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ủ đề và tinh thần của Taiwan Gay Parade 2013

圖片來源:2013台灣同志遊行聯盟官方網站

看見同性戀2.0

論述:

台灣同志遊行邁入第十一屆,今年主題為「看見同性戀2.0—正視性難民,鬥陣來相挺」,遊行聯盟沿用第一屆的主題「看見同性戀」,有兩個重要的因素。

一、回首遊行十年,性多樣社群仍不斷遭受各種言論、形式的壓迫


台灣同志遊行自2003年喊出「看見同性戀」起,每年的遊行、主題都希望能與社群及社會產生能見與對話,但回望這十年,性多樣社群在社會上受到的壓迫仍未停止[附表一]。

二、正視「同性戀」,不讓中性的「同志」遮蔽多樣的戀愛與性


「同志」原指志同道合之人,之後與「同性戀」幾乎同義,演變至今,儼然成為 LGBTQIA[1]等社群的統稱。然而,中性用語的「同志」,好聽、好用、好開口,卻也遮蔽大家看見 LGBTQIA的戀愛與性。即便大家總說社會愈來愈進步、開放,同志在生活中,更容易被看見,但是對於同志的性與情感模式[2],社會仍抱持負面觀感。

台灣社會及法律僅保障與鼓吹「男女有別、一夫一妻、一生一世」的價值觀,這個價值觀不僅包含對性喜好、性的表達方式的要求,也囊括了對性傾向、性別氣質的要求。而非婚的性、非生殖用途的性、非一對一的性、非香草式性愛[3]的性,往往被遮蔽、隱晦和道德高壓所禁制,不僅無法分配到任何資源、無法討論與表述,甚至受到社會壓迫與法律懲處。凡是偏離這個價值觀的性,就不符合社會的主觀想像及期待。
為什麼個人的性喜好、性選擇、性的表達方式必須符合社會的期待?一旦無法符合,就成為社會制度下的受難者。

我們統稱這樣的受難者為「性難民」。性難民除了得面對大眾的偏見、不友善的眼光與言論,還會在國家政策上被漠視、在司法上被入罪,而被剝奪生存資源。輕則人際關係受挫,重則受到媒體放大檢視,而因此失去工作、流離失所、結束生命[附表二]。性多樣社群中的每個人都是性難民,因性的緣故受到責難、壓迫、歧視、壓抑自我與失去資源。而種種不符合社會期待而受到壓迫的性難民,並不僅只是LGBTQIA等社群,就連異性戀者也會是。

性難民的受難,肇因於臺灣社會提供的挾帶懲罰的價值標準。社會允許每個人在不同的面向有不同的偏好與決定,譬如飲食、穿著、職業、交友等。而個人對這些面向的評價並不受到社會的規範,但性的多元偏好與決定則受到法律和社會的約束。

同樣的,臺灣社會中有許多資源分配不均的情況,每個面向都有被壓迫的受難者。像是因麻瘋病污名而用來隔離病患,最後又被視為妨礙發展的樂生療養院、都市更新計畫下被強拆的士林王家、假開發之名讓怪手殲毀的苗栗大埔與南屯天主堂、因經濟發展而犧牲的眷村華光社區、因勞委會的政策搖擺而被迫再臥軌的關廠工人、形同虛設的性專區法案造成娼嫖皆罰、即使環評撤銷仍強行施工的美麗灣與淡北道路開發案。國家運用法規及輿論形成壓迫與污名,儘管人民努力對抗,仍成為社會制度下的難民。

性難民與各個面向的難民們,同樣犧牲於社會制度的暴力下,個人的力量渺小,目前每個受難者都只能以透過法律申訴、甚至走上街頭的方式對抗。但因為我們都有受壓迫與歧視的經驗,我們可以也應該串聯彼此,鬥陣相挺對抗這個社會制度下的暴力結構。

2013第十一屆同志遊行的主題「看見同性戀2.0—正視性難民 鬥陣來相挺」希望透過串聯同在整個社會制度暴力下受壓迫的難民們,一同出來對抗。不只是看見、正視我們,還要共同衝撞不公的社會體制,讓資源得到公平、正義的分配!
串聯、鬥陣、相挺,使我們成為彼此的支撐與力量!(引用自2011台灣同志遊行聯盟網站)

