全都不发声。」有一个家长甚至来跟他们说,孩子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嘛,孩子高兴就行了,你应该支持她。

雅兰和先生费尽心力,想找个正直的心理咨询师给女儿做咨询,看看女儿是不是有什么心理疾病,可是找了好几个都不行。雅兰表示,美国的心理学会、美国的儿科学会、美国的医学会等机构,全都支持、肯定变性。 「所有的医学会都是这样的,只要你说你有性别焦虑,这些机构都肯定你的性别认同,一个劲地推动你,迫使你吃药、做手术变性。」

雅兰表示,不但医学界和教育界被渗透、禁言,甚至整个社会在变性这个问题上都被控制了,连教会也不例外。现在很多教会的门口都挂着彩虹旗(象征LGBT族群的旗帜)。雅兰曾想寻求教会帮助,可是家附近的几个教会,没人敢讲这个事情,连牧师都沉默不语。

「我和我先生的感觉就是,我们在跟全世界对抗,一点力量都没有。四面八方都是压力,所有的人都是和你对着干的。我们很绝望。」

「我们只能自己在黑暗中,没有人可以讲。」雅兰说,「当时再2个月孩子就满18岁了,可是我什么都做不了,没有办法。所有的人都在推动她(变性),她都长那么大了,我也不能强制她了。我们真的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只能求上帝了。」

美惠向父母坦白后,精神状况更恶化,晚上失眠得更严重,以致许多天不能上学。因为缺课太多了,美惠差点不能毕业。 2022年5月,美惠高中毕业后就离家出走了。

雅兰和先生曾经以家庭为荣耀。 「我和我先生最骄傲的就是我们的家,我们所有的努力都是为了这个家。我们真的爱我们的孩子,真的是尽我们最大的能力,给孩子最好的环境。」雅兰说,“可是我们家被这件事情彻底分裂了。”

「美国正在经历『文革』」

雅兰痛惜地说,即使美惠受到严重的精神困扰,直到高中3年级,她各门功课都很优秀,科科都是A。这么优秀的孩子,却被迫害到这种地步──没有办法休息、睡不了觉,想自残、自杀,最后差点不能毕业,而家长却没有办法了解她,为什么会这样?

雅兰和先生在中国经历过“文化大革命”,她认为,美国现在发生的这些事情,与中国当年的文革非常相似。 「这些孩子就像当年的红卫兵,要消灭传统文化,要打破家庭,跟父母决裂,几乎跟文化大革命是一样的。」

「LGBT变成了孩子们一种所谓的信仰,就像共产主义一样,表面上好像是追求平等、宽容、进步,实际上是要大家都变成LGBT。」雅兰说。

雅兰认为,变性运动背后有一股势力,企图通过推动变性来获得权力,用来控制所有的这些人。这个势力破坏了社会最重要的基础──家庭、伦理道德。就像中共的文化大革命,所谓“破旧、立四新”,把传统观念、家庭、秩序全部打破。现在美国正在发生这些事情。

「谁不知道性别就是男女?」雅兰说,「现在让所有的人都承认性别不止是男女,还有好几十种,这本身就是洗脑、政治运动,让所有的人都撒谎。很可怕的,跟共产党一模一样。」

「我和我先生的感觉就是,我们在跟全世界对抗,一点力量都没有。四面八方都是压力,所有的人都是和你对着干的。我们很绝望。」

「将来要遭报应的,所有的人都要为此付出极其惨痛的代价。」

美惠向父母坦白后,精神状况更恶化,晚上失眠得更严重,以致许多天不能上学。因为缺课太多了,美惠差点不能毕业。雅兰和先生曾经以家庭为荣耀。 「我和我先生最骄傲的就是我们的家,我们所有的努力都是为了这个家。我们真的爱我们的孩子,真的是尽我们最大的能力,给孩子最好的环境。」雅兰说,“可是我们家被这件事情彻底分裂了。”

「美国正在经历『文革』」

雅兰痛惜地说,即使美惠受到严重的精神困扰,直到高中3年级,她各门功课都很优秀,科科都是A。这么优秀的孩子,却被迫害到这种地步──没有办法休息、睡不了觉,想自残、自杀,最后差点不能毕业,而家长却没有办法了解她,为什么会这样?

