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vies

奧利佛·史塔克期望《9-1-1》進一步深入巴克雙性戀故事線

"程式劇系列《9-1-1》第七季轉播至ABC達成百集里程碑,展現複雜情感" 《9-1-1》第七季:巴克的情感旅程與節目的里程碑 當《9-1-1》這部深受觀眾喜愛的程式劇系列從福克斯轉移到ABC後,迎來了它的第七季,同時也達到了100集的重要里程碑。這不僅是節目的一個重要時刻,也標誌著角色們在情感上的一個重大轉折點。特別是對於巴克來說,這一季他終於坦白了自己的感情,與湯米之間的接吻場景,不僅是他們關係的一個新開始,也是節目中一個令人興奮的發展。 長期以來,《9-1-1》的粉絲們一直在猜測巴克的性取向,對他與另一個男性角色之間的互動充滿期待。當巴克和湯米的吻終於發生時,這不僅滿足了粉絲的期待,也在某種程度上打破了常規,展現了節目對於角色情感發展的隨意性和真實性。 奧利佛史塔克,飾演巴克的演員,在接受《出去》雜誌採訪時分享了他對這一劇情發展的看法。他表示,看到人們能夠活出真實的自己,總是能夠深深地觸動他。對他來說,巴克的這一情感旅程不僅是個人的成長,也希望能夠鼓勵更多的人對LGBTQ+社群給予更多的理解和支持。 值得一提的是,直到拍攝第98集時,史塔克才被告知巴克將在第100集中有與男性的初吻。這一劇情的加入,對史塔克來說意義重大,他對節目的編劇蒂姆·米尼爾的決定感到非常興奮和滿意。 然而,儘管LGBTQ+故事講述在主流媒體中取得了進步,但仍有許多雙性戀者在電影和電視中的代表性不足,且常遭到誤解。《9-1-1》透過巴克的故事,試圖以一種正面和真實的方式來呈現雙性戀角色,希望能夠改變這一現狀。 此外,《9-1-1:孤星》作為《9-1-1》的衍生系列,也在第五季中以LGBTQ+演員為主角,進一步展現了節目對於多元性取向和性別認同的包容性。史塔克提到,他非常榮幸能夠講述一個與《9-1-1:孤星》中塔洛斯(TK Strand和卡洛斯雷耶斯的情侣名)相配合的故事。 隨著《9-1-1》第七季的播出,巴克的情感旅程和自我發現將繼續吸引觀眾的目光。史塔克希望巴克能夠繼續探索對他有意義的事物,無論結局如何,他都希望湯米能成為巴克生活中的一部分。 《9-1-1》第七季的每一集都在ABC播出,整個系列也可以在Hulu上觀看,讓粉絲們能夠繼續跟隨巴克以及其他角色的故事。

你的問題不是男同性戀,而是對女性氣質的偏見 — Strike雜誌

探討性別歧視與女性恐懼症對LGBTQ+社群的影響 在當今社會,性別與性傾向的討論日益成為公眾對話的焦點。然而,隨著這些討論的深入,一個令人不安的現象浮出水面:在全球範圍內,男同性戀者相較於女同性戀者遭受更多的歧視和不被接受的情況。這種差異背後的原因,可能不僅僅是選擇性的恐同症,而是更深層次的性別歧視。 根據跨學科女性主義社會學家雷亞·阿什利·霍斯金博士的研究,「女性恐懼症」—對女性氣質的貶低和管制—是加劇對女性、男性、跨性別和少數族裔暴力行為的一個關鍵因素。霍斯金博士指出,女性恐懼症不僅影響酷兒女性和男性,也影響所有女性,並為順性別男性的有毒男性氣質提供了支持。 這種對女性氣質的討厭與對女性本身的討厭有直接聯繫,因為女性氣質被定義為被視為女性特徵的品質。然而,值得注意的是,女性氣質並不僅限於女性。男性也可以表現出女性化的特質,而這絕不應該被視為一種犯罪。 幾個世紀以來,社會普遍認為女性特徵不如男性特徵有價值。當任何性別的人表現出情感、敏感,甚至喜歡粉紅色等特質時,他們往往被視為不夠優越。在當今時代,身為女性或表現得像女性仍然被認為是軟弱的象徵,這是一種深刻的錯誤觀念。 在我生活中的眾多LGBTQ+朋友中,我一直看到女性恐懼症的影響。我的最好的朋友和室友都是社區裡的男性。然而,由於他們表現自己的方式不同,一個人受到的批評比另一個人少得多。這不是要忽視我的男性朋友可能經歷的同性戀恐懼症,而是要提請人們注意這樣一個事實:我的女性朋友在走出公寓時還有很多事情要擔心。 社會上存在的古老觀念,即男人應該有男人的樣子,女人應該有女人的樣子,並且不應與社會期望不同,助長了這種仇恨。性別流動性是在1993年提出的概念,人們本應該至少在31年後能夠接受描繪女性氣質的男人和女人不應該因為他們的身份而受到質疑。 我們不應該因為男同性戀者有女性氣質而仇視他們,也不應該因為女性女性化而憐憫她們。無論性別如何,女性氣質都是一種美麗的屬性,我認為每個人都可以從中受益,讓自己的性格中多一點「柔軟」。 肯德爾·安·克拉克 博卡拉頓,《Strike》雜誌內容撰稿人

對抗MAGA對平等價值的挑戰

國會議員詹姆斯“吉姆”麥戈文:共和黨對 LGBTQI+ 群體的無情攻擊 在當今的政治氛圍中,共和黨在第118屆國會的表現引起了廣泛的關注和討論。作為國會平等核心小組的創始成員和副主席,我有必要分享我對這一情況的見解,特別是關於共和黨對LGBTQI+群體的攻擊。 眾所周知,共和黨內部的混亂使得第118屆國會成為近代史上效率最低的國會之一。由於眾議院共和黨人無力治理,我們才勉強避免了政府關閉和國債違約。共和黨多數派的缺乏生產力對我來說並不奇怪。作為眾議院規則委員會的高級成員,我親眼目睹了共和黨人將他們的優先事項放在攻擊LGBTQI+群體上,而不是致力於解決所有美國人面臨的挑戰。 在過去的九個月裡,規則委員會沒有考慮過任何一項法案簽署成為法律。這種無效和無能的表現,在共和黨的控制下,成為了我國史上最糟糕的國會會議之一。當民主黨掌權時,我作為上屆國會規則委員會主席,我們提出了許多重要法案,如《薪資公平法案》、《兩黨背景調查法案》和《約翰·R·劉易斯投票權促進法案》。我們還致力於保護LGBTQI+群體的立法,如《尊重婚姻法》和《平等法》。 然而,現在在反平等的共和黨人掌權下,我們看到規則委員會的大多數成員加班加點地安撫MAGA極端分子。這些右翼共和黨人發誓要投票否決任何不符合他們意願的法案,並始終希望限制LGBTQI+人群的權利。我震驚地看到,提交給規則委員會的文件中超過95項反LGBTQI+修正案,並且共和黨人向眾議院提出了50多項反LGBTQI+法案和修正案。 共和黨人的一些最令人震驚和道德上令人厭惡的攻擊是針對跨性別群體,特別是跨性別青年。他們通過了要求學校強行驅逐跨性別學生的修正案,並禁止跨性別女孩在幼兒園參加學校運動隊。這些行為反映了共和黨人對LGBTQI+群體的無情攻擊。 我們也看到了共和黨在政府撥款法案中提出的數十項反平等修正案,這些修正案不僅針對必要的醫療護理,還鼓勵對LGBTQI+族群的歧視。這些行為表明,共和黨人只是把他們殘酷的、反平等的花招扔到牆上,看看效果如何。 國會平等核心小組發布了一份名為《迷戀:眾議院共和黨人在2023年對LGBTQI+群體的無情攻擊》的報告,追蹤了我們去年看到的所有反平等攻擊。身為國會平等核心小組的創始成員和副主席,我完全致力於保護LGBTQI+群體並推動支持平等的議程。2023年教會了我們,2024年及以後我們還有很多工作要做。 儘管面對這些攻擊,但請知道,當共和黨人瞄準LGBTQI+群體時,我們中的許多人不會袖手旁觀。我很自豪能夠與美國國會最大的核心小組合作,爭取平等,因為我知道,為了讓美國不斷前進,我們必須包容LGBTQI+群體。 國會議員詹姆斯“吉姆”麥戈文 代表麻薩諸塞州第二國會選區,是國會平等核心小組的創始成員和副主席。 *本文中表達的觀點僅代表作者的觀點,不一定代表The Advocate或我們的母公司equalpride的觀點。

維吉尼亞州一名教授在私人同性戀桑拿中被發現身亡

弗吉尼亞州教授在佛州會議失踪後被發現死於男士桑拿浴室 在佛羅裡達州一次會議期間失踪的弗吉尼亞州教授,在一家男士桑拿浴室內被發現身亡 奧蘭多,佛羅裡達州 — 一名來自弗吉尼亞州的大學教授,在參加佛羅裡達州一次學術會議後失踪,最終在一家受歡迎的男士桑拿浴室內被發現死亡。 大衛·漢伯里(David Hanbury),37歲,是弗吉尼亞州丹維爾艾弗里特大學(Averett University)的一名心理學教授。他在參加東南心理學協會(Southeastern Psychological Association)的會議時失蹤。週六,他的遺體在奧蘭多的一家知名男士桑拿浴室內被發現,但執法部門尚未透露具體地點。目前,漢伯里的死因還未得到證實,但奧蘭多警方向《今日美國》表示,情況「看起來並不可疑」。 艾弗里特大學在其官方臉書頁面上發布了關於漢伯里去世的消息,稱讚他是一位“受人愛戴的教員”,並對周圍人產生了“持久的影響”。艾弗里特大學總裁蒂芙尼·弗蘭克斯(Tiffany Franks)表示:“我們懷著沉重的心情分享大衛·漢伯里博士去世的令人心碎的消息。我們代表整個艾弗里特社區,向漢伯里博士的家人、朋友和所有其他受到他影響的人表示哀悼和祈禱支持。” 漢伯里的兄弟JJ在Facebook上發布的另一篇帖子中提到,他的兄弟“不是那種會去參加聚會的人”,且在失踪期間沒有回電話,也沒有與他們的母親聯繫,這讓家人開始感到擔憂。JJ表示,漢伯里通常會與母親保持頻繁的通話。“我們都在掙扎,這太難了。我從來沒有經歷過這樣的事情,”他寫道。“我不知道如果沒有我最小的弟弟我該怎麼辦,他一直讓我發瘋,但如果沒有他,我的世界將永遠不一樣。他只有37歲,應該和我一起度過一生。” 週一,艾弗里特學生中心的草坪上為漢伯里舉行了守夜活動。弗蘭克斯寫道:“當我們作為一個家庭悲傷時,我們邀請校園和周邊地區一起祈禱和支持。” 漢伯里的突然離世,不僅給他的家人、朋友以及艾弗里特大學社區帶來了深刻的悲痛,也在學術界引起了廣泛的關注和哀悼。

Hunter Schafer 身著手繪 Marni 連衣裙亮相 GQ 紅毯

Hunter Schafer 穿著手繪 Marni 連身裙亮相 GQ 全球創意獎,展現獨特藝術風格 在當今這個快速變化的時尚界,名人們總是以各種令人驚艷的造型出現在紅毯上,而 Hunter Schafer...