[附表]

附表一

  • 2003年,第一屆同志遊行「看見同性戀」後,台北市議員在議會中提出公部門經費不可支持同志活動。
  • 2005年,衛生署將男男性行為者及性工作者列為不可捐血對象。
  • 2006年,第四屆同志遊行「一同去家遊」因主題內談論家庭,遭市議員及保守勢力反對。
  • 2009年,第七屆同志遊行「同志愛很大」,遊行前一週出現反「同志遊行」遊行。
  • 2010年,台北市教育局發送公文給各國、高中及高職,要求學校防止同性戀假藉社團名義,誘導一般學生,從事同志交誼等活動。
  • 2011年,原訂實施的性別平等教育課綱,受到宗教人士以家長之名、現聲不現身的隱晦方式反對,因而延議。
  • ​2013年,保守宗教團體組成同盟反對伴侶法案的推動。

附表二

  • 田啟元因感染愛滋而被剝奪受教權。
  • 葉永鋕因性別氣質陰柔而遭受霸凌,也因為害怕霸凌而只敢在上課時間去上廁所,最後死在學校廁所內。
  • 馬偕醫院跨性別(MTF[4])員工被要求不能穿女裝、不准上女廁所,還被非法解僱。
  • 火車趴事件遭到媒體大幅報導,讓社會大眾即使找不到法規也要想辦法將主辦人定罪。
  • 不管是在網路上還是生活中,散佈情慾文字或圖片者會觸犯兒少法29條、刑法235條。
  • 從事性交易者,即便雙方合意、行事隱密,仍妨害善良風俗、觸犯社維法80條。

遊行地圖

10/26(六)14:00  台北市政府仁愛廣場出發

2013台灣同志遊行再聲明

台灣同志遊行聯盟對於這次的遊行主題與講座內容在社群內激起的迴響與討論,經過審慎的會議討論後, 決定發表以下聲明表示我們的立場。

一、遊行主軸:為多元的性難民發聲

台灣同志遊行聯盟(以下簡稱遊行聯盟)這次主題整體調性上是很直接的關注在多數同志朋友的日常處 境:你能大方向所有親友或同事介紹你的伴侶、或是請他們為你介紹伴侶嗎?當你需要手術時,若你的伴 侶是同性,他(她)能以家屬或配偶的身分替你簽下同意書嗎?妳(你)能自由的依自己想要的性別氣質與形 象打扮,自在的遊走在日常生活中嗎?你們能合法繼承彼此的遺產嗎?你沒有任何被迫隱藏的、關於「性」的事情嗎?

由這些角度來說,我們都是廣義「性難民」的一份子,即便我們當中多數人不一定如國際與人權議題上所 稱呼的「難民(refugees)」那樣受到立即的生命迫害,但希望我們因性身份而共有的那份「受難/難民 (sufferers)」處境能在我們互相的瞭解及參與,讓各位因為性傾向性身份而必須在家庭、交友、工作、 政治等生活領域而隱藏自己,或被差別待遇甚至遭受驅逐的「性難民」們一起為自己生活中不同場域的多 種權益一起發聲。

二、遊行聯盟論壇:呈現同志的多元樣貌

今年遊行前夕,遊行聯盟辦了很多關於遊行的論壇與活動,比較大型的一共有三場,以下是簡單介紹:

1. 配合府中十五電影放映,說明台灣遊行的歷史:遊行當初是如何開始,從最初走到現在有什麼不

同,以及未來可能方向

2. 針對當前性少數處境來談論整個社會氛圍:包括性平教育與真愛聯盟,生命教育裡頭的性別議題,

外籍感染者在台處境,全民篩檢的問題,青少年在校園的情慾自主權

3. 目前會被國家懲罰的性主體:娛樂性用藥,BDSM實踐者,性工作者,而其中引起最大討論與反彈的

就是娛樂性用藥的議題。

立報報導之後,有網友因此誤以為遊行聯盟支持娛樂性用藥,也有朋友認為關注娛樂性用藥、性工作議題 不是當務之急。然而遊行聯盟要強調的是這屆遊行的座談會與影談會,我們呈現了眾多議題,除了娛樂性 用藥、性工作權之外,我們也介紹了遊行的歷史、邀請第一線工作者來分享性別教育與青少年同志議題, 也探討了愛滋政策如何影響同志伴侶的權益等。比較可惜的是,事後這些主題似乎只有娛樂性用藥受到關 注與討論,甚至可能在某些以訛傳訛或是擴大渲染的情況下,導致部分朋友的誤解、困惑與反彈。這絕非 遊行聯盟的初衷。

三、遊行聯盟的能力侷限與立場

遊行聯盟是由不同背景的人或團體所共同支撐起,一年一次性的義工性組織,所以在人力資源的運用與資 歷上並不如許多人想像的精練及充沛;另一方面對於各種爭議性議題立場,就算是內部參與成員也有分 歧,但整個遊行聯盟至少有一個共識是:不能剝奪議題發聲或討論的空間。因為如果連這個最基本的言論 自由以及一點討論的空間都沒有的話,那或許同志運動可能就會跟某些封閉且拼命追殺異己的基督教保守 團體一樣可怕。

回顧這兩年來台灣保守勢力的反撲,很多家長或宗教團體只要一聽到「同性戀」就抓著性濫交或家庭價值 淪喪等情緒性字眼,激烈的連署反對這個法案。而且不論拿出什麼理論證據或是現身說法,都很難動搖這 些人的信念,因為恐慌憤怒讓他們不願再認識這個世界了,不願意認識不一樣的人的生活處境是什麼。而 遊行聯盟本身的運動底線:尊重各個議題的發聲權,提供多元性少數議題發聲的舞台。

四、提供各種議題發聲與討論的空間

或許有些人會質疑遊行聯盟為什麼要碰觸這麼有爭議性的議題?其實台灣同志遊行十年來的歷史,一直都有 提供平常沒有機會談的爭議議題一個發聲與溝通的平台,就像農安趴事件發生時,當時參與遊行籌備的同 志諮詢熱線與性別人權協會都秉持相關立場。

而必須澄清:遊行聯盟也不是第一次處理和藥物有關的議題,以大炳(2012年彩虹大使)為例:大炳是一 位一直都熱情無條件贊助遊盟舞台表演的藝人,儘管前幾年因為負面新聞不斷,也有部分社群朋友反彈, 然遊盟也未曾因為他的用藥新聞就封殺他的上臺機會,同時也感謝大炳總是提供很多妙哏來炒熱帶動台下 觀眾氣氛。(可參考2011年遊行總召—阿哲在大炳離世時撰寫的紀念文章「扮裝天后的情義相挺與羞恥友善」) 同志運動在自由平等的脈絡裡得以漸漸發展,我們相信某些與同志社群有關的議題,即使是有爭議性,也 都應該尊重其發言權,並提供發聲的舞台。

五、歡迎大家帶著自己的議題鬥陣遊行

我們都期盼夢想著幸福,也腳踏實地的追求幸福。遊盟希望在爭取同志權益的運動道路上,大家可以看見 彼此的差異並包容多元的議題,多一點諒解寬容,少一點批判責難。想起過世的夥伴敬弘一貝蒂夫人 (2011年遊盟的文宣組組長,2012年彩虹大使)曾聊過:「我們今天走出來是為了自己走出來,帶著自己 的議題走出來。我不要自己僅僅是傻傻得什麼都不想就等著被代言出來充人頭而已,所以我永遠都是趾高 氣昂又妖嬌美麗的扮裝太后。你可以拒C可以恐娘,但你不可以否認我也投身運動甚至用我的肉身檔在歧 視與暴力的最前頭。」或許吧,我們謙卑的站定自己的位置追求前方幸福,同時看見差異彼此包容,或許 這有時候會有所衝突,但是否所有衝突都必然用一方犧牲一方,或者是一方人頭暴力壓過一方,才可能有 解決辦法?又或者在急著彼此指責之前,我們可以拋出更多的處境讓彼此看見,然後站穩自己的腳,深耕 各自關注的議題,或許共同的未來沒那麼遙遠。