雅兰和先生在中国经历过“文化大革命”,她认为,美国现在发生的这些事情,与中国当年的文革非常相似。 「这些孩子就像当年的红卫兵,要消灭传统文化,要打破家庭,跟父母决裂,几乎跟文化大革命

瑞士LGBTIQ族群的权利和现状- SWI swissinfo.ch

0

瑞士LGBTIQ群體:權利與挑戰【2023年最新報告】

2023年7月10日,瑞士正式合法化了同性婚姻,这标志着瑞士在性少数群体建立家庭权利方面迈出了重要一步。然而,尽管取得了这一进展,LGBTIQ群体在日常生活中仍然面临着歧视和暴力的威胁。

从2022年7月1日开始,同性伴侣可以在瑞士合法结婚,许多同性伴侣纷纷登记结婚。这一天对于许多人来说具有特殊意义,是对所有为这一权利而奋斗的人的认可。然而,自2007年起,瑞士的男女同性恋可以注册伴侣关系,但这种关系并不具备与异性伴侣婚姻完全相同的权利,因此许多彩虹家庭希望同性婚姻能够合法化。

尽管同性婚姻合法化带来了一定的进步,但瑞士在LGBTIQ权益方面仍有许多不足之处。根据欧洲ILGA的报告,瑞士在性少数群体权益方面的得分仅为47%,远远落后于其他西欧国家。报告建议禁止未经当事人同意的不必要医疗干预,尤其是对未成年双性人。

尽管社会对LGBTIQ群体的接受程度在提高,但针对该群体的威胁和仇恨犯罪行为却在增加。跨性别者受到的影响尤为严重,需要国家和社会共同努力帮助他们抵制日常生活中的敌意。

在打击仇视同性恋行为的运动中,瑞士出现了一些积极的倡议,尤其是中小学生的活动。然而,一些极端保守的宗教组织仍持有排斥态度,进行着转换疗法等活动。

尽管瑞士在性少数群体权益方面取得了一些进展,但要实现真正的平等仍然任重道远。希望未来瑞士能够进一步加强对LGBTIQ群体的保护和支持,创造一个更加包容和平等的社会。

他们被迫伪装成同性恋,以便更好地展示身体 | 单读

0

男模为何不得不假装成同性恋?展示身体的代价是什么?

模特,一个看起来风光无限的职业。在这样一个被女性和同性恋主宰的时尚产业中,女性成为了最高级的工作者,男性的地位却略显尴尬。为了获得更高的薪酬,越来越多的男模不得不假装成同性恋,以便更好地展示身体。

这次推送,单读摘取了《美丽的标价》中讨论男模扮作同性恋的流行现象。不像种族间的收入差,男性薪资差被认为是女性性别的胜利,而这种胜利的背后隐藏着更根深蒂固的性别不平等的概念。

无论是时尚界还是外行人看来,今日的时尚都被认为是同性化的。我的每位受访对象——模特儿、经纪人和客户都猜测,在时尚圈里75% 到90% 的男人是同性恋者,当然还不包括男模。在这样一个被女人和男同性恋主宰的行业里工作,男模的性取向模糊不清。经纪人们解释说男人就像女人一样,不得不「这样做」去获得工作,不得不去和客户们调情。

「这些男模为了钱而偽裝成同性恋,社会学家杰弗裡·伊斯科菲尔(Jeffrey Escoffier)发现这一现像在色情产业中很普遍,直男会在高酬劳的同性成人片中扮成同性恋。在时尚界,这意味着在面试的时候策略性地假扮成同性恋者。我也许判断有误,但这个圈子几乎就是个同性恋圈,大部分的同性恋在主宰这个领域。因为这个原因,我感觉男模知道如何——不一定是去睡客户——而是他们知道该如何利用自己的性优势。调情是一个因素,他们利用了他们的优势。」(唐,纽约经纪人)

某种程度上,经纪人期待男模表现出这固有印象,一位男模经纪人曾命令他的男模「配合」客户。大多数男模经纪人声称绝对没有向模特儿暗示过潜规则,虽然他们都同意,与客户暧昧可以帮助男模接到工作。这与女模施展魅力争取客户是相似的,但与同性恋男性在其他女性行业例如护士和教师的策略相反,那些人面对恐同症,在压力下隐藏了他们的性取向,展现他们男子气概的一面。

