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男同性戀和雙性戀使用安非他命的人數在增加?

甲基苯丙胺,俗稱crystal meth,是一種成癮性藥物,在男同性戀者和雙性戀者中一直呈上升趨勢。然而,它的成癮性更多是心理上的,而不是生理上的。因此,這個問題需要從心理學方面來解決。 這種增長的原因是覆雜的、多方面的,而且深深根植於社會不平等和歧視之中。在這篇文章中,我們將探討導致這一人群中,日漸依賴使用ice的一些因素。

社會污名和歧視

導致同性戀和雙性戀男子使用冰毒增加的主要因素之一是社會污名和歧視。這個群體中的許多人面臨著社會的歧視、排斥和邊緣化。這造成孤獨感、低自尊和憂鬱。吸食冰毒可以通過誘發興奮、自信和精力充沛的感覺來暫時逃避這些負面情緒。它對社會經濟地位低下的性少數群體的傷害尤其大。吸食冰毒對這些人來說是一種完美的逃避行為。

性愛化的藥物使用

導致男同性戀和雙性戀男子使用甲基苯丙胺增加的另一個因素是性愛化的毒品使用。甲基苯丙胺在LGBTQ+社區越來越受歡迎,因為它能增強性體驗。這導致了一種被稱為 “chemsex “的現象,即參與以meth為主的性派對,這種派對可以持續數天。

缺少獲得醫療服務的機會

由於歧視或缺乏保險,許多男同性戀者和雙性戀者在獲得醫療保健服務方面面臨障礙。這使他們難以得到導致他們吸毒的藥物濫用障礙或精神健康問題的治療。

小結

同性戀和雙性戀男子中使用安非他命的人數增加是一個複雜的問題,沒有簡單的解決辦法,我們可以先從個人範圍,幫助身邊朋友脫離心理依賴,因為真正問題在幫助他找到有意義的生活,如果沒辦法試著找尋生活上的意義,加上安非他命吸食的方便性,一些同志朋友就會很難脫離。社會範圍上,應該拋棄對他們加諸的恥辱感和歧視,可以降低使用毒品的個體的孤立感。最後,提供包容LGBTQ+個人的醫療保健服務,也有助於解決潛在的心理健康問題或藥物濫用障礙。

在台灣,政府在幫助有藥物濫用問題上的LGBTQ+成員方面做得非常差。不但沒有幫助生活困難,陷入藥物使用中掙扎的同志,警察還經常在同性戀交友軟件或聊天室裡釣魚同志,引誘同志犯罪,例如犯下性交易或與毒品有關的罪行。警察的這種濫用權力的行為已經持續了很長時間。它起訴了無數的性少數個體,在3年內183次突襲了東北亞最大的同性戀三溫暖並且連續4天關閉了台北最大的新年派對,沒有任何符合比例原則的理由,搜索整個同志處所,限制人身自由,事後警察還向媒體散布污名化同性戀者的誇張故事,以掩蓋不符合比例原則的執法,以及深藏於內心對同志的歧視。
這種充滿敵意的環境使民間社會難以介入,幫助在困境掙扎LGBTQ+社群成員。

Update: 台灣同志諮詢熱線在 4/9日有一日工作坊,一起學習怎麼幫助身邊的用藥者。報名網頁

全世界警察對LGBTQ+群體的暴行都必須停止。 參考:2023最新BBC 紀錄片,記錄了埃及同性戀者受到警察釣魚,勒索等惡意對待,身為同志社群一份子的我們,不能縱容台灣警察墮落到如埃及警察一般。

資料來源

zh_TW繁體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