遊行團體

台灣同志諮詢熱線協會、社團法人台灣同志諮詢熱線協會南部辦公室、彩虹旗正飄飄、師大性壇社&師大人文學社、中興大學性別文化研究社、T&G拉子社區、台灣醫學生聯合會   性健康推廣部、應許者基督徒行動聯盟、LEZS雜誌/女人國派對、M cubic、台灣女同志拉拉手協會、台灣性別不明關懷協會、國際陰陽人組織-中文版、財團法人台灣紅絲帶基金會、台灣紅樓同志社區服務中心-GisneyLand紅樓部屋、北區同志服務中心─GisneyLand風城部屋、KQF & KSCRC
台灣伴侶權益推動聯盟、國北教同鬩社、銘傳大學優客社YOKE、台大浪達社、同性戀教師聯盟、澳門性別教育協會、玻璃紙團隊-徒步尋找愛的可能、邪教組織【殘酷兒】、熊學會、國立東華大學「東華通是性別」、台北大學翻牆社、淡海青年陣線、淡江五虎崗社、社團法人台灣基地協會、露德協會 關懷帕斯堤大隊、台灣大學研究生協會、皮繩愉虐邦、世新大學飛魚同志社、台灣性別平等教育協會、高雄師範大學同志文化研究社、Gayhere、逢甲大學性別友善社-台中大專性別社團聯盟、台中聽障同志聚會
集合出版社、羅東高中同心圓、月下邱比特、桃園T.POWER、直直地走刁民團、MR.RICH、瞳畫攝影坊、實踐大學、中正大學酷斯拉社、《當我們同在一起》、關愛之家、沒有名稱、Bi the Way‧拜坊、中央酷兒文化與女性研究社、友善的直(Friendly Straight)、TABOO、政大種子社、輔大黑水溝、七年級拉拉學園、南華大學彩虹平道、暨南大學天晴性別研究社、台大法律司法一、台中以勒團契、亞洲大學Rainbow百性社──台中大專性別社團聯盟、臺中科技大學扶拉甲-臺中大專性別社團聯盟、靜宜大學異同夢想社─台中大專性別社團聯盟、弘光科技大學彩虹微醺社-台中大專性別社團聯盟、Tokyo Rainbow Week  
同光同志長老教會、Top Model 名模團、彩虹動保志工團、輔大同好、中國文化大學性/別研究社、Google 、公經pass、基恩之家、政治大學陸仁賈同志文化研究社、世新大學性別研究所、”我念諮商,我挺同志”、南風一同二所、性別平等教育議題輔導群教師、清華大學人文社會學院學士班、工國委(CWI)台灣、輔仁大學學生會、同志父母愛心協會、「南方小帳棚」同志基督徒團契、兩人世界、台灣女性學學會、王室貴族、舞精靈原住民舞蹈團、香港基督徒學會、性神學社、台灣大學社工系系學會學術部、眾樂教會、TKC長老教會青年團契、台大女研、國立政治大學社會學系系學會
水男孩同志游泳社、HXproduction/JUMP 、國立宜蘭大學義行工場Goody志工團、Boo Bar Hong Kong、東吳大學同志合作社、NTUST rainball、國立臺灣大學男同性戀社 NTU GayChat、GLAM Asia、清大性別研究社、M群、華梵大學諮輔組、淡江大學淡江幫、南人窩、YZU Rainbow、V R Malaysian、雞婆小YG、高雄醫學大學性別研究所、交清部落革 BLG、黃 藍 紫、MONEY Hat RICH IN MY MIND、同心坊 台北基棧
國立東華大學RainbowKid同伴社、異同愛我願意、LGBTaipei、高雄同志遊行聯盟、好板飲食習慣平等聯盟、熊都創意涮涮鍋、成大TO.拉酷、國立臺灣海洋大學海洋酷兒、銘傳大學諮商與工商心理學系性心理學課程、出版人挺同志、台師大人文學社、大學新聞社、高中生制服聯盟、國立台灣大學學生會、基本書坊、台灣大學學生代表大會、華人拉拉聯盟、進擊的文豪戰隊、臺灣學校社會工作協會、台灣同志家庭權益促進會、致理雙向緣社、北京同志中心、婦女新知基金會、中興黑森林社、中原大學性別研究社、大葉大圈圈、台大意識報社、傻瓜