隐含在「为了报酬偽裝成同性恋」背后的是,生理性行为是交换的一部分:「有多少男孩是出柜的?或者是为了钱而成为同性恋的?可怕的是,有多少人可能会为了得到工作而这样尝试?」(纳扎,纽约男模经纪人)

然而只有少数男模是真正的同性恋者。在一家经纪公司,男模业务总监做过一个非正式的统计来统计他「出柜」男模的数量:100 人里面只有3 人出柜。经纪人希瑟这样解释为什么这种模式会出现在男模圈里:「有趣的是,许多人认为他们是(同性恋),我明白是为什么,因为他们表现得像女孩子,但他们其实不是那样的。事实上我认为并没有那么多的同性恋者存在。由于有将女性化与男同性恋挂钩的刻板观念,在女性工作领域的男士就普遍带上了同性恋身份暗示。」(伊万,纽约男模经纪人)

伊万,一位在纽约经纪公司管理140 位男模业务的同性恋者,极其乐于揭开同性恋男模的神秘面纱:「这是一个明显虚假的刻板印象!他们大多数都不是同性恋,现在不是,以后也不是,喝了7 杯酒之后都不会是!就算睡着了也不会对男人产生兴趣。他们当中的一些人对自己的“性取向”很满意,因为这个行业就是由同性恋者主宰。」 (伊万,纽约男模经纪人)

模特儿是一件商品

确实,男模们必须适应业界所有的性取向。作为提供视觉愉悦的客观对象,他们领的工资是让他们变成消费者、客户,甚至他们的经纪人的,诱人的商品的,他们必须性感。有一天,我采集了这种性倾向伪装的一手资料。当天我坐在纳扎旁边,他是男模业务的另一位总监,在密集的电话和邮件之间,我请他解释了男模为钱隐瞒性取向这一现象。

「女人也这么做,」他突然说,「你怎么看女人穿露脐装?男人们也这么穿,你看这张照片里这个穿着小背心的男人。」他转动座椅对着墙上的模特儿卡,照片上有一位年轻性感风骚男穿着宽松的白色小背心。 「你觉得这照片说明什么?」 这位模特儿肌肉强健的双臂扣在头上,如同靠在铁栏杆上。他的头向上倾,看着我,目光如炬,嘴唇性感,微微张开──这很性感,但他的眼神中透露出淡淡的忧伤。我回想起The Face 杂志1989 年兴起的著名的布法罗风格,当时造型师雷·佩特里(Ray Petri)创造了忧郁的男子气的新风貌——强壮而又多愁善感的男性。这位年轻男性并没有表露出明显像A&F 广告里的男性特征,而是充满阴柔。

「说明是同性恋?」我问纳扎。

「是啊!大多数客户都这么干。你看看女性那一边,」说着,他指向旁边一张年轻女性的模特儿卡,同样穿着白色背心——她的头发湿着,手臂和前胸因涂着婴儿油而闪闪反光,她的头微向下倾斜,眼神淘气地看着镜头。她的食指轻轻放在下唇上。 「她把手指放在嘴里,这真的必要吗?这是在推销什么?到头来,模特儿是一件商品。」纳扎成功地结束对话。

所以,当男模不是同性恋者或他们的经纪人认为他们不是时,在某种意义上他们是奇葩,他们侵犯了男性气概的霸权。如同恩特维斯特尔(2004)所指出的,男模是一种「奇怪」的工作,因为它让大量直男变成了男同性恋的注视对象。作为展示对象,男模鲜于为男性气概发声,而是将他们放在和女性等同的社会地位,然而最终这使得他们的地位低于女性。

模特儿是不成比例的“女性工作”

时装模特儿将我们对于性别的惯例想法复杂化。当大部分美学劳动研究都集中在将女性作为观性对象的时候,这里男性是展示对象,着重利用他们的性取向去“扮演同性恋者”以提升他们的收入等级,虽然大部分研究表示女性和男同性恋者在工作场所淡化他们的性别。像其他男性一样,男模也工作在一个由性别规范建立起来的组织中,但不寻常的是,这些组织中的潜规则是:女性是最高级的工作者。最终,这一切的一切,男模的所得彻底低于女模,这矛盾的劳动市场结果反转了典型的酬劳模式。这些存在于性别、展示、性向、组织和工作间传统关系中的障碍,展现出了一个似乎是女人战胜了男人的花花世界。

