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問題不是男同性戀,而是對女性氣質的偏見 — Strike雜誌

探討性別歧視與女性恐懼症對LGBTQ+社群的影響

在當今社會,性別與性傾向的討論日益成為公眾對話的焦點。然而,隨著這些討論的深入,一個令人不安的現象浮出水面:在全球範圍內,男同性戀者相較於女同性戀者遭受更多的歧視和不被接受的情況。這種差異背後的原因,可能不僅僅是選擇性的恐同症,而是更深層次的性別歧視。

根據跨學科女性主義社會學家雷亞·阿什利·霍斯金博士的研究,「女性恐懼症」—對女性氣質的貶低和管制—是加劇對女性、男性、跨性別和少數族裔暴力行為的一個關鍵因素。霍斯金博士指出,女性恐懼症不僅影響酷兒女性和男性,也影響所有女性,並為順性別男性的有毒男性氣質提供了支持。

這種對女性氣質的討厭與對女性本身的討厭有直接聯繫,因為女性氣質被定義為被視為女性特徵的品質。然而,值得注意的是,女性氣質並不僅限於女性。男性也可以表現出女性化的特質,而這絕不應該被視為一種犯罪。

幾個世紀以來,社會普遍認為女性特徵不如男性特徵有價值。當任何性別的人表現出情感、敏感,甚至喜歡粉紅色等特質時,他們往往被視為不夠優越。在當今時代,身為女性或表現得像女性仍然被認為是軟弱的象徵,這是一種深刻的錯誤觀念。

在我生活中的眾多LGBTQ+朋友中,我一直看到女性恐懼症的影響。我的最好的朋友和室友都是社區裡的男性。然而,由於他們表現自己的方式不同,一個人受到的批評比另一個人少得多。這不是要忽視我的男性朋友可能經歷的同性戀恐懼症,而是要提請人們注意這樣一個事實:我的女性朋友在走出公寓時還有很多事情要擔心。

社會上存在的古老觀念,即男人應該有男人的樣子,女人應該有女人的樣子,並且不應與社會期望不同,助長了這種仇恨。性別流動性是在1993年提出的概念,人們本應該至少在31年後能夠接受描繪女性氣質的男人和女人不應該因為他們的身份而受到質疑。

我們不應該因為男同性戀者有女性氣質而仇視他們,也不應該因為女性女性化而憐憫她們。無論性別如何,女性氣質都是一種美麗的屬性,我認為每個人都可以從中受益,讓自己的性格中多一點「柔軟」。

肯德爾·安·克拉克
博卡拉頓,《Strike》雜誌內容撰稿人

最新故事

thไท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