TV Shows

奧利佛·史塔克期望《9-1-1》進一步深入巴克雙性戀故事線

"程式劇系列《9-1-1》第七季轉播至ABC達成百集里程碑,展現複雜情感" 《9-1-1》第七季:巴克的情感旅程與節目的里程碑 當《9-1-1》這部深受觀眾喜愛的程式劇系列從福克斯轉移到ABC後,迎來了它的第七季,同時也達到了100集的重要里程碑。這不僅是節目的一個重要時刻,也標誌著角色們在情感上的一個重大轉折點。特別是對於巴克來說,這一季他終於坦白了自己的感情,與湯米之間的接吻場景,不僅是他們關係的一個新開始,也是節目中一個令人興奮的發展。 長期以來,《9-1-1》的粉絲們一直在猜測巴克的性取向,對他與另一個男性角色之間的互動充滿期待。當巴克和湯米的吻終於發生時,這不僅滿足了粉絲的期待,也在某種程度上打破了常規,展現了節目對於角色情感發展的隨意性和真實性。 奧利佛史塔克,飾演巴克的演員,在接受《出去》雜誌採訪時分享了他對這一劇情發展的看法。他表示,看到人們能夠活出真實的自己,總是能夠深深地觸動他。對他來說,巴克的這一情感旅程不僅是個人的成長,也希望能夠鼓勵更多的人對LGBTQ+社群給予更多的理解和支持。 值得一提的是,直到拍攝第98集時,史塔克才被告知巴克將在第100集中有與男性的初吻。這一劇情的加入,對史塔克來說意義重大,他對節目的編劇蒂姆·米尼爾的決定感到非常興奮和滿意。 然而,儘管LGBTQ+故事講述在主流媒體中取得了進步,但仍有許多雙性戀者在電影和電視中的代表性不足,且常遭到誤解。《9-1-1》透過巴克的故事,試圖以一種正面和真實的方式來呈現雙性戀角色,希望能夠改變這一現狀。 此外,《9-1-1:孤星》作為《9-1-1》的衍生系列,也在第五季中以LGBTQ+演員為主角,進一步展現了節目對於多元性取向和性別認同的包容性。史塔克提到,他非常榮幸能夠講述一個與《9-1-1:孤星》中塔洛斯(TK Strand和卡洛斯雷耶斯的情侣名)相配合的故事。 隨著《9-1-1》第七季的播出,巴克的情感旅程和自我發現將繼續吸引觀眾的目光。史塔克希望巴克能夠繼續探索對他有意義的事物,無論結局如何,他都希望湯米能成為巴克生活中的一部分。 《9-1-1》第七季的每一集都在ABC播出,整個系列也可以在Hulu上觀看,讓粉絲們能夠繼續跟隨巴克以及其他角色的故事。

你的問題不是男同性戀,而是對女性氣質的偏見 — Strike雜誌

探討性別歧視與女性恐懼症對LGBTQ+社群的影響 在當今社會,性別與性傾向的討論日益成為公眾對話的焦點。然而,隨著這些討論的深入,一個令人不安的現象浮出水面:在全球範圍內,男同性戀者相較於女同性戀者遭受更多的歧視和不被接受的情況。這種差異背後的原因,可能不僅僅是選擇性的恐同症,而是更深層次的性別歧視。 根據跨學科女性主義社會學家雷亞·阿什利·霍斯金博士的研究,「女性恐懼症」—對女性氣質的貶低和管制—是加劇對女性、男性、跨性別和少數族裔暴力行為的一個關鍵因素。霍斯金博士指出,女性恐懼症不僅影響酷兒女性和男性,也影響所有女性,並為順性別男性的有毒男性氣質提供了支持。 這種對女性氣質的討厭與對女性本身的討厭有直接聯繫,因為女性氣質被定義為被視為女性特徵的品質。然而,值得注意的是,女性氣質並不僅限於女性。男性也可以表現出女性化的特質,而這絕不應該被視為一種犯罪。 幾個世紀以來,社會普遍認為女性特徵不如男性特徵有價值。當任何性別的人表現出情感、敏感,甚至喜歡粉紅色等特質時,他們往往被視為不夠優越。在當今時代,身為女性或表現得像女性仍然被認為是軟弱的象徵,這是一種深刻的錯誤觀念。 在我生活中的眾多LGBTQ+朋友中,我一直看到女性恐懼症的影響。我的最好的朋友和室友都是社區裡的男性。然而,由於他們表現自己的方式不同,一個人受到的批評比另一個人少得多。這不是要忽視我的男性朋友可能經歷的同性戀恐懼症,而是要提請人們注意這樣一個事實:我的女性朋友在走出公寓時還有很多事情要擔心。 社會上存在的古老觀念,即男人應該有男人的樣子,女人應該有女人的樣子,並且不應與社會期望不同,助長了這種仇恨。性別流動性是在1993年提出的概念,人們本應該至少在31年後能夠接受描繪女性氣質的男人和女人不應該因為他們的身份而受到質疑。 我們不應該因為男同性戀者有女性氣質而仇視他們,也不應該因為女性女性化而憐憫她們。無論性別如何,女性氣質都是一種美麗的屬性,我認為每個人都可以從中受益,讓自己的性格中多一點「柔軟」。 肯德爾·安·克拉克 博卡拉頓,《Strike》雜誌內容撰稿人

對抗MAGA對平等價值的挑戰

國會議員詹姆斯“吉姆”麥戈文:共和黨對 LGBTQI+ 群體的無情攻擊 在當今的政治氛圍中,共和黨在第118屆國會的表現引起了廣泛的關注和討論。作為國會平等核心小組的創始成員和副主席,我有必要分享我對這一情況的見解,特別是關於共和黨對LGBTQI+群體的攻擊。 眾所周知,共和黨內部的混亂使得第118屆國會成為近代史上效率最低的國會之一。由於眾議院共和黨人無力治理,我們才勉強避免了政府關閉和國債違約。共和黨多數派的缺乏生產力對我來說並不奇怪。作為眾議院規則委員會的高級成員,我親眼目睹了共和黨人將他們的優先事項放在攻擊LGBTQI+群體上,而不是致力於解決所有美國人面臨的挑戰。 在過去的九個月裡,規則委員會沒有考慮過任何一項法案簽署成為法律。這種無效和無能的表現,在共和黨的控制下,成為了我國史上最糟糕的國會會議之一。當民主黨掌權時,我作為上屆國會規則委員會主席,我們提出了許多重要法案,如《薪資公平法案》、《兩黨背景調查法案》和《約翰·R·劉易斯投票權促進法案》。我們還致力於保護LGBTQI+群體的立法,如《尊重婚姻法》和《平等法》。 然而,現在在反平等的共和黨人掌權下,我們看到規則委員會的大多數成員加班加點地安撫MAGA極端分子。這些右翼共和黨人發誓要投票否決任何不符合他們意願的法案,並始終希望限制LGBTQI+人群的權利。我震驚地看到,提交給規則委員會的文件中超過95項反LGBTQI+修正案,並且共和黨人向眾議院提出了50多項反LGBTQI+法案和修正案。 共和黨人的一些最令人震驚和道德上令人厭惡的攻擊是針對跨性別群體,特別是跨性別青年。他們通過了要求學校強行驅逐跨性別學生的修正案,並禁止跨性別女孩在幼兒園參加學校運動隊。這些行為反映了共和黨人對LGBTQI+群體的無情攻擊。 我們也看到了共和黨在政府撥款法案中提出的數十項反平等修正案,這些修正案不僅針對必要的醫療護理,還鼓勵對LGBTQI+族群的歧視。這些行為表明,共和黨人只是把他們殘酷的、反平等的花招扔到牆上,看看效果如何。 國會平等核心小組發布了一份名為《迷戀:眾議院共和黨人在2023年對LGBTQI+群體的無情攻擊》的報告,追蹤了我們去年看到的所有反平等攻擊。身為國會平等核心小組的創始成員和副主席,我完全致力於保護LGBTQI+群體並推動支持平等的議程。2023年教會了我們,2024年及以後我們還有很多工作要做。 儘管面對這些攻擊,但請知道,當共和黨人瞄準LGBTQI+群體時,我們中的許多人不會袖手旁觀。我很自豪能夠與美國國會最大的核心小組合作,爭取平等,因為我知道,為了讓美國不斷前進,我們必須包容LGBTQI+群體。 國會議員詹姆斯“吉姆”麥戈文 代表麻薩諸塞州第二國會選區,是國會平等核心小組的創始成員和副主席。 *本文中表達的觀點僅代表作者的觀點,不一定代表The Advocate或我們的母公司equalpride的觀點。

維吉尼亞州一名教授在私人同性戀桑拿中被發現身亡

弗吉尼亞州教授在佛州會議失踪後被發現死於男士桑拿浴室 在佛羅裡達州一次會議期間失踪的弗吉尼亞州教授,在一家男士桑拿浴室內被發現身亡 奧蘭多,佛羅裡達州 — 一名來自弗吉尼亞州的大學教授,在參加佛羅裡達州一次學術會議後失踪,最終在一家受歡迎的男士桑拿浴室內被發現死亡。 大衛·漢伯里(David Hanbury),37歲,是弗吉尼亞州丹維爾艾弗里特大學(Averett University)的一名心理學教授。他在參加東南心理學協會(Southeastern Psychological Association)的會議時失蹤。週六,他的遺體在奧蘭多的一家知名男士桑拿浴室內被發現,但執法部門尚未透露具體地點。目前,漢伯里的死因還未得到證實,但奧蘭多警方向《今日美國》表示,情況「看起來並不可疑」。 艾弗里特大學在其官方臉書頁面上發布了關於漢伯里去世的消息,稱讚他是一位“受人愛戴的教員”,並對周圍人產生了“持久的影響”。艾弗里特大學總裁蒂芙尼·弗蘭克斯(Tiffany Franks)表示:“我們懷著沉重的心情分享大衛·漢伯里博士去世的令人心碎的消息。我們代表整個艾弗里特社區,向漢伯里博士的家人、朋友和所有其他受到他影響的人表示哀悼和祈禱支持。” 漢伯里的兄弟JJ在Facebook上發布的另一篇帖子中提到,他的兄弟“不是那種會去參加聚會的人”,且在失踪期間沒有回電話,也沒有與他們的母親聯繫,這讓家人開始感到擔憂。JJ表示,漢伯里通常會與母親保持頻繁的通話。“我們都在掙扎,這太難了。我從來沒有經歷過這樣的事情,”他寫道。“我不知道如果沒有我最小的弟弟我該怎麼辦,他一直讓我發瘋,但如果沒有他,我的世界將永遠不一樣。他只有37歲,應該和我一起度過一生。” 週一,艾弗里特學生中心的草坪上為漢伯里舉行了守夜活動。弗蘭克斯寫道:“當我們作為一個家庭悲傷時,我們邀請校園和周邊地區一起祈禱和支持。” 漢伯里的突然離世,不僅給他的家人、朋友以及艾弗里特大學社區帶來了深刻的悲痛,也在學術界引起了廣泛的關注和哀悼。

Hunter Schafer 身著手繪 Marni 連衣裙亮相 GQ 紅毯

Hunter Schafer 穿著手繪 Marni 連身裙亮相 GQ 全球創意獎,展現獨特藝術風格 在當今這個快速變化的時尚界,名人們總是以各種令人驚艷的造型出現在紅毯上,而 Hunter Schafer...

Music

奧利佛·史塔克期望《9-1-1》進一步深入巴克雙性戀故事線

"程式劇系列《9-1-1》第七季轉播至ABC達成百集里程碑,展現複雜情感" 《9-1-1》第七季:巴克的情感旅程與節目的里程碑 當《9-1-1》這部深受觀眾喜愛的程式劇系列從福克斯轉移到ABC後,迎來了它的第七季,同時也達到了100集的重要里程碑。這不僅是節目的一個重要時刻,也標誌著角色們在情感上的一個重大轉折點。特別是對於巴克來說,這一季他終於坦白了自己的感情,與湯米之間的接吻場景,不僅是他們關係的一個新開始,也是節目中一個令人興奮的發展。 長期以來,《9-1-1》的粉絲們一直在猜測巴克的性取向,對他與另一個男性角色之間的互動充滿期待。當巴克和湯米的吻終於發生時,這不僅滿足了粉絲的期待,也在某種程度上打破了常規,展現了節目對於角色情感發展的隨意性和真實性。 奧利佛史塔克,飾演巴克的演員,在接受《出去》雜誌採訪時分享了他對這一劇情發展的看法。他表示,看到人們能夠活出真實的自己,總是能夠深深地觸動他。對他來說,巴克的這一情感旅程不僅是個人的成長,也希望能夠鼓勵更多的人對LGBTQ+社群給予更多的理解和支持。 值得一提的是,直到拍攝第98集時,史塔克才被告知巴克將在第100集中有與男性的初吻。這一劇情的加入,對史塔克來說意義重大,他對節目的編劇蒂姆·米尼爾的決定感到非常興奮和滿意。 然而,儘管LGBTQ+故事講述在主流媒體中取得了進步,但仍有許多雙性戀者在電影和電視中的代表性不足,且常遭到誤解。《9-1-1》透過巴克的故事,試圖以一種正面和真實的方式來呈現雙性戀角色,希望能夠改變這一現狀。 此外,《9-1-1:孤星》作為《9-1-1》的衍生系列,也在第五季中以LGBTQ+演員為主角,進一步展現了節目對於多元性取向和性別認同的包容性。史塔克提到,他非常榮幸能夠講述一個與《9-1-1:孤星》中塔洛斯(TK Strand和卡洛斯雷耶斯的情侣名)相配合的故事。 隨著《9-1-1》第七季的播出,巴克的情感旅程和自我發現將繼續吸引觀眾的目光。史塔克希望巴克能夠繼續探索對他有意義的事物,無論結局如何,他都希望湯米能成為巴克生活中的一部分。 《9-1-1》第七季的每一集都在ABC播出,整個系列也可以在Hulu上觀看,讓粉絲們能夠繼續跟隨巴克以及其他角色的故事。