在工作的每个级别中,从目录拍摄到走秀,男性的收入都低于女性,这种收入差异的例子很多。在2006 年2 月,我参加了美国服饰连锁店的展示,女性模特儿的酬劳是600 美元,而她们的男性同事同时的酬劳为400 美元。一位美国著名设计师在纽约时装周的秀上,女性模特儿的一场秀所得大体为6 小时2000 美元。类似经历的男性模特儿的酬劳则是2000 美元等值的设计师服装。像Prada 这样的国际奢侈品品牌广告大片,一位名叫卢卡斯的伦敦男模一天的收入是3 万美元——用他的话说是「极好的」收入。而他旁边所站着的女模,广告收入则达100 万美元。甚至在主要的高端时尚和香水广告大片中,男模可能只赚类似工作的女模的十分之一—— 10 万到15 万美元。

展示产业总是有些女性化的,即便男性的身体在流行文化中的受关注度不断提高。然而,他们谈论男模的时候,经纪人、客户甚至模特儿自己也透露出对于阳刚气概在展示行业中的不适宜。

男性薪资差是女性性别的胜利

历史上看,身体资本一直是女性赚钱,男性消费。就像性工作一样,模特儿产业的卖点就是女性气质。时尚市场中表现出的,以工资差别形式出现的男性劣势,事实上体现了更广泛的社会服务中,男性气质的统治地位,通过不论抵制还是保护男性霸权的,商品和展示。 「真正的男人」不做模特,因为模特骨子里是女性化的。

社会学家曾经提出,当雇主在支付工人工资时,会隐性地将性别比例列入考虑,女性员工越多,老板对这份工作的评价越低。雇主们敏感地调和工作性别适应性。另外一些学者发现,那些在所谓的女性工作中的男性们,例如男教师和男护士,会遇到“玻璃扶梯”,达到他们领域的上游,并晋升到管理和有权力的位置。虽然男性进入到一些女性工作领域后可能会得到提升,如护士和社会工作这样的培育与看护工作领域,男模还是因为将身体放入模特市场展出而受到了严重的惩罚。

从时尚中,我们可以引申出一个对男士展示价值的普遍理论:身体越是客观对象化地被展示,女性的相对市场价值就越大,同理,天赋或者技术,就越是在身体工作中不被认可,男性相对于女性的薪资差就越大。

展示工作需要很好的身体条件,却不被认为需要天赋:脱衣舞(与芭蕾舞正相反)、成人电影(与舞台剧和电影表演正相反)以及卖淫——在所有女性收入高于男性的领域,女人们从事如脱衣舞和卖淫这些色情工作的话,都可以通过享受女性身体的展示价值而获得回报,而男人从事这样的工作则会受到贬低。就像让男性去做脱衣舞娘和色情电影主演会有些别扭一样,男模的存在破坏了性别秩序。除了性以及与之擦边的,例如时尚这样的市场,女性和男性在展示工作上的相对价值,对于有关性别和美学的研究特别重要,尤其是考虑到从旅游业到零售业“时尚劳动市场」的增长。如果「看起来好看」如社会学家所想的,在服务领域越来越重要,男性的展示价值将似乎承担更大意义。

从宏观的市场角度来看,我认为大众消费这样的经济力量仅仅可以片面地解释薪资差异这个谜题。市场也需要社会,共享意义

賈靜雯出櫃同性女友曝光,被指控是同性戀的女星(組圖)-搜狐新聞

0

同性戀明星緋聞曝光:賈靜雯與孔孔戀情曝光,多位女星同性戀身份曝光!

