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為雙性戀女性與虔誠基督徒的我:自我接納之旅

在紐約市驕傲遊行中尋找信仰與接納:一位雙性戀女性的故事

在2017年的紐約市,我作為一名22歲從南非來的年輕人,體驗了一次難忘的驕傲遊行。那天,我決定參加一個著名大型教堂的晚間禮拜,因為我聽說他們在漢默斯坦宴會廳舉辦的儀式非常棒。在排隊入場時,我和一位來自堪薩斯州的學生結為了朋友,我們一起觀察著周圍也在排隊的人。

穿著彩虹色衣服的酷兒們和我們站在一起,舉著旗幟,談論著即將開始的教會禮拜。我記得我對於同性戀者在這座教堂受到歡迎並能夠舒服地公開自己的性取向感到非常驚訝。我內心有一部分感到嫉妒,渴望能夠站在他們身邊,揮舞著驕傲的旗幟,宣稱我也是酷兒,我是雙性戀並且我很自豪。我開始想象明年是否能和這些在教會認識的新朋友一起參加驕傲遊行,這讓我充滿了希望,感覺接受自己的性傾向是被教會社群接受的第一步。

當我們被迎賓員和主人帶到陽台座位時,我感到非常受歡迎,滿懷期待地等待儀式開始。然而,當一位年長的男子走上講台開始講道時,我的心情徹底改變。他談到同性戀是一種罪惡,以及我們的「自由和進步社會」如何透過同性婚姻合法化來破壞婚姻的神聖性。我驚呆了,看著周圍的人開始點頭,偶爾聽到“講道,牧師!”的聲音。然後,我看到人群中的一些人起身離開禮堂,有的搖著頭,有的甚至哭了。

我坐在那裡,動彈不得,但也不想再聽他說一句話。我感到非常生氣,無法相信我竟然天真地以為這個教會會擁抱LGBTQ+群體,會擁抱我。我意識到我們在這座教堂裡不受歡迎,任何教堂都不歡迎我們。

我並不是在一個有宗教信仰的家庭長大的,我母親總是說基督徒是有判斷力的,每週日去教會並不會讓你成為一個好人。當我12歲時,我開始在街上的浸信會教堂上主日學,我也開始參加青年小組並開始閱讀聖經,儘管它很難解釋。我所在的城鎮並不保守,在我的高中裡也有一些公開同性戀的青少年。我一直都知道我喜歡女孩,因為我是看著迪士尼頻道長大的,並且迷戀賽琳娜戈梅茲和喬納斯兄弟。這讓一個不太了解「雙性戀」一詞意義的年輕女孩感到困惑。

當我上大學時,我很樂意對我認為有吸引力的女孩發表評論,並談論與女性約會。雙性戀對我來說是世界上最正常的事情,我感覺自己被我這個小而親密的朋友群所接受。然而,當我畢業並更多地參與教會社區後,情況發生了變化。我會聽到我的牧師宣講對同性戀者的譴責,以及他們將如何因自己的性取向而下地獄。

身為一個年輕女性,第一次發現自己並探索自己的性取向,當我聽說天堂裡沒有我的位置,因為我是雙性戀時,我感到很害怕。我曾經感到如此舒服的那部分現在被隱藏起來了。我會看著公開的酷兒女性,羨慕她們愛自己所愛之人的勇氣和信心。

有一天晚上,我向上帝祈禱,問祂為什麼要這樣創造我。他想讓我被恨嗎?我被教導你不可能是酷兒基督徒——要嘛你是酷兒或者你是一名基督徒。上帝永遠不會接受你們兩者兼具。

我對自己的性取向感到非常羞恥、內疚和自我懷疑。每當我想像自己有一天與上帝面對面並被遠離天堂時,我所能做的就是哭泣。我恨自己,我想知道上帝是否也恨我。

我不想活了。我記得我當時想,我寧願死也不願有這種感覺。

當時我不認識任何公開的酷兒基督徒,而且我太害怕了,不敢在我的教會社區中積極尋找他們,以防有人知道我是雙性戀並向我的牧師揭發我。每當我的教會朋友們提起同性戀話題時,我就變得僵硬並保持沉默。