你的問題不是男同性戀,而是對女性氣質的偏見 — Strike雜誌

探討性別歧視與女性恐懼症對LGBTQ+社群的影響 在當今社會,性別與性傾向的討論日益成為公眾對話的焦點。然而,隨著這些討論的深入,一個令人不安的現象浮出水面:在全球範圍內,男同性戀者相較於女同性戀者遭受更多的歧視和不被接受的情況。這種差異背後的原因,可能不僅僅是選擇性的恐同症,而是更深層次的性別歧視。 根據跨學科女性主義社會學家雷亞·阿什利·霍斯金博士的研究,「女性恐懼症」—對女性氣質的貶低和管制—是加劇對女性、男性、跨性別和少數族裔暴力行為的一個關鍵因素。霍斯金博士指出,女性恐懼症不僅影響酷兒女性和男性,也影響所有女性,並為順性別男性的有毒男性氣質提供了支持。 這種對女性氣質的討厭與對女性本身的討厭有直接聯繫,因為女性氣質被定義為被視為女性特徵的品質。然而,值得注意的是,女性氣質並不僅限於女性。男性也可以表現出女性化的特質,而這絕不應該被視為一種犯罪。 幾個世紀以來,社會普遍認為女性特徵不如男性特徵有價值。當任何性別的人表現出情感、敏感,甚至喜歡粉紅色等特質時,他們往往被視為不夠優越。在當今時代,身為女性或表現得像女性仍然被認為是軟弱的象徵,這是一種深刻的錯誤觀念。 在我生活中的眾多LGBTQ+朋友中,我一直看到女性恐懼症的影響。我的最好的朋友和室友都是社區裡的男性。然而,由於他們表現自己的方式不同,一個人受到的批評比另一個人少得多。這不是要忽視我的男性朋友可能經歷的同性戀恐懼症,而是要提請人們注意這樣一個事實:我的女性朋友在走出公寓時還有很多事情要擔心。 社會上存在的古老觀念,即男人應該有男人的樣子,女人應該有女人的樣子,並且不應與社會期望不同,助長了這種仇恨。性別流動性是在1993年提出的概念,人們本應該至少在31年後能夠接受描繪女性氣質的男人和女人不應該因為他們的身份而受到質疑。 我們不應該因為男同性戀者有女性氣質而仇視他們,也不應該因為女性女性化而憐憫她們。無論性別如何,女性氣質都是一種美麗的屬性,我認為每個人都可以從中受益,讓自己的性格中多一點「柔軟」。 肯德爾·安·克拉克 博卡拉頓,《Strike》雜誌內容撰稿人

對抗MAGA對平等價值的挑戰

國會議員詹姆斯“吉姆”麥戈文:共和黨對 LGBTQI+ 群體的無情攻擊 在當今的政治氛圍中,共和黨在第118屆國會的表現引起了廣泛的關注和討論。作為國會平等核心小組的創始成員和副主席,我有必要分享我對這一情況的見解,特別是關於共和黨對LGBTQI+群體的攻擊。 眾所周知,共和黨內部的混亂使得第118屆國會成為近代史上效率最低的國會之一。由於眾議院共和黨人無力治理,我們才勉強避免了政府關閉和國債違約。共和黨多數派的缺乏生產力對我來說並不奇怪。作為眾議院規則委員會的高級成員,我親眼目睹了共和黨人將他們的優先事項放在攻擊LGBTQI+群體上,而不是致力於解決所有美國人面臨的挑戰。 在過去的九個月裡,規則委員會沒有考慮過任何一項法案簽署成為法律。這種無效和無能的表現,在共和黨的控制下,成為了我國史上最糟糕的國會會議之一。當民主黨掌權時,我作為上屆國會規則委員會主席,我們提出了許多重要法案,如《薪資公平法案》、《兩黨背景調查法案》和《約翰·R·劉易斯投票權促進法案》。我們還致力於保護LGBTQI+群體的立法,如《尊重婚姻法》和《平等法》。 然而,現在在反平等的共和黨人掌權下,我們看到規則委員會的大多數成員加班加點地安撫MAGA極端分子。這些右翼共和黨人發誓要投票否決任何不符合他們意願的法案,並始終希望限制LGBTQI+人群的權利。我震驚地看到,提交給規則委員會的文件中超過95項反LGBTQI+修正案,並且共和黨人向眾議院提出了50多項反LGBTQI+法案和修正案。 共和黨人的一些最令人震驚和道德上令人厭惡的攻擊是針對跨性別群體,特別是跨性別青年。他們通過了要求學校強行驅逐跨性別學生的修正案,並禁止跨性別女孩在幼兒園參加學校運動隊。這些行為反映了共和黨人對LGBTQI+群體的無情攻擊。 我們也看到了共和黨在政府撥款法案中提出的數十項反平等修正案,這些修正案不僅針對必要的醫療護理,還鼓勵對LGBTQI+族群的歧視。這些行為表明,共和黨人只是把他們殘酷的、反平等的花招扔到牆上,看看效果如何。 國會平等核心小組發布了一份名為《迷戀:眾議院共和黨人在2023年對LGBTQI+群體的無情攻擊》的報告,追蹤了我們去年看到的所有反平等攻擊。身為國會平等核心小組的創始成員和副主席,我完全致力於保護LGBTQI+群體並推動支持平等的議程。2023年教會了我們,2024年及以後我們還有很多工作要做。 儘管面對這些攻擊,但請知道,當共和黨人瞄準LGBTQI+群體時,我們中的許多人不會袖手旁觀。我很自豪能夠與美國國會最大的核心小組合作,爭取平等,因為我知道,為了讓美國不斷前進,我們必須包容LGBTQI+群體。 國會議員詹姆斯“吉姆”麥戈文 代表麻薩諸塞州第二國會選區,是國會平等核心小組的創始成員和副主席。 *本文中表達的觀點僅代表作者的觀點,不一定代表The Advocate或我們的母公司equalpride的觀點。

維吉尼亞州一名教授在私人同性戀桑拿中被發現身亡

弗吉尼亞州教授在佛州會議失踪後被發現死於男士桑拿浴室 在佛羅裡達州一次會議期間失踪的弗吉尼亞州教授,在一家男士桑拿浴室內被發現身亡 奧蘭多,佛羅裡達州 — 一名來自弗吉尼亞州的大學教授,在參加佛羅裡達州一次學術會議後失踪,最終在一家受歡迎的男士桑拿浴室內被發現死亡。 大衛·漢伯里(David Hanbury),37歲,是弗吉尼亞州丹維爾艾弗里特大學(Averett University)的一名心理學教授。他在參加東南心理學協會(Southeastern Psychological Association)的會議時失蹤。週六,他的遺體在奧蘭多的一家知名男士桑拿浴室內被發現,但執法部門尚未透露具體地點。目前,漢伯里的死因還未得到證實,但奧蘭多警方向《今日美國》表示,情況「看起來並不可疑」。 艾弗里特大學在其官方臉書頁面上發布了關於漢伯里去世的消息,稱讚他是一位“受人愛戴的教員”,並對周圍人產生了“持久的影響”。艾弗里特大學總裁蒂芙尼·弗蘭克斯(Tiffany Franks)表示:“我們懷著沉重的心情分享大衛·漢伯里博士去世的令人心碎的消息。我們代表整個艾弗里特社區,向漢伯里博士的家人、朋友和所有其他受到他影響的人表示哀悼和祈禱支持。” 漢伯里的兄弟JJ在Facebook上發布的另一篇帖子中提到,他的兄弟“不是那種會去參加聚會的人”,且在失踪期間沒有回電話,也沒有與他們的母親聯繫,這讓家人開始感到擔憂。JJ表示,漢伯里通常會與母親保持頻繁的通話。“我們都在掙扎,這太難了。我從來沒有經歷過這樣的事情,”他寫道。“我不知道如果沒有我最小的弟弟我該怎麼辦,他一直讓我發瘋,但如果沒有他,我的世界將永遠不一樣。他只有37歲,應該和我一起度過一生。” 週一,艾弗里特學生中心的草坪上為漢伯里舉行了守夜活動。弗蘭克斯寫道:“當我們作為一個家庭悲傷時,我們邀請校園和周邊地區一起祈禱和支持。” 漢伯里的突然離世,不僅給他的家人、朋友以及艾弗里特大學社區帶來了深刻的悲痛,也在學術界引起了廣泛的關注和哀悼。

Hunter Schafer 身著手繪 Marni 連衣裙亮相 GQ 紅毯

Hunter Schafer 穿著手繪 Marni 連身裙亮相 GQ 全球創意獎,展現獨特藝術風格 在當今這個快速變化的時尚界,名人們總是以各種令人驚艷的造型出現在紅毯上,而 Hunter Schafer...

Celebrity

奧利佛·史塔克期望《9-1-1》進一步深入巴克雙性戀故事線

"程式劇系列《9-1-1》第七季轉播至ABC達成百集里程碑,展現複雜情感" 《9-1-1》第七季:巴克的情感旅程與節目的里程碑 當《9-1-1》這部深受觀眾喜愛的程式劇系列從福克斯轉移到ABC後,迎來了它的第七季,同時也達到了100集的重要里程碑。這不僅是節目的一個重要時刻,也標誌著角色們在情感上的一個重大轉折點。特別是對於巴克來說,這一季他終於坦白了自己的感情,與湯米之間的接吻場景,不僅是他們關係的一個新開始,也是節目中一個令人興奮的發展。 長期以來,《9-1-1》的粉絲們一直在猜測巴克的性取向,對他與另一個男性角色之間的互動充滿期待。當巴克和湯米的吻終於發生時,這不僅滿足了粉絲的期待,也在某種程度上打破了常規,展現了節目對於角色情感發展的隨意性和真實性。 奧利佛史塔克,飾演巴克的演員,在接受《出去》雜誌採訪時分享了他對這一劇情發展的看法。他表示,看到人們能夠活出真實的自己,總是能夠深深地觸動他。對他來說,巴克的這一情感旅程不僅是個人的成長,也希望能夠鼓勵更多的人對LGBTQ+社群給予更多的理解和支持。 值得一提的是,直到拍攝第98集時,史塔克才被告知巴克將在第100集中有與男性的初吻。這一劇情的加入,對史塔克來說意義重大,他對節目的編劇蒂姆·米尼爾的決定感到非常興奮和滿意。 然而,儘管LGBTQ+故事講述在主流媒體中取得了進步,但仍有許多雙性戀者在電影和電視中的代表性不足,且常遭到誤解。《9-1-1》透過巴克的故事,試圖以一種正面和真實的方式來呈現雙性戀角色,希望能夠改變這一現狀。 此外,《9-1-1:孤星》作為《9-1-1》的衍生系列,也在第五季中以LGBTQ+演員為主角,進一步展現了節目對於多元性取向和性別認同的包容性。史塔克提到,他非常榮幸能夠講述一個與《9-1-1:孤星》中塔洛斯(TK Strand和卡洛斯雷耶斯的情侣名)相配合的故事。 隨著《9-1-1》第七季的播出,巴克的情感旅程和自我發現將繼續吸引觀眾的目光。史塔克希望巴克能夠繼續探索對他有意義的事物,無論結局如何,他都希望湯米能成為巴克生活中的一部分。 《9-1-1》第七季的每一集都在ABC播出,整個系列也可以在Hulu上觀看,讓粉絲們能夠繼續跟隨巴克以及其他角色的故事。

你的問題不是男同性戀,而是對女性氣質的偏見 — Strike雜誌

探討性別歧視與女性恐懼症對LGBTQ+社群的影響 在當今社會,性別與性傾向的討論日益成為公眾對話的焦點。然而,隨著這些討論的深入,一個令人不安的現象浮出水面:在全球範圍內,男同性戀者相較於女同性戀者遭受更多的歧視和不被接受的情況。這種差異背後的原因,可能不僅僅是選擇性的恐同症,而是更深層次的性別歧視。 根據跨學科女性主義社會學家雷亞·阿什利·霍斯金博士的研究,「女性恐懼症」—對女性氣質的貶低和管制—是加劇對女性、男性、跨性別和少數族裔暴力行為的一個關鍵因素。霍斯金博士指出,女性恐懼症不僅影響酷兒女性和男性,也影響所有女性,並為順性別男性的有毒男性氣質提供了支持。 這種對女性氣質的討厭與對女性本身的討厭有直接聯繫,因為女性氣質被定義為被視為女性特徵的品質。然而,值得注意的是,女性氣質並不僅限於女性。男性也可以表現出女性化的特質,而這絕不應該被視為一種犯罪。 幾個世紀以來,社會普遍認為女性特徵不如男性特徵有價值。當任何性別的人表現出情感、敏感,甚至喜歡粉紅色等特質時,他們往往被視為不夠優越。在當今時代,身為女性或表現得像女性仍然被認為是軟弱的象徵,這是一種深刻的錯誤觀念。 在我生活中的眾多LGBTQ+朋友中,我一直看到女性恐懼症的影響。我的最好的朋友和室友都是社區裡的男性。然而,由於他們表現自己的方式不同,一個人受到的批評比另一個人少得多。這不是要忽視我的男性朋友可能經歷的同性戀恐懼症,而是要提請人們注意這樣一個事實:我的女性朋友在走出公寓時還有很多事情要擔心。 社會上存在的古老觀念,即男人應該有男人的樣子,女人應該有女人的樣子,並且不應與社會期望不同,助長了這種仇恨。性別流動性是在1993年提出的概念,人們本應該至少在31年後能夠接受描繪女性氣質的男人和女人不應該因為他們的身份而受到質疑。 我們不應該因為男同性戀者有女性氣質而仇視他們,也不應該因為女性女性化而憐憫她們。無論性別如何,女性氣質都是一種美麗的屬性,我認為每個人都可以從中受益,讓自己的性格中多一點「柔軟」。 肯德爾·安·克拉克 博卡拉頓,《Strike》雜誌內容撰稿人