最近,台湾媒体报道了一系列关于明星之间的同性恋传闻。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演员贾静雯和她的密友孔孔之间的恋情。据报道,孔孔是大陆EDHARDY和GIULIANO FUJIWARA的总代理,而在她的40岁生日派对上,贾静雯和她的关系似乎有了更多的暗示。两人被拍到在派对上亲吻,引起了众多粉丝的猜测和讨论。

这并不是娱乐圈中第一次出现同性恋明星的传闻。近年来,越来越多的女明星公开了自己的同性恋身份,包括何韵诗、关菊英、韩君婷、陈玉莲、张可颐、郑秀文等。她们的勇敢和坦诚受到了许多人的赞赏和支持,同时也引发了更多关于同性恋在娱乐圈中的讨论。

在国际娱乐圈中,同性恋明星也并不少见。像朱迪·福斯特、葛丽泰·加宝、安妮·海契、辛西娅·尼克等都曾公开了自己的同性恋身份,虽然在一些情况下,这种勇敢可能会带来一些负面影响,但她们依然选择坦诚面对自己的感情。

同性恋在娱乐圈中并不罕见,但仍然存在着一些偏见和歧视。希望随着更多明星的勇敢表态和社会的包容与理解,同性恋者能够得到更多的尊重和支持,能够自由地选择自己的爱情和生活方式。让我们一起为一个更加包容和平等的社会努力吧!

导演被发现阅读不适合工作环境的哈利波特同人小说,性爱并不是重要的。

0

哈利波特宣传总监被曝在火车上阅读色情同人小说,性别议题组织做出回应

最近,一则关于性别议题组织宣传总监海伦·乔伊斯在火车上阅读色情同人小说的新闻引起了轰动。这则新闻在社交媒体上引起了热议,许多人对此表示震惊和不解。

据报道,海伦·乔伊斯被发现在火车上阅读根据J.K.罗琳的作品改编的露骨同人小说《哈利波特》系列书籍。这一发现引发了许多人的质疑和批评,认为这种行为不符合她作为性别议题组织宣传总监的身份。

然而,性别议题组织在后来发布的新闻声明中证实了这一情况,并解释称海伦·乔伊斯之所以阅读这些同人小说是出于研究目的。她表示,同人小说在年轻女性接受跨性别身份认同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而她正在进行相关研究项目。

尽管海伦·乔伊斯的行为引发了争议,但她坚称这是她研究的一部分,而且她在文章和部落格中也有提到这一点。她表示,同人小说在性别认同领域扮演着重要角色,而她的研究正是为了对抗性别认同意识形态的有害影响。

总的来说,这起事件引发了关于同人小说和性别认同的讨论,同时也引发了对于研究方法和道德标准的思考。无论如何,这一事件都提醒我们在进行研究时要谨慎选择研究对象,并始终遵循道德准则。希望这起事件能够引发更多关于性别议题和研究方法的讨论,促进社会对于性别认同的理解和尊重。

彩虹墓园:LGBTIQ社区的安息之地- 瑞士资讯网SWI swissinfo.ch

0

瑞士蘇黎世墓地為LGBTIQ群體開辟專屬墓區,引發討論和關注

最近,瑞士蘇黎世的一個墓地計劃為同性戀、雙性戀和變性人群體開辟了一片專屬的墓區,被稱為「彩虹安息地」。這個計劃是由多個同性戀組織共同發起的,旨在讓這些群體在生命結束後能夠在一個安靜、尊重的環境中安息。

這個「彩虹安息地」是瑞士首個專為男女同性戀、雙性戀和變性者設立的墓區,但並非只限於這些群體,任何人都可以在這裡租用墓地。這個墓區將於今年9月開放,目前約有30個墓位,未來可能會擴展到100多個。

這個計劃引起了社會的廣泛關注和討論。一些人認為不應該將政治訴求帶到墓地,而有些人則認為這是對同性戀群體的一種尊重和包容。對於發起人來說,重要的是讓LGBTIQ的生活方式在他們死後仍能延續,這也是對他們在生前所經歷的歧視和困難的一種回應。

這個「彩虹安息地」計劃還將舉辦相關悼念活動,公佈已故同性戀者的傳記和最終安息之地,並提供有關喪葬服務的信息。這個墓區的維護由市政府負責,並將栽種盡可能絢麗的花草,讓人一眼便能認出這是一片彩虹墓區。

這個「彩虹安息地」計劃的開展,不僅是為了讓同性戀、雙性戀和變性人群體在死後能夠得到尊重和專屬的安息之地,更是為了向社會傳遞尊重和包容的價值觀。希望這樣的計劃能夠在更多地方得到推廣和實踐,讓每個人都能夠在生命的最後得到尊重和安息。