捐款 & 贊助

捐款徵信錄:

明發&Jacker1200 
程石10,000
許一鵬100,000
同志之夜籌備小組6651
Eddie @Hong Kong40000
無名氏11,665
胡敏華1600
王儷靜1600
麥麥MAI_BEAR300
阿放1000
鍾君竺1600
呂旭賢1600
JND1600
博拉圖文創200

贊助徵信錄:

LUXY 
HX Production
ANIKI 
Alleycat’s Pizza
PAR.T帕特拉拉 時尚舘
T-STUDIO束胸
GFSD璀璨水鑽生活精品
東區遼寧街鹽水雞
名璧醫美
LEZS
h*OURS cafe
Bi the way
梧桐沙龍
GUY-SHOP
TENGA 晶美總 代理
G-star
基本書坊

2013遊行前論壇-國產性難民—聲討性別友善的未來

9月29日 YWCA 401
主持人: 智偉 (同志諮詢熱線協會社工主任)
講者資訊:范順淵 (台灣愛滋病護理學會/個案管理師) 葉珈語 (社團法人中華民國愛滋感染者權益促進會/社工師) 胡敏華 (羅東高中主任輔導教師/教育部生命教育學科中心執行秘書) 王儷靜 (任教屏東教育大學教育系/台灣性別平等教育協會理事長) ​呂昶賢 (前輔導老師/現為單身自由助人工作者)

同志遊行走了十年,然而十年前那個「看賤我們」的眼光,卻從沒離開過,我們以為性別友善的社會已經來到,然而事實上從同志教育入課綱到多元伴侶成家法案的阻擋,一再再凸顯對同志社群的日常歧視甚至伴隨著國家政策的共謀,更甚者,當「同志」可以驕傲大遊行時,卻有一群因為國家制度的暴力而走不出來,甚至來不及長大的「性難民」們,看不見自己的未來:

  • 一個都不能少的全面暱篩政策到底是醫療資源還是公衛吸血鬼?
  • 老年同志誘拐未成年同志成為感染者是新聞事實亦或鄉野傳說?
  • 台灣號稱文明國家依舊驅逐外籍感染者並對藍領移工強制篩檢究竟為何?
  • 同志教育課綱暫緩,真愛聯盟步步逼近,性別教育何去何從?
  • 由宗教信仰所把持的生命教育裡頭的家庭倫理如何撐出性別友善的空間?
  • 當學校的性別平等教育只剩性騷擾與性侵害防制,青少年的情感困擾糾紛總是被強制通報成性侵害時,兒少的情慾自主權又在哪裡?

愛滋處境 X 同志/生命教育 X 青少年情慾, 三個在國家政策的踟躕與錯誤下的議題,我們該如何理解?如何行動?

2013遊行前論壇-誰在看賤性難民─性縛靈的慾望場景

10月13日 臺大校友會館
與談人:鍾君竺(日日春協會工作人員)、小D(皮繩愉虐邦成員)、陳伯豪(同志諮詢熱線性權小組義工)。

摘要 :

鍾君竺提到,早期的底層性工作者,面臨被驅逐的境況,經過多年社會討論,性工作的污名與歧視開始有鬆動跡象,甚至開始探討合法化的必要性,但此一合法化卻是「有距離的合法化」。鍾君竺解釋,就是性交易專區應該存在,但不能在我家附近,有人甚至提議,學校方圓1公里之內,不能成立交易專區。

鍾君竺表示,性工作者面臨跟同志類似的處境。有人口口聲聲表示自己尊重同志、不歧視同志,但自己的小孩卻不能是同志。她認為,過去這段時間,性交易爭取到公眾及政府的某種默許,但性工作始終無法被平常化為身邊的人。


(引用自台灣同志遊行聯盟網站)

viTiếng Việ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