對抗MAGA對平等價值的挑戰

國會議員詹姆斯“吉姆”麥戈文:共和黨對 LGBTQI+ 群體的無情攻擊 在當今的政治氛圍中,共和黨在第118屆國會的表現引起了廣泛的關注和討論。作為國會平等核心小組的創始成員和副主席,我有必要分享我對這一情況的見解,特別是關於共和黨對LGBTQI+群體的攻擊。 眾所周知,共和黨內部的混亂使得第118屆國會成為近代史上效率最低的國會之一。由於眾議院共和黨人無力治理,我們才勉強避免了政府關閉和國債違約。共和黨多數派的缺乏生產力對我來說並不奇怪。作為眾議院規則委員會的高級成員,我親眼目睹了共和黨人將他們的優先事項放在攻擊LGBTQI+群體上,而不是致力於解決所有美國人面臨的挑戰。 在過去的九個月裡,規則委員會沒有考慮過任何一項法案簽署成為法律。這種無效和無能的表現,在共和黨的控制下,成為了我國史上最糟糕的國會會議之一。當民主黨掌權時,我作為上屆國會規則委員會主席,我們提出了許多重要法案,如《薪資公平法案》、《兩黨背景調查法案》和《約翰·R·劉易斯投票權促進法案》。我們還致力於保護LGBTQI+群體的立法,如《尊重婚姻法》和《平等法》。 然而,現在在反平等的共和黨人掌權下,我們看到規則委員會的大多數成員加班加點地安撫MAGA極端分子。這些右翼共和黨人發誓要投票否決任何不符合他們意願的法案,並始終希望限制LGBTQI+人群的權利。我震驚地看到,提交給規則委員會的文件中超過95項反LGBTQI+修正案,並且共和黨人向眾議院提出了50多項反LGBTQI+法案和修正案。 共和黨人的一些最令人震驚和道德上令人厭惡的攻擊是針對跨性別群體,特別是跨性別青年。他們通過了要求學校強行驅逐跨性別學生的修正案,並禁止跨性別女孩在幼兒園參加學校運動隊。這些行為反映了共和黨人對LGBTQI+群體的無情攻擊。 我們也看到了共和黨在政府撥款法案中提出的數十項反平等修正案,這些修正案不僅針對必要的醫療護理,還鼓勵對LGBTQI+族群的歧視。這些行為表明,共和黨人只是把他們殘酷的、反平等的花招扔到牆上,看看效果如何。 國會平等核心小組發布了一份名為《迷戀:眾議院共和黨人在2023年對LGBTQI+群體的無情攻擊》的報告,追蹤了我們去年看到的所有反平等攻擊。身為國會平等核心小組的創始成員和副主席,我完全致力於保護LGBTQI+群體並推動支持平等的議程。2023年教會了我們,2024年及以後我們還有很多工作要做。 儘管面對這些攻擊,但請知道,當共和黨人瞄準LGBTQI+群體時,我們中的許多人不會袖手旁觀。我很自豪能夠與美國國會最大的核心小組合作,爭取平等,因為我知道,為了讓美國不斷前進,我們必須包容LGBTQI+群體。 國會議員詹姆斯“吉姆”麥戈文 代表麻薩諸塞州第二國會選區,是國會平等核心小組的創始成員和副主席。 *本文中表達的觀點僅代表作者的觀點,不一定代表The Advocate或我們的母公司equalpride的觀點。

維吉尼亞州一名教授在私人同性戀桑拿中被發現身亡

弗吉尼亞州教授在佛州會議失踪後被發現死於男士桑拿浴室 在佛羅裡達州一次會議期間失踪的弗吉尼亞州教授,在一家男士桑拿浴室內被發現身亡 奧蘭多,佛羅裡達州 — 一名來自弗吉尼亞州的大學教授,在參加佛羅裡達州一次學術會議後失踪,最終在一家受歡迎的男士桑拿浴室內被發現死亡。 大衛·漢伯里(David Hanbury),37歲,是弗吉尼亞州丹維爾艾弗里特大學(Averett University)的一名心理學教授。他在參加東南心理學協會(Southeastern Psychological Association)的會議時失蹤。週六,他的遺體在奧蘭多的一家知名男士桑拿浴室內被發現,但執法部門尚未透露具體地點。目前,漢伯里的死因還未得到證實,但奧蘭多警方向《今日美國》表示,情況「看起來並不可疑」。 艾弗里特大學在其官方臉書頁面上發布了關於漢伯里去世的消息,稱讚他是一位“受人愛戴的教員”,並對周圍人產生了“持久的影響”。艾弗里特大學總裁蒂芙尼·弗蘭克斯(Tiffany Franks)表示:“我們懷著沉重的心情分享大衛·漢伯里博士去世的令人心碎的消息。我們代表整個艾弗里特社區,向漢伯里博士的家人、朋友和所有其他受到他影響的人表示哀悼和祈禱支持。” 漢伯里的兄弟JJ在Facebook上發布的另一篇帖子中提到,他的兄弟“不是那種會去參加聚會的人”,且在失踪期間沒有回電話,也沒有與他們的母親聯繫,這讓家人開始感到擔憂。JJ表示,漢伯里通常會與母親保持頻繁的通話。“我們都在掙扎,這太難了。我從來沒有經歷過這樣的事情,”他寫道。“我不知道如果沒有我最小的弟弟我該怎麼辦,他一直讓我發瘋,但如果沒有他,我的世界將永遠不一樣。他只有37歲,應該和我一起度過一生。” 週一,艾弗里特學生中心的草坪上為漢伯里舉行了守夜活動。弗蘭克斯寫道:“當我們作為一個家庭悲傷時,我們邀請校園和周邊地區一起祈禱和支持。” 漢伯里的突然離世,不僅給他的家人、朋友以及艾弗里特大學社區帶來了深刻的悲痛,也在學術界引起了廣泛的關注和哀悼。

Hunter Schafer 身著手繪 Marni 連衣裙亮相 GQ 紅毯

Hunter Schafer 穿著手繪 Marni 連身裙亮相 GQ 全球創意獎,展現獨特藝術風格 在當今這個快速變化的時尚界,名人們總是以各種令人驚艷的造型出現在紅毯上,而 Hunter Schafer...

Scandals

奧利佛·史塔克期望《9-1-1》進一步深入巴克雙性戀故事線

"程式劇系列《9-1-1》第七季轉播至ABC達成百集里程碑,展現複雜情感" 《9-1-1》第七季:巴克的情感旅程與節目的里程碑 當《9-1-1》這部深受觀眾喜愛的程式劇系列從福克斯轉移到ABC後,迎來了它的第七季,同時也達到了100集的重要里程碑。這不僅是節目的一個重要時刻,也標誌著角色們在情感上的一個重大轉折點。特別是對於巴克來說,這一季他終於坦白了自己的感情,與湯米之間的接吻場景,不僅是他們關係的一個新開始,也是節目中一個令人興奮的發展。 長期以來,《9-1-1》的粉絲們一直在猜測巴克的性取向,對他與另一個男性角色之間的互動充滿期待。當巴克和湯米的吻終於發生時,這不僅滿足了粉絲的期待,也在某種程度上打破了常規,展現了節目對於角色情感發展的隨意性和真實性。 奧利佛史塔克,飾演巴克的演員,在接受《出去》雜誌採訪時分享了他對這一劇情發展的看法。他表示,看到人們能夠活出真實的自己,總是能夠深深地觸動他。對他來說,巴克的這一情感旅程不僅是個人的成長,也希望能夠鼓勵更多的人對LGBTQ+社群給予更多的理解和支持。 值得一提的是,直到拍攝第98集時,史塔克才被告知巴克將在第100集中有與男性的初吻。這一劇情的加入,對史塔克來說意義重大,他對節目的編劇蒂姆·米尼爾的決定感到非常興奮和滿意。 然而,儘管LGBTQ+故事講述在主流媒體中取得了進步,但仍有許多雙性戀者在電影和電視中的代表性不足,且常遭到誤解。《9-1-1》透過巴克的故事,試圖以一種正面和真實的方式來呈現雙性戀角色,希望能夠改變這一現狀。 此外,《9-1-1:孤星》作為《9-1-1》的衍生系列,也在第五季中以LGBTQ+演員為主角,進一步展現了節目對於多元性取向和性別認同的包容性。史塔克提到,他非常榮幸能夠講述一個與《9-1-1:孤星》中塔洛斯(TK Strand和卡洛斯雷耶斯的情侣名)相配合的故事。 隨著《9-1-1》第七季的播出,巴克的情感旅程和自我發現將繼續吸引觀眾的目光。史塔克希望巴克能夠繼續探索對他有意義的事物,無論結局如何,他都希望湯米能成為巴克生活中的一部分。 《9-1-1》第七季的每一集都在ABC播出,整個系列也可以在Hulu上觀看,讓粉絲們能夠繼續跟隨巴克以及其他角色的故事。

你的問題不是男同性戀,而是對女性氣質的偏見 — Strike雜誌

探討性別歧視與女性恐懼症對LGBTQ+社群的影響 在當今社會,性別與性傾向的討論日益成為公眾對話的焦點。然而,隨著這些討論的深入,一個令人不安的現象浮出水面:在全球範圍內,男同性戀者相較於女同性戀者遭受更多的歧視和不被接受的情況。這種差異背後的原因,可能不僅僅是選擇性的恐同症,而是更深層次的性別歧視。 根據跨學科女性主義社會學家雷亞·阿什利·霍斯金博士的研究,「女性恐懼症」—對女性氣質的貶低和管制—是加劇對女性、男性、跨性別和少數族裔暴力行為的一個關鍵因素。霍斯金博士指出,女性恐懼症不僅影響酷兒女性和男性,也影響所有女性,並為順性別男性的有毒男性氣質提供了支持。 這種對女性氣質的討厭與對女性本身的討厭有直接聯繫,因為女性氣質被定義為被視為女性特徵的品質。然而,值得注意的是,女性氣質並不僅限於女性。男性也可以表現出女性化的特質,而這絕不應該被視為一種犯罪。 幾個世紀以來,社會普遍認為女性特徵不如男性特徵有價值。當任何性別的人表現出情感、敏感,甚至喜歡粉紅色等特質時,他們往往被視為不夠優越。在當今時代,身為女性或表現得像女性仍然被認為是軟弱的象徵,這是一種深刻的錯誤觀念。 在我生活中的眾多LGBTQ+朋友中,我一直看到女性恐懼症的影響。我的最好的朋友和室友都是社區裡的男性。然而,由於他們表現自己的方式不同,一個人受到的批評比另一個人少得多。這不是要忽視我的男性朋友可能經歷的同性戀恐懼症,而是要提請人們注意這樣一個事實:我的女性朋友在走出公寓時還有很多事情要擔心。 社會上存在的古老觀念,即男人應該有男人的樣子,女人應該有女人的樣子,並且不應與社會期望不同,助長了這種仇恨。性別流動性是在1993年提出的概念,人們本應該至少在31年後能夠接受描繪女性氣質的男人和女人不應該因為他們的身份而受到質疑。 我們不應該因為男同性戀者有女性氣質而仇視他們,也不應該因為女性女性化而憐憫她們。無論性別如何,女性氣質都是一種美麗的屬性,我認為每個人都可以從中受益,讓自己的性格中多一點「柔軟」。 肯德爾·安·克拉克 博卡拉頓,《Strike》雜誌內容撰稿人