23歲時,我開始參加另一座教堂,在那裡我遇到了娜塔莉,她是一名公開的同性戀女性,也是教堂的志工。她是第一個讓我感到足夠自在地談論我的雙性戀的教會朋友,我們關於上帝和同性戀的談話持續了幾個小時。

每個人都知道她是女同性戀,我們的牧師愛她、接納她,並沒有迴避她。她在以前的教會沒有經歷過這種情況,她表示很難找到像我們這樣受歡迎的教會。會眾對娜塔莉的接受給了我勇氣接受這樣一個事實:我是按照上帝的意圖被創造的。

我從來沒有加入過這樣的教會,我知道這在基督教界並不常見。A皮尤研究中心2013年調查發現73%的酷兒人士認為福音派教會對LGBT群體不友好,並且29%的LGBT成年人表示他們在宗教團體中感到不受歡迎。

這是我不公開雙性戀的部分原因。我曾見過其他酷兒人士因自己的性取向而在教會中遭受巨大傷害。他們被告知,如果他們祈禱得足夠努力,上帝就會改變他們的願望,雖然歡迎他們去教堂,但他們的「生活方式選擇」永遠不會被接受。

我記得一位牧師告訴我,“愛並不等於接受”,我們可以愛每個人,但不能接受他們或他們的選擇。在教會團體中,完全的愛和接納絕不是一件難事,特別是當我們努力將人們帶到上帝面前時。

更開放地接受自己並非令人憎惡的事實,這讓我有勇氣開始尋找其他像我一樣的基督徒——上帝的酷兒子民,他們不想“祈禱趕走同性戀”,而是尋求找到安全的地方教會社群內他們能夠作為同性戀者存在的空間,因為他們是按照上帝的形象創造的。

當我開始接觸更多酷兒基督教內容時,社群媒體成為我自我接納之旅的重要組成部分,找到了公開反對福音派教會中猖獗的同性戀恐懼症的基督教盟友。

我意識到有一整群人仍然愛耶穌並信奉基督教,但不相信同性戀是一種罪。我有可能找到一個愛我並接受我的基督教社區,因為我在社交媒體上看到其他酷兒基督徒參加由同性戀男女,甚至變性男女主持的教會禮拜。

這是我從未親眼目睹過的基督教的另一面——但它就在那裡,而且是真實的,這是我在性方面得到的最肯定的發現。

即將上映的紀錄片《1946年:改變文化的誤譯》調查了「同性戀」一詞如何被誤譯並添加到聖經中,以及這個詞如何影響眾多美國保守派基督教會堅定支持的反同性戀運動。

得知《聖經》中的一個小翻譯錯誤在基督徒群體中造成了如此大的分裂,一開始我很生氣,但它讓我以一種以前從未有過的方式與我的基督徒朋友建立聯繫。我的信仰和與上帝的關係足夠堅強,我知道任何人對我說的話都不會阻止我成為真正的我。

身為白人、順性別雙性戀女性,由於擔心被教會排斥,我從未感到自己有足夠的權力說出自己的真相。我無法想像有色人種酷兒或跨性別者在這些情況下會有什麼感覺。

我只能談談我自己的經歷,並且仍然希望每個酷兒和跨性別者有一天都會無條件地感受到所有宗教組織的愛和接納。

接受這樣一個事實,並不是我遇到的每個人都會接受我——同時知道無論別人怎麼想,我都被主所愛和接受——這比我想像的更加充實和安慰。

我愛耶穌,我心裡知道祂是一位慈愛、憐憫的神。我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對自己感到如此快樂或平靜。上帝認識我。他知道我的心。他知道我的願望。當我繼續踏上這段自愛和接受的旅程時,這就是我所關心的。

流行趋势

最新故事

viTiếng Việ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