加州新法引发争议:家长拒绝孩子跨性别将失去监护权(上)| 性别教育| 性别转换

0

加州性别教育引发争议:父母或将失去孩子?【内幕揭秘】

加州的性別教育是從學校開始的,孩子們從很小就被灌輸「跨性別」的概念。這種教育方式引起了廣泛的爭議和關注。最近在加州眾議院通過的AB957法案更是引起了極大的爭議,該法案規定如果父母不同意孩子選擇跨性別,將失去監護權和探視權。

根據《加州內幕》節目的報導,加州的性別教育從學校開始,孩子們從小就被灌輸跨性別的概念。如果孩子選擇跨性別,學校會以「為孩子提供安全的生活空間」為由對家長保密,這使得父母對孩子的教育和生活狀況一無所知。

在一個名為《性別轉換:不為人知的現實》的原創紀錄片中,記錄了一位母親的女兒在變性後輕生的悲劇,以及其他少年在變性後的悔恨。這些真實的故事讓人深思,引發了對於加州性別教育的質疑和反思。

一位母親艾琳在節目中分享了自己的經歷,她的女兒在公校接觸到跨性別意識,並最終自稱為跨性別者。艾琳表示,孩子們從小就被灌輸「多性別」的概念,學校教育內容中融入了跨性別主義,這導致孩子們性別困惑,而父母卻對此一無所知。

另一位母親馬丁內斯則分享了自己女兒的悲劇,女兒在接受跨性別教育後做出了變性決定,最終導致自殺。這樣的故事讓人深感心痛,也讓人反思當前的性別教育方式是否合適。

加州的性別教育引起了社會的廣泛關注和爭議,人們紛紛對這種教育方式提出質疑和反對。父母們應該更加關注孩子的教育和成長,並積極參與孩子的教育過程,以確保他們得到正確的性別教育和引導。

加州的性別教育問題不僅是一個教育問題,更是一個社會問題。我們應該共同努力,為孩子們提供一個健康、正確的成長環境,讓他們擁有健康的性別觀念和身份認同。希望未來能夠有更好的性別教育方式,讓每個孩子都能健康成長。

中国推动教育改革促使男孩更具阳刚之气 – BBC News 中文

0

中國教育部將改革體育教育,更重視學生“陽剛之氣”培養:引發爭議的性別教育政策

Image Source, Barcroft Media/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China will reform school physical education, focusing more on cultivating students’ “masculine energy.”


China’s Ministry of Education recently stated in a document that in order to prevent Chinese male teenagers from becoming “feminized,” they will reform school physical education to focus more on cultivating students’ “masculine energy.”

This news has caused a stir on Chinese social media, with many netizens criticizing the policy as gender discrimination, but some also point out that Chinese male celebrities also bear some responsibility.

BBC reporter Kerry Allen reported that the Chinese government has been concerned in recent years that China’s most popular male role models are no longer the strong, muscular figures of the past. Chinese President Xi Jinping, who loves football, has long been pushing for the discovery and cultivation of better sports stars.

“Masculine Energy”

The Chinese Ministry of Education released their ambitious plan last week. This document was initially a response from the department to a proposal submitted to the National Committee of the Chinese People’s Political Consultative Conference on “preventing the feminization of male teenagers in China.”

The Ministry of Education stated in its response that authorities plan to reform and innovate the system mechanisms as soon as possible, comprehensively improve the quality of physical education, and focus more on cultivating students’ “masculine energy.”

Measures include encouraging retired athletes and volunteers with sports expertise to serve as physical education teachers, launching good school-specific sports programs, “vigorously developing” campus football, establishing a combined examination mechanism of daily participation, physical fitness monitoring, and special sports skill testing, making the achievement of national student physical health standards an important content of educational assessment, etc.

According to the post-reform regulations, students who do not meet the physical health qualification standards, except for a few exempted students, will not be able to obtain graduation certificates.


Video Caption,

Building “Manly Men”? New Attempt at Beijing Boys’ School


This is a decisive push in China. For some time, although physical education classes are generally offered in Chinese primary and secondary schools, many schools tend to focus more on students’ academic grades and treat physical education as a “minor subject.”

However, there have been signs that this measure is imminent. In May last year, CPPCC Standing Committee member Si Zefu said that many young Chinese men have become “weak, self-deprecating, and timid,” pursuing the image of “little fresh meat.”

zh_TW繁體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