對抗MAGA對平等價值的挑戰

國會議員詹姆斯“吉姆”麥戈文:共和黨對 LGBTQI+ 群體的無情攻擊 在當今的政治氛圍中,共和黨在第118屆國會的表現引起了廣泛的關注和討論。作為國會平等核心小組的創始成員和副主席,我有必要分享我對這一情況的見解,特別是關於共和黨對LGBTQI+群體的攻擊。 眾所周知,共和黨內部的混亂使得第118屆國會成為近代史上效率最低的國會之一。由於眾議院共和黨人無力治理,我們才勉強避免了政府關閉和國債違約。共和黨多數派的缺乏生產力對我來說並不奇怪。作為眾議院規則委員會的高級成員,我親眼目睹了共和黨人將他們的優先事項放在攻擊LGBTQI+群體上,而不是致力於解決所有美國人面臨的挑戰。 在過去的九個月裡,規則委員會沒有考慮過任何一項法案簽署成為法律。這種無效和無能的表現,在共和黨的控制下,成為了我國史上最糟糕的國會會議之一。當民主黨掌權時,我作為上屆國會規則委員會主席,我們提出了許多重要法案,如《薪資公平法案》、《兩黨背景調查法案》和《約翰·R·劉易斯投票權促進法案》。我們還致力於保護LGBTQI+群體的立法,如《尊重婚姻法》和《平等法》。 然而,現在在反平等的共和黨人掌權下,我們看到規則委員會的大多數成員加班加點地安撫MAGA極端分子。這些右翼共和黨人發誓要投票否決任何不符合他們意願的法案,並始終希望限制LGBTQI+人群的權利。我震驚地看到,提交給規則委員會的文件中超過95項反LGBTQI+修正案,並且共和黨人向眾議院提出了50多項反LGBTQI+法案和修正案。 共和黨人的一些最令人震驚和道德上令人厭惡的攻擊是針對跨性別群體,特別是跨性別青年。他們通過了要求學校強行驅逐跨性別學生的修正案,並禁止跨性別女孩在幼兒園參加學校運動隊。這些行為反映了共和黨人對LGBTQI+群體的無情攻擊。 我們也看到了共和黨在政府撥款法案中提出的數十項反平等修正案,這些修正案不僅針對必要的醫療護理,還鼓勵對LGBTQI+族群的歧視。這些行為表明,共和黨人只是把他們殘酷的、反平等的花招扔到牆上,看看效果如何。 國會平等核心小組發布了一份名為《迷戀:眾議院共和黨人在2023年對LGBTQI+群體的無情攻擊》的報告,追蹤了我們去年看到的所有反平等攻擊。身為國會平等核心小組的創始成員和副主席,我完全致力於保護LGBTQI+群體並推動支持平等的議程。2023年教會了我們,2024年及以後我們還有很多工作要做。 儘管面對這些攻擊,但請知道,當共和黨人瞄準LGBTQI+群體時,我們中的許多人不會袖手旁觀。我很自豪能夠與美國國會最大的核心小組合作,爭取平等,因為我知道,為了讓美國不斷前進,我們必須包容LGBTQI+群體。 國會議員詹姆斯“吉姆”麥戈文 代表麻薩諸塞州第二國會選區,是國會平等核心小組的創始成員和副主席。 *本文中表達的觀點僅代表作者的觀點,不一定代表The Advocate或我們的母公司equalpride的觀點。

維吉尼亞州一名教授在私人同性戀桑拿中被發現身亡

弗吉尼亞州教授在佛州會議失踪後被發現死於男士桑拿浴室 在佛羅裡達州一次會議期間失踪的弗吉尼亞州教授,在一家男士桑拿浴室內被發現身亡 奧蘭多,佛羅裡達州 — 一名來自弗吉尼亞州的大學教授,在參加佛羅裡達州一次學術會議後失踪,最終在一家受歡迎的男士桑拿浴室內被發現死亡。 大衛·漢伯里(David Hanbury),37歲,是弗吉尼亞州丹維爾艾弗里特大學(Averett University)的一名心理學教授。他在參加東南心理學協會(Southeastern Psychological Association)的會議時失蹤。週六,他的遺體在奧蘭多的一家知名男士桑拿浴室內被發現,但執法部門尚未透露具體地點。目前,漢伯里的死因還未得到證實,但奧蘭多警方向《今日美國》表示,情況「看起來並不可疑」。 艾弗里特大學在其官方臉書頁面上發布了關於漢伯里去世的消息,稱讚他是一位“受人愛戴的教員”,並對周圍人產生了“持久的影響”。艾弗里特大學總裁蒂芙尼·弗蘭克斯(Tiffany Franks)表示:“我們懷著沉重的心情分享大衛·漢伯里博士去世的令人心碎的消息。我們代表整個艾弗里特社區,向漢伯里博士的家人、朋友和所有其他受到他影響的人表示哀悼和祈禱支持。” 漢伯里的兄弟JJ在Facebook上發布的另一篇帖子中提到,他的兄弟“不是那種會去參加聚會的人”,且在失踪期間沒有回電話,也沒有與他們的母親聯繫,這讓家人開始感到擔憂。JJ表示,漢伯里通常會與母親保持頻繁的通話。“我們都在掙扎,這太難了。我從來沒有經歷過這樣的事情,”他寫道。“我不知道如果沒有我最小的弟弟我該怎麼辦,他一直讓我發瘋,但如果沒有他,我的世界將永遠不一樣。他只有37歲,應該和我一起度過一生。” 週一,艾弗里特學生中心的草坪上為漢伯里舉行了守夜活動。弗蘭克斯寫道:“當我們作為一個家庭悲傷時,我們邀請校園和周邊地區一起祈禱和支持。” 漢伯里的突然離世,不僅給他的家人、朋友以及艾弗里特大學社區帶來了深刻的悲痛,也在學術界引起了廣泛的關注和哀悼。

Hunter Schafer 身著手繪 Marni 連衣裙亮相 GQ 紅毯

Hunter Schafer 穿著手繪 Marni 連身裙亮相 GQ 全球創意獎,展現獨特藝術風格 在當今這個快速變化的時尚界,名人們總是以各種令人驚艷的造型出現在紅毯上,而 Hunter Schafer...

Drama

奧利佛·史塔克期望《9-1-1》進一步深入巴克雙性戀故事線

"程式劇系列《9-1-1》第七季轉播至ABC達成百集里程碑,展現複雜情感" 《9-1-1》第七季:巴克的情感旅程與節目的里程碑 當《9-1-1》這部深受觀眾喜愛的程式劇系列從福克斯轉移到ABC後,迎來了它的第七季,同時也達到了100集的重要里程碑。這不僅是節目的一個重要時刻,也標誌著角色們在情感上的一個重大轉折點。特別是對於巴克來說,這一季他終於坦白了自己的感情,與湯米之間的接吻場景,不僅是他們關係的一個新開始,也是節目中一個令人興奮的發展。 長期以來,《9-1-1》的粉絲們一直在猜測巴克的性取向,對他與另一個男性角色之間的互動充滿期待。當巴克和湯米的吻終於發生時,這不僅滿足了粉絲的期待,也在某種程度上打破了常規,展現了節目對於角色情感發展的隨意性和真實性。 奧利佛史塔克,飾演巴克的演員,在接受《出去》雜誌採訪時分享了他對這一劇情發展的看法。他表示,看到人們能夠活出真實的自己,總是能夠深深地觸動他。對他來說,巴克的這一情感旅程不僅是個人的成長,也希望能夠鼓勵更多的人對LGBTQ+社群給予更多的理解和支持。 值得一提的是,直到拍攝第98集時,史塔克才被告知巴克將在第100集中有與男性的初吻。這一劇情的加入,對史塔克來說意義重大,他對節目的編劇蒂姆·米尼爾的決定感到非常興奮和滿意。 然而,儘管LGBTQ+故事講述在主流媒體中取得了進步,但仍有許多雙性戀者在電影和電視中的代表性不足,且常遭到誤解。《9-1-1》透過巴克的故事,試圖以一種正面和真實的方式來呈現雙性戀角色,希望能夠改變這一現狀。 此外,《9-1-1:孤星》作為《9-1-1》的衍生系列,也在第五季中以LGBTQ+演員為主角,進一步展現了節目對於多元性取向和性別認同的包容性。史塔克提到,他非常榮幸能夠講述一個與《9-1-1:孤星》中塔洛斯(TK Strand和卡洛斯雷耶斯的情侣名)相配合的故事。 隨著《9-1-1》第七季的播出,巴克的情感旅程和自我發現將繼續吸引觀眾的目光。史塔克希望巴克能夠繼續探索對他有意義的事物,無論結局如何,他都希望湯米能成為巴克生活中的一部分。 《9-1-1》第七季的每一集都在ABC播出,整個系列也可以在Hulu上觀看,讓粉絲們能夠繼續跟隨巴克以及其他角色的故事。

你的問題不是男同性戀,而是對女性氣質的偏見 — Strike雜誌

探討性別歧視與女性恐懼症對LGBTQ+社群的影響 在當今社會,性別與性傾向的討論日益成為公眾對話的焦點。然而,隨著這些討論的深入,一個令人不安的現象浮出水面:在全球範圍內,男同性戀者相較於女同性戀者遭受更多的歧視和不被接受的情況。這種差異背後的原因,可能不僅僅是選擇性的恐同症,而是更深層次的性別歧視。 根據跨學科女性主義社會學家雷亞·阿什利·霍斯金博士的研究,「女性恐懼症」—對女性氣質的貶低和管制—是加劇對女性、男性、跨性別和少數族裔暴力行為的一個關鍵因素。霍斯金博士指出,女性恐懼症不僅影響酷兒女性和男性,也影響所有女性,並為順性別男性的有毒男性氣質提供了支持。 這種對女性氣質的討厭與對女性本身的討厭有直接聯繫,因為女性氣質被定義為被視為女性特徵的品質。然而,值得注意的是,女性氣質並不僅限於女性。男性也可以表現出女性化的特質,而這絕不應該被視為一種犯罪。 幾個世紀以來,社會普遍認為女性特徵不如男性特徵有價值。當任何性別的人表現出情感、敏感,甚至喜歡粉紅色等特質時,他們往往被視為不夠優越。在當今時代,身為女性或表現得像女性仍然被認為是軟弱的象徵,這是一種深刻的錯誤觀念。 在我生活中的眾多LGBTQ+朋友中,我一直看到女性恐懼症的影響。我的最好的朋友和室友都是社區裡的男性。然而,由於他們表現自己的方式不同,一個人受到的批評比另一個人少得多。這不是要忽視我的男性朋友可能經歷的同性戀恐懼症,而是要提請人們注意這樣一個事實:我的女性朋友在走出公寓時還有很多事情要擔心。 社會上存在的古老觀念,即男人應該有男人的樣子,女人應該有女人的樣子,並且不應與社會期望不同,助長了這種仇恨。性別流動性是在1993年提出的概念,人們本應該至少在31年後能夠接受描繪女性氣質的男人和女人不應該因為他們的身份而受到質疑。 我們不應該因為男同性戀者有女性氣質而仇視他們,也不應該因為女性女性化而憐憫她們。無論性別如何,女性氣質都是一種美麗的屬性,我認為每個人都可以從中受益,讓自己的性格中多一點「柔軟」。 肯德爾·安·克拉克 博卡拉頓,《Strike》雜誌內容撰稿人

對抗MAGA對平等價值的挑戰

國會議員詹姆斯“吉姆”麥戈文:共和黨對 LGBTQI+ 群體的無情攻擊 在當今的政治氛圍中,共和黨在第118屆國會的表現引起了廣泛的關注和討論。作為國會平等核心小組的創始成員和副主席,我有必要分享我對這一情況的見解,特別是關於共和黨對LGBTQI+群體的攻擊。 眾所周知,共和黨內部的混亂使得第118屆國會成為近代史上效率最低的國會之一。由於眾議院共和黨人無力治理,我們才勉強避免了政府關閉和國債違約。共和黨多數派的缺乏生產力對我來說並不奇怪。作為眾議院規則委員會的高級成員,我親眼目睹了共和黨人將他們的優先事項放在攻擊LGBTQI+群體上,而不是致力於解決所有美國人面臨的挑戰。 在過去的九個月裡,規則委員會沒有考慮過任何一項法案簽署成為法律。這種無效和無能的表現,在共和黨的控制下,成為了我國史上最糟糕的國會會議之一。當民主黨掌權時,我作為上屆國會規則委員會主席,我們提出了許多重要法案,如《薪資公平法案》、《兩黨背景調查法案》和《約翰·R·劉易斯投票權促進法案》。我們還致力於保護LGBTQI+群體的立法,如《尊重婚姻法》和《平等法》。 然而,現在在反平等的共和黨人掌權下,我們看到規則委員會的大多數成員加班加點地安撫MAGA極端分子。這些右翼共和黨人發誓要投票否決任何不符合他們意願的法案,並始終希望限制LGBTQI+人群的權利。我震驚地看到,提交給規則委員會的文件中超過95項反LGBTQI+修正案,並且共和黨人向眾議院提出了50多項反LGBTQI+法案和修正案。 共和黨人的一些最令人震驚和道德上令人厭惡的攻擊是針對跨性別群體,特別是跨性別青年。他們通過了要求學校強行驅逐跨性別學生的修正案,並禁止跨性別女孩在幼兒園參加學校運動隊。這些行為反映了共和黨人對LGBTQI+群體的無情攻擊。 我們也看到了共和黨在政府撥款法案中提出的數十項反平等修正案,這些修正案不僅針對必要的醫療護理,還鼓勵對LGBTQI+族群的歧視。這些行為表明,共和黨人只是把他們殘酷的、反平等的花招扔到牆上,看看效果如何。 國會平等核心小組發布了一份名為《迷戀:眾議院共和黨人在2023年對LGBTQI+群體的無情攻擊》的報告,追蹤了我們去年看到的所有反平等攻擊。身為國會平等核心小組的創始成員和副主席,我完全致力於保護LGBTQI+群體並推動支持平等的議程。2023年教會了我們,2024年及以後我們還有很多工作要做。 儘管面對這些攻擊,但請知道,當共和黨人瞄準LGBTQI+群體時,我們中的許多人不會袖手旁觀。我很自豪能夠與美國國會最大的核心小組合作,爭取平等,因為我知道,為了讓美國不斷前進,我們必須包容LGBTQI+群體。 國會議員詹姆斯“吉姆”麥戈文 代表麻薩諸塞州第二國會選區,是國會平等核心小組的創始成員和副主席。 *本文中表達的觀點僅代表作者的觀點,不一定代表The Advocate或我們的母公司equalpride的觀點。

維吉尼亞州一名教授在私人同性戀桑拿中被發現身亡

弗吉尼亞州教授在佛州會議失踪後被發現死於男士桑拿浴室 在佛羅裡達州一次會議期間失踪的弗吉尼亞州教授,在一家男士桑拿浴室內被發現身亡 奧蘭多,佛羅裡達州 — 一名來自弗吉尼亞州的大學教授,在參加佛羅裡達州一次學術會議後失踪,最終在一家受歡迎的男士桑拿浴室內被發現死亡。 大衛·漢伯里(David Hanbury),37歲,是弗吉尼亞州丹維爾艾弗里特大學(Averett University)的一名心理學教授。他在參加東南心理學協會(Southeastern Psychological Association)的會議時失蹤。週六,他的遺體在奧蘭多的一家知名男士桑拿浴室內被發現,但執法部門尚未透露具體地點。目前,漢伯里的死因還未得到證實,但奧蘭多警方向《今日美國》表示,情況「看起來並不可疑」。 艾弗里特大學在其官方臉書頁面上發布了關於漢伯里去世的消息,稱讚他是一位“受人愛戴的教員”,並對周圍人產生了“持久的影響”。艾弗里特大學總裁蒂芙尼·弗蘭克斯(Tiffany Franks)表示:“我們懷著沉重的心情分享大衛·漢伯里博士去世的令人心碎的消息。我們代表整個艾弗里特社區,向漢伯里博士的家人、朋友和所有其他受到他影響的人表示哀悼和祈禱支持。” 漢伯里的兄弟JJ在Facebook上發布的另一篇帖子中提到,他的兄弟“不是那種會去參加聚會的人”,且在失踪期間沒有回電話,也沒有與他們的母親聯繫,這讓家人開始感到擔憂。JJ表示,漢伯里通常會與母親保持頻繁的通話。“我們都在掙扎,這太難了。我從來沒有經歷過這樣的事情,”他寫道。“我不知道如果沒有我最小的弟弟我該怎麼辦,他一直讓我發瘋,但如果沒有他,我的世界將永遠不一樣。他只有37歲,應該和我一起度過一生。” 週一,艾弗里特學生中心的草坪上為漢伯里舉行了守夜活動。弗蘭克斯寫道:“當我們作為一個家庭悲傷時,我們邀請校園和周邊地區一起祈禱和支持。” 漢伯里的突然離世,不僅給他的家人、朋友以及艾弗里特大學社區帶來了深刻的悲痛,也在學術界引起了廣泛的關注和哀悼。

Hunter Schafer 身著手繪 Marni 連衣裙亮相 GQ 紅毯

Hunter Schafer 穿著手繪 Marni 連身裙亮相 GQ 全球創意獎,展現獨特藝術風格 在當今這個快速變化的時尚界,名人們總是以各種令人驚艷的造型出現在紅毯上,而 Hunter Schafer...

Lifestyle

奧利佛·史塔克期望《9-1-1》進一步深入巴克雙性戀故事線

"程式劇系列《9-1-1》第七季轉播至ABC達成百集里程碑,展現複雜情感" 《9-1-1》第七季:巴克的情感旅程與節目的里程碑 當《9-1-1》這部深受觀眾喜愛的程式劇系列從福克斯轉移到ABC後,迎來了它的第七季,同時也達到了100集的重要里程碑。這不僅是節目的一個重要時刻,也標誌著角色們在情感上的一個重大轉折點。特別是對於巴克來說,這一季他終於坦白了自己的感情,與湯米之間的接吻場景,不僅是他們關係的一個新開始,也是節目中一個令人興奮的發展。 長期以來,《9-1-1》的粉絲們一直在猜測巴克的性取向,對他與另一個男性角色之間的互動充滿期待。當巴克和湯米的吻終於發生時,這不僅滿足了粉絲的期待,也在某種程度上打破了常規,展現了節目對於角色情感發展的隨意性和真實性。 奧利佛史塔克,飾演巴克的演員,在接受《出去》雜誌採訪時分享了他對這一劇情發展的看法。他表示,看到人們能夠活出真實的自己,總是能夠深深地觸動他。對他來說,巴克的這一情感旅程不僅是個人的成長,也希望能夠鼓勵更多的人對LGBTQ+社群給予更多的理解和支持。 值得一提的是,直到拍攝第98集時,史塔克才被告知巴克將在第100集中有與男性的初吻。這一劇情的加入,對史塔克來說意義重大,他對節目的編劇蒂姆·米尼爾的決定感到非常興奮和滿意。 然而,儘管LGBTQ+故事講述在主流媒體中取得了進步,但仍有許多雙性戀者在電影和電視中的代表性不足,且常遭到誤解。《9-1-1》透過巴克的故事,試圖以一種正面和真實的方式來呈現雙性戀角色,希望能夠改變這一現狀。 此外,《9-1-1:孤星》作為《9-1-1》的衍生系列,也在第五季中以LGBTQ+演員為主角,進一步展現了節目對於多元性取向和性別認同的包容性。史塔克提到,他非常榮幸能夠講述一個與《9-1-1:孤星》中塔洛斯(TK Strand和卡洛斯雷耶斯的情侣名)相配合的故事。 隨著《9-1-1》第七季的播出,巴克的情感旅程和自我發現將繼續吸引觀眾的目光。史塔克希望巴克能夠繼續探索對他有意義的事物,無論結局如何,他都希望湯米能成為巴克生活中的一部分。 《9-1-1》第七季的每一集都在ABC播出,整個系列也可以在Hulu上觀看,讓粉絲們能夠繼續跟隨巴克以及其他角色的故事。

你的問題不是男同性戀,而是對女性氣質的偏見 — Strike雜誌

探討性別歧視與女性恐懼症對LGBTQ+社群的影響 在當今社會,性別與性傾向的討論日益成為公眾對話的焦點。然而,隨著這些討論的深入,一個令人不安的現象浮出水面:在全球範圍內,男同性戀者相較於女同性戀者遭受更多的歧視和不被接受的情況。這種差異背後的原因,可能不僅僅是選擇性的恐同症,而是更深層次的性別歧視。 根據跨學科女性主義社會學家雷亞·阿什利·霍斯金博士的研究,「女性恐懼症」—對女性氣質的貶低和管制—是加劇對女性、男性、跨性別和少數族裔暴力行為的一個關鍵因素。霍斯金博士指出,女性恐懼症不僅影響酷兒女性和男性,也影響所有女性,並為順性別男性的有毒男性氣質提供了支持。 這種對女性氣質的討厭與對女性本身的討厭有直接聯繫,因為女性氣質被定義為被視為女性特徵的品質。然而,值得注意的是,女性氣質並不僅限於女性。男性也可以表現出女性化的特質,而這絕不應該被視為一種犯罪。 幾個世紀以來,社會普遍認為女性特徵不如男性特徵有價值。當任何性別的人表現出情感、敏感,甚至喜歡粉紅色等特質時,他們往往被視為不夠優越。在當今時代,身為女性或表現得像女性仍然被認為是軟弱的象徵,這是一種深刻的錯誤觀念。 在我生活中的眾多LGBTQ+朋友中,我一直看到女性恐懼症的影響。我的最好的朋友和室友都是社區裡的男性。然而,由於他們表現自己的方式不同,一個人受到的批評比另一個人少得多。這不是要忽視我的男性朋友可能經歷的同性戀恐懼症,而是要提請人們注意這樣一個事實:我的女性朋友在走出公寓時還有很多事情要擔心。 社會上存在的古老觀念,即男人應該有男人的樣子,女人應該有女人的樣子,並且不應與社會期望不同,助長了這種仇恨。性別流動性是在1993年提出的概念,人們本應該至少在31年後能夠接受描繪女性氣質的男人和女人不應該因為他們的身份而受到質疑。 我們不應該因為男同性戀者有女性氣質而仇視他們,也不應該因為女性女性化而憐憫她們。無論性別如何,女性氣質都是一種美麗的屬性,我認為每個人都可以從中受益,讓自己的性格中多一點「柔軟」。 肯德爾·安·克拉克 博卡拉頓,《Strike》雜誌內容撰稿人

對抗MAGA對平等價值的挑戰

國會議員詹姆斯“吉姆”麥戈文:共和黨對 LGBTQI+ 群體的無情攻擊 在當今的政治氛圍中,共和黨在第118屆國會的表現引起了廣泛的關注和討論。作為國會平等核心小組的創始成員和副主席,我有必要分享我對這一情況的見解,特別是關於共和黨對LGBTQI+群體的攻擊。 眾所周知,共和黨內部的混亂使得第118屆國會成為近代史上效率最低的國會之一。由於眾議院共和黨人無力治理,我們才勉強避免了政府關閉和國債違約。共和黨多數派的缺乏生產力對我來說並不奇怪。作為眾議院規則委員會的高級成員,我親眼目睹了共和黨人將他們的優先事項放在攻擊LGBTQI+群體上,而不是致力於解決所有美國人面臨的挑戰。 在過去的九個月裡,規則委員會沒有考慮過任何一項法案簽署成為法律。這種無效和無能的表現,在共和黨的控制下,成為了我國史上最糟糕的國會會議之一。當民主黨掌權時,我作為上屆國會規則委員會主席,我們提出了許多重要法案,如《薪資公平法案》、《兩黨背景調查法案》和《約翰·R·劉易斯投票權促進法案》。我們還致力於保護LGBTQI+群體的立法,如《尊重婚姻法》和《平等法》。 然而,現在在反平等的共和黨人掌權下,我們看到規則委員會的大多數成員加班加點地安撫MAGA極端分子。這些右翼共和黨人發誓要投票否決任何不符合他們意願的法案,並始終希望限制LGBTQI+人群的權利。我震驚地看到,提交給規則委員會的文件中超過95項反LGBTQI+修正案,並且共和黨人向眾議院提出了50多項反LGBTQI+法案和修正案。 共和黨人的一些最令人震驚和道德上令人厭惡的攻擊是針對跨性別群體,特別是跨性別青年。他們通過了要求學校強行驅逐跨性別學生的修正案,並禁止跨性別女孩在幼兒園參加學校運動隊。這些行為反映了共和黨人對LGBTQI+群體的無情攻擊。 我們也看到了共和黨在政府撥款法案中提出的數十項反平等修正案,這些修正案不僅針對必要的醫療護理,還鼓勵對LGBTQI+族群的歧視。這些行為表明,共和黨人只是把他們殘酷的、反平等的花招扔到牆上,看看效果如何。 國會平等核心小組發布了一份名為《迷戀:眾議院共和黨人在2023年對LGBTQI+群體的無情攻擊》的報告,追蹤了我們去年看到的所有反平等攻擊。身為國會平等核心小組的創始成員和副主席,我完全致力於保護LGBTQI+群體並推動支持平等的議程。2023年教會了我們,2024年及以後我們還有很多工作要做。 儘管面對這些攻擊,但請知道,當共和黨人瞄準LGBTQI+群體時,我們中的許多人不會袖手旁觀。我很自豪能夠與美國國會最大的核心小組合作,爭取平等,因為我知道,為了讓美國不斷前進,我們必須包容LGBTQI+群體。 國會議員詹姆斯“吉姆”麥戈文 代表麻薩諸塞州第二國會選區,是國會平等核心小組的創始成員和副主席。 *本文中表達的觀點僅代表作者的觀點,不一定代表The Advocate或我們的母公司equalpride的觀點。

維吉尼亞州一名教授在私人同性戀桑拿中被發現身亡

弗吉尼亞州教授在佛州會議失踪後被發現死於男士桑拿浴室 在佛羅裡達州一次會議期間失踪的弗吉尼亞州教授,在一家男士桑拿浴室內被發現身亡 奧蘭多,佛羅裡達州 — 一名來自弗吉尼亞州的大學教授,在參加佛羅裡達州一次學術會議後失踪,最終在一家受歡迎的男士桑拿浴室內被發現死亡。 大衛·漢伯里(David Hanbury),37歲,是弗吉尼亞州丹維爾艾弗里特大學(Averett University)的一名心理學教授。他在參加東南心理學協會(Southeastern Psychological Association)的會議時失蹤。週六,他的遺體在奧蘭多的一家知名男士桑拿浴室內被發現,但執法部門尚未透露具體地點。目前,漢伯里的死因還未得到證實,但奧蘭多警方向《今日美國》表示,情況「看起來並不可疑」。 艾弗里特大學在其官方臉書頁面上發布了關於漢伯里去世的消息,稱讚他是一位“受人愛戴的教員”,並對周圍人產生了“持久的影響”。艾弗里特大學總裁蒂芙尼·弗蘭克斯(Tiffany Franks)表示:“我們懷著沉重的心情分享大衛·漢伯里博士去世的令人心碎的消息。我們代表整個艾弗里特社區,向漢伯里博士的家人、朋友和所有其他受到他影響的人表示哀悼和祈禱支持。” 漢伯里的兄弟JJ在Facebook上發布的另一篇帖子中提到,他的兄弟“不是那種會去參加聚會的人”,且在失踪期間沒有回電話,也沒有與他們的母親聯繫,這讓家人開始感到擔憂。JJ表示,漢伯里通常會與母親保持頻繁的通話。“我們都在掙扎,這太難了。我從來沒有經歷過這樣的事情,”他寫道。“我不知道如果沒有我最小的弟弟我該怎麼辦,他一直讓我發瘋,但如果沒有他,我的世界將永遠不一樣。他只有37歲,應該和我一起度過一生。” 週一,艾弗里特學生中心的草坪上為漢伯里舉行了守夜活動。弗蘭克斯寫道:“當我們作為一個家庭悲傷時,我們邀請校園和周邊地區一起祈禱和支持。” 漢伯里的突然離世,不僅給他的家人、朋友以及艾弗里特大學社區帶來了深刻的悲痛,也在學術界引起了廣泛的關注和哀悼。

Hunter Schafer 身著手繪 Marni 連衣裙亮相 GQ 紅毯

Hunter Schafer 穿著手繪 Marni 連身裙亮相 GQ 全球創意獎,展現獨特藝術風格 在當今這個快速變化的時尚界,名人們總是以各種令人驚艷的造型出現在紅毯上,而 Hunter Schafer...

Health

奧利佛·史塔克期望《9-1-1》進一步深入巴克雙性戀故事線

"程式劇系列《9-1-1》第七季轉播至ABC達成百集里程碑,展現複雜情感" 《9-1-1》第七季:巴克的情感旅程與節目的里程碑 當《9-1-1》這部深受觀眾喜愛的程式劇系列從福克斯轉移到ABC後,迎來了它的第七季,同時也達到了100集的重要里程碑。這不僅是節目的一個重要時刻,也標誌著角色們在情感上的一個重大轉折點。特別是對於巴克來說,這一季他終於坦白了自己的感情,與湯米之間的接吻場景,不僅是他們關係的一個新開始,也是節目中一個令人興奮的發展。 長期以來,《9-1-1》的粉絲們一直在猜測巴克的性取向,對他與另一個男性角色之間的互動充滿期待。當巴克和湯米的吻終於發生時,這不僅滿足了粉絲的期待,也在某種程度上打破了常規,展現了節目對於角色情感發展的隨意性和真實性。 奧利佛史塔克,飾演巴克的演員,在接受《出去》雜誌採訪時分享了他對這一劇情發展的看法。他表示,看到人們能夠活出真實的自己,總是能夠深深地觸動他。對他來說,巴克的這一情感旅程不僅是個人的成長,也希望能夠鼓勵更多的人對LGBTQ+社群給予更多的理解和支持。 值得一提的是,直到拍攝第98集時,史塔克才被告知巴克將在第100集中有與男性的初吻。這一劇情的加入,對史塔克來說意義重大,他對節目的編劇蒂姆·米尼爾的決定感到非常興奮和滿意。 然而,儘管LGBTQ+故事講述在主流媒體中取得了進步,但仍有許多雙性戀者在電影和電視中的代表性不足,且常遭到誤解。《9-1-1》透過巴克的故事,試圖以一種正面和真實的方式來呈現雙性戀角色,希望能夠改變這一現狀。 此外,《9-1-1:孤星》作為《9-1-1》的衍生系列,也在第五季中以LGBTQ+演員為主角,進一步展現了節目對於多元性取向和性別認同的包容性。史塔克提到,他非常榮幸能夠講述一個與《9-1-1:孤星》中塔洛斯(TK Strand和卡洛斯雷耶斯的情侣名)相配合的故事。 隨著《9-1-1》第七季的播出,巴克的情感旅程和自我發現將繼續吸引觀眾的目光。史塔克希望巴克能夠繼續探索對他有意義的事物,無論結局如何,他都希望湯米能成為巴克生活中的一部分。 《9-1-1》第七季的每一集都在ABC播出,整個系列也可以在Hulu上觀看,讓粉絲們能夠繼續跟隨巴克以及其他角色的故事。

你的問題不是男同性戀,而是對女性氣質的偏見 — Strike雜誌

探討性別歧視與女性恐懼症對LGBTQ+社群的影響 在當今社會,性別與性傾向的討論日益成為公眾對話的焦點。然而,隨著這些討論的深入,一個令人不安的現象浮出水面:在全球範圍內,男同性戀者相較於女同性戀者遭受更多的歧視和不被接受的情況。這種差異背後的原因,可能不僅僅是選擇性的恐同症,而是更深層次的性別歧視。 根據跨學科女性主義社會學家雷亞·阿什利·霍斯金博士的研究,「女性恐懼症」—對女性氣質的貶低和管制—是加劇對女性、男性、跨性別和少數族裔暴力行為的一個關鍵因素。霍斯金博士指出,女性恐懼症不僅影響酷兒女性和男性,也影響所有女性,並為順性別男性的有毒男性氣質提供了支持。 這種對女性氣質的討厭與對女性本身的討厭有直接聯繫,因為女性氣質被定義為被視為女性特徵的品質。然而,值得注意的是,女性氣質並不僅限於女性。男性也可以表現出女性化的特質,而這絕不應該被視為一種犯罪。 幾個世紀以來,社會普遍認為女性特徵不如男性特徵有價值。當任何性別的人表現出情感、敏感,甚至喜歡粉紅色等特質時,他們往往被視為不夠優越。在當今時代,身為女性或表現得像女性仍然被認為是軟弱的象徵,這是一種深刻的錯誤觀念。 在我生活中的眾多LGBTQ+朋友中,我一直看到女性恐懼症的影響。我的最好的朋友和室友都是社區裡的男性。然而,由於他們表現自己的方式不同,一個人受到的批評比另一個人少得多。這不是要忽視我的男性朋友可能經歷的同性戀恐懼症,而是要提請人們注意這樣一個事實:我的女性朋友在走出公寓時還有很多事情要擔心。 社會上存在的古老觀念,即男人應該有男人的樣子,女人應該有女人的樣子,並且不應與社會期望不同,助長了這種仇恨。性別流動性是在1993年提出的概念,人們本應該至少在31年後能夠接受描繪女性氣質的男人和女人不應該因為他們的身份而受到質疑。 我們不應該因為男同性戀者有女性氣質而仇視他們,也不應該因為女性女性化而憐憫她們。無論性別如何,女性氣質都是一種美麗的屬性,我認為每個人都可以從中受益,讓自己的性格中多一點「柔軟」。 肯德爾·安·克拉克 博卡拉頓,《Strike》雜誌內容撰稿人

對抗MAGA對平等價值的挑戰

國會議員詹姆斯“吉姆”麥戈文:共和黨對 LGBTQI+ 群體的無情攻擊 在當今的政治氛圍中,共和黨在第118屆國會的表現引起了廣泛的關注和討論。作為國會平等核心小組的創始成員和副主席,我有必要分享我對這一情況的見解,特別是關於共和黨對LGBTQI+群體的攻擊。 眾所周知,共和黨內部的混亂使得第118屆國會成為近代史上效率最低的國會之一。由於眾議院共和黨人無力治理,我們才勉強避免了政府關閉和國債違約。共和黨多數派的缺乏生產力對我來說並不奇怪。作為眾議院規則委員會的高級成員,我親眼目睹了共和黨人將他們的優先事項放在攻擊LGBTQI+群體上,而不是致力於解決所有美國人面臨的挑戰。 在過去的九個月裡,規則委員會沒有考慮過任何一項法案簽署成為法律。這種無效和無能的表現,在共和黨的控制下,成為了我國史上最糟糕的國會會議之一。當民主黨掌權時,我作為上屆國會規則委員會主席,我們提出了許多重要法案,如《薪資公平法案》、《兩黨背景調查法案》和《約翰·R·劉易斯投票權促進法案》。我們還致力於保護LGBTQI+群體的立法,如《尊重婚姻法》和《平等法》。 然而,現在在反平等的共和黨人掌權下,我們看到規則委員會的大多數成員加班加點地安撫MAGA極端分子。這些右翼共和黨人發誓要投票否決任何不符合他們意願的法案,並始終希望限制LGBTQI+人群的權利。我震驚地看到,提交給規則委員會的文件中超過95項反LGBTQI+修正案,並且共和黨人向眾議院提出了50多項反LGBTQI+法案和修正案。 共和黨人的一些最令人震驚和道德上令人厭惡的攻擊是針對跨性別群體,特別是跨性別青年。他們通過了要求學校強行驅逐跨性別學生的修正案,並禁止跨性別女孩在幼兒園參加學校運動隊。這些行為反映了共和黨人對LGBTQI+群體的無情攻擊。 我們也看到了共和黨在政府撥款法案中提出的數十項反平等修正案,這些修正案不僅針對必要的醫療護理,還鼓勵對LGBTQI+族群的歧視。這些行為表明,共和黨人只是把他們殘酷的、反平等的花招扔到牆上,看看效果如何。 國會平等核心小組發布了一份名為《迷戀:眾議院共和黨人在2023年對LGBTQI+群體的無情攻擊》的報告,追蹤了我們去年看到的所有反平等攻擊。身為國會平等核心小組的創始成員和副主席,我完全致力於保護LGBTQI+群體並推動支持平等的議程。2023年教會了我們,2024年及以後我們還有很多工作要做。 儘管面對這些攻擊,但請知道,當共和黨人瞄準LGBTQI+群體時,我們中的許多人不會袖手旁觀。我很自豪能夠與美國國會最大的核心小組合作,爭取平等,因為我知道,為了讓美國不斷前進,我們必須包容LGBTQI+群體。 國會議員詹姆斯“吉姆”麥戈文 代表麻薩諸塞州第二國會選區,是國會平等核心小組的創始成員和副主席。 *本文中表達的觀點僅代表作者的觀點,不一定代表The Advocate或我們的母公司equalpride的觀點。

維吉尼亞州一名教授在私人同性戀桑拿中被發現身亡

弗吉尼亞州教授在佛州會議失踪後被發現死於男士桑拿浴室 在佛羅裡達州一次會議期間失踪的弗吉尼亞州教授,在一家男士桑拿浴室內被發現身亡 奧蘭多,佛羅裡達州 — 一名來自弗吉尼亞州的大學教授,在參加佛羅裡達州一次學術會議後失踪,最終在一家受歡迎的男士桑拿浴室內被發現死亡。 大衛·漢伯里(David Hanbury),37歲,是弗吉尼亞州丹維爾艾弗里特大學(Averett University)的一名心理學教授。他在參加東南心理學協會(Southeastern Psychological Association)的會議時失蹤。週六,他的遺體在奧蘭多的一家知名男士桑拿浴室內被發現,但執法部門尚未透露具體地點。目前,漢伯里的死因還未得到證實,但奧蘭多警方向《今日美國》表示,情況「看起來並不可疑」。 艾弗里特大學在其官方臉書頁面上發布了關於漢伯里去世的消息,稱讚他是一位“受人愛戴的教員”,並對周圍人產生了“持久的影響”。艾弗里特大學總裁蒂芙尼·弗蘭克斯(Tiffany Franks)表示:“我們懷著沉重的心情分享大衛·漢伯里博士去世的令人心碎的消息。我們代表整個艾弗里特社區,向漢伯里博士的家人、朋友和所有其他受到他影響的人表示哀悼和祈禱支持。” 漢伯里的兄弟JJ在Facebook上發布的另一篇帖子中提到,他的兄弟“不是那種會去參加聚會的人”,且在失踪期間沒有回電話,也沒有與他們的母親聯繫,這讓家人開始感到擔憂。JJ表示,漢伯里通常會與母親保持頻繁的通話。“我們都在掙扎,這太難了。我從來沒有經歷過這樣的事情,”他寫道。“我不知道如果沒有我最小的弟弟我該怎麼辦,他一直讓我發瘋,但如果沒有他,我的世界將永遠不一樣。他只有37歲,應該和我一起度過一生。” 週一,艾弗里特學生中心的草坪上為漢伯里舉行了守夜活動。弗蘭克斯寫道:“當我們作為一個家庭悲傷時,我們邀請校園和周邊地區一起祈禱和支持。” 漢伯里的突然離世,不僅給他的家人、朋友以及艾弗里特大學社區帶來了深刻的悲痛,也在學術界引起了廣泛的關注和哀悼。

Hunter Schafer 身著手繪 Marni 連衣裙亮相 GQ 紅毯

Hunter Schafer 穿著手繪 Marni 連身裙亮相 GQ 全球創意獎,展現獨特藝術風格 在當今這個快速變化的時尚界,名人們總是以各種令人驚艷的造型出現在紅毯上,而 Hunter Schafer...

Technology

奧利佛·史塔克期望《9-1-1》進一步深入巴克雙性戀故事線

"程式劇系列《9-1-1》第七季轉播至ABC達成百集里程碑,展現複雜情感" 《9-1-1》第七季:巴克的情感旅程與節目的里程碑 當《9-1-1》這部深受觀眾喜愛的程式劇系列從福克斯轉移到ABC後,迎來了它的第七季,同時也達到了100集的重要里程碑。這不僅是節目的一個重要時刻,也標誌著角色們在情感上的一個重大轉折點。特別是對於巴克來說,這一季他終於坦白了自己的感情,與湯米之間的接吻場景,不僅是他們關係的一個新開始,也是節目中一個令人興奮的發展。 長期以來,《9-1-1》的粉絲們一直在猜測巴克的性取向,對他與另一個男性角色之間的互動充滿期待。當巴克和湯米的吻終於發生時,這不僅滿足了粉絲的期待,也在某種程度上打破了常規,展現了節目對於角色情感發展的隨意性和真實性。 奧利佛史塔克,飾演巴克的演員,在接受《出去》雜誌採訪時分享了他對這一劇情發展的看法。他表示,看到人們能夠活出真實的自己,總是能夠深深地觸動他。對他來說,巴克的這一情感旅程不僅是個人的成長,也希望能夠鼓勵更多的人對LGBTQ+社群給予更多的理解和支持。 值得一提的是,直到拍攝第98集時,史塔克才被告知巴克將在第100集中有與男性的初吻。這一劇情的加入,對史塔克來說意義重大,他對節目的編劇蒂姆·米尼爾的決定感到非常興奮和滿意。 然而,儘管LGBTQ+故事講述在主流媒體中取得了進步,但仍有許多雙性戀者在電影和電視中的代表性不足,且常遭到誤解。《9-1-1》透過巴克的故事,試圖以一種正面和真實的方式來呈現雙性戀角色,希望能夠改變這一現狀。 此外,《9-1-1:孤星》作為《9-1-1》的衍生系列,也在第五季中以LGBTQ+演員為主角,進一步展現了節目對於多元性取向和性別認同的包容性。史塔克提到,他非常榮幸能夠講述一個與《9-1-1:孤星》中塔洛斯(TK Strand和卡洛斯雷耶斯的情侣名)相配合的故事。 隨著《9-1-1》第七季的播出,巴克的情感旅程和自我發現將繼續吸引觀眾的目光。史塔克希望巴克能夠繼續探索對他有意義的事物,無論結局如何,他都希望湯米能成為巴克生活中的一部分。 《9-1-1》第七季的每一集都在ABC播出,整個系列也可以在Hulu上觀看,讓粉絲們能夠繼續跟隨巴克以及其他角色的故事。

你的問題不是男同性戀,而是對女性氣質的偏見 — Strike雜誌

探討性別歧視與女性恐懼症對LGBTQ+社群的影響 在當今社會,性別與性傾向的討論日益成為公眾對話的焦點。然而,隨著這些討論的深入,一個令人不安的現象浮出水面:在全球範圍內,男同性戀者相較於女同性戀者遭受更多的歧視和不被接受的情況。這種差異背後的原因,可能不僅僅是選擇性的恐同症,而是更深層次的性別歧視。 根據跨學科女性主義社會學家雷亞·阿什利·霍斯金博士的研究,「女性恐懼症」—對女性氣質的貶低和管制—是加劇對女性、男性、跨性別和少數族裔暴力行為的一個關鍵因素。霍斯金博士指出,女性恐懼症不僅影響酷兒女性和男性,也影響所有女性,並為順性別男性的有毒男性氣質提供了支持。 這種對女性氣質的討厭與對女性本身的討厭有直接聯繫,因為女性氣質被定義為被視為女性特徵的品質。然而,值得注意的是,女性氣質並不僅限於女性。男性也可以表現出女性化的特質,而這絕不應該被視為一種犯罪。 幾個世紀以來,社會普遍認為女性特徵不如男性特徵有價值。當任何性別的人表現出情感、敏感,甚至喜歡粉紅色等特質時,他們往往被視為不夠優越。在當今時代,身為女性或表現得像女性仍然被認為是軟弱的象徵,這是一種深刻的錯誤觀念。 在我生活中的眾多LGBTQ+朋友中,我一直看到女性恐懼症的影響。我的最好的朋友和室友都是社區裡的男性。然而,由於他們表現自己的方式不同,一個人受到的批評比另一個人少得多。這不是要忽視我的男性朋友可能經歷的同性戀恐懼症,而是要提請人們注意這樣一個事實:我的女性朋友在走出公寓時還有很多事情要擔心。 社會上存在的古老觀念,即男人應該有男人的樣子,女人應該有女人的樣子,並且不應與社會期望不同,助長了這種仇恨。性別流動性是在1993年提出的概念,人們本應該至少在31年後能夠接受描繪女性氣質的男人和女人不應該因為他們的身份而受到質疑。 我們不應該因為男同性戀者有女性氣質而仇視他們,也不應該因為女性女性化而憐憫她們。無論性別如何,女性氣質都是一種美麗的屬性,我認為每個人都可以從中受益,讓自己的性格中多一點「柔軟」。 肯德爾·安·克拉克 博卡拉頓,《Strike》雜誌內容撰稿人

對抗MAGA對平等價值的挑戰

國會議員詹姆斯“吉姆”麥戈文:共和黨對 LGBTQI+ 群體的無情攻擊 在當今的政治氛圍中,共和黨在第118屆國會的表現引起了廣泛的關注和討論。作為國會平等核心小組的創始成員和副主席,我有必要分享我對這一情況的見解,特別是關於共和黨對LGBTQI+群體的攻擊。 眾所周知,共和黨內部的混亂使得第118屆國會成為近代史上效率最低的國會之一。由於眾議院共和黨人無力治理,我們才勉強避免了政府關閉和國債違約。共和黨多數派的缺乏生產力對我來說並不奇怪。作為眾議院規則委員會的高級成員,我親眼目睹了共和黨人將他們的優先事項放在攻擊LGBTQI+群體上,而不是致力於解決所有美國人面臨的挑戰。 在過去的九個月裡,規則委員會沒有考慮過任何一項法案簽署成為法律。這種無效和無能的表現,在共和黨的控制下,成為了我國史上最糟糕的國會會議之一。當民主黨掌權時,我作為上屆國會規則委員會主席,我們提出了許多重要法案,如《薪資公平法案》、《兩黨背景調查法案》和《約翰·R·劉易斯投票權促進法案》。我們還致力於保護LGBTQI+群體的立法,如《尊重婚姻法》和《平等法》。 然而,現在在反平等的共和黨人掌權下,我們看到規則委員會的大多數成員加班加點地安撫MAGA極端分子。這些右翼共和黨人發誓要投票否決任何不符合他們意願的法案,並始終希望限制LGBTQI+人群的權利。我震驚地看到,提交給規則委員會的文件中超過95項反LGBTQI+修正案,並且共和黨人向眾議院提出了50多項反LGBTQI+法案和修正案。 共和黨人的一些最令人震驚和道德上令人厭惡的攻擊是針對跨性別群體,特別是跨性別青年。他們通過了要求學校強行驅逐跨性別學生的修正案,並禁止跨性別女孩在幼兒園參加學校運動隊。這些行為反映了共和黨人對LGBTQI+群體的無情攻擊。 我們也看到了共和黨在政府撥款法案中提出的數十項反平等修正案,這些修正案不僅針對必要的醫療護理,還鼓勵對LGBTQI+族群的歧視。這些行為表明,共和黨人只是把他們殘酷的、反平等的花招扔到牆上,看看效果如何。 國會平等核心小組發布了一份名為《迷戀:眾議院共和黨人在2023年對LGBTQI+群體的無情攻擊》的報告,追蹤了我們去年看到的所有反平等攻擊。身為國會平等核心小組的創始成員和副主席,我完全致力於保護LGBTQI+群體並推動支持平等的議程。2023年教會了我們,2024年及以後我們還有很多工作要做。 儘管面對這些攻擊,但請知道,當共和黨人瞄準LGBTQI+群體時,我們中的許多人不會袖手旁觀。我很自豪能夠與美國國會最大的核心小組合作,爭取平等,因為我知道,為了讓美國不斷前進,我們必須包容LGBTQI+群體。 國會議員詹姆斯“吉姆”麥戈文 代表麻薩諸塞州第二國會選區,是國會平等核心小組的創始成員和副主席。 *本文中表達的觀點僅代表作者的觀點,不一定代表The Advocate或我們的母公司equalpride的觀點。

維吉尼亞州一名教授在私人同性戀桑拿中被發現身亡

弗吉尼亞州教授在佛州會議失踪後被發現死於男士桑拿浴室 在佛羅裡達州一次會議期間失踪的弗吉尼亞州教授,在一家男士桑拿浴室內被發現身亡 奧蘭多,佛羅裡達州 — 一名來自弗吉尼亞州的大學教授,在參加佛羅裡達州一次學術會議後失踪,最終在一家受歡迎的男士桑拿浴室內被發現死亡。 大衛·漢伯里(David Hanbury),37歲,是弗吉尼亞州丹維爾艾弗里特大學(Averett University)的一名心理學教授。他在參加東南心理學協會(Southeastern Psychological Association)的會議時失蹤。週六,他的遺體在奧蘭多的一家知名男士桑拿浴室內被發現,但執法部門尚未透露具體地點。目前,漢伯里的死因還未得到證實,但奧蘭多警方向《今日美國》表示,情況「看起來並不可疑」。 艾弗里特大學在其官方臉書頁面上發布了關於漢伯里去世的消息,稱讚他是一位“受人愛戴的教員”,並對周圍人產生了“持久的影響”。艾弗里特大學總裁蒂芙尼·弗蘭克斯(Tiffany Franks)表示:“我們懷著沉重的心情分享大衛·漢伯里博士去世的令人心碎的消息。我們代表整個艾弗里特社區,向漢伯里博士的家人、朋友和所有其他受到他影響的人表示哀悼和祈禱支持。” 漢伯里的兄弟JJ在Facebook上發布的另一篇帖子中提到,他的兄弟“不是那種會去參加聚會的人”,且在失踪期間沒有回電話,也沒有與他們的母親聯繫,這讓家人開始感到擔憂。JJ表示,漢伯里通常會與母親保持頻繁的通話。“我們都在掙扎,這太難了。我從來沒有經歷過這樣的事情,”他寫道。“我不知道如果沒有我最小的弟弟我該怎麼辦,他一直讓我發瘋,但如果沒有他,我的世界將永遠不一樣。他只有37歲,應該和我一起度過一生。” 週一,艾弗里特學生中心的草坪上為漢伯里舉行了守夜活動。弗蘭克斯寫道:“當我們作為一個家庭悲傷時,我們邀請校園和周邊地區一起祈禱和支持。” 漢伯里的突然離世,不僅給他的家人、朋友以及艾弗里特大學社區帶來了深刻的悲痛,也在學術界引起了廣泛的關注和哀悼。

Hunter Schafer 身著手繪 Marni 連衣裙亮相 GQ 紅毯

Hunter Schafer 穿著手繪 Marni 連身裙亮相 GQ 全球創意獎,展現獨特藝術風格 在當今這個快速變化的時尚界,名人們總是以各種令人驚艷的造型出現在紅毯上,而 Hunter Schafer...

Company

hi_INहिन्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