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遊行,我想說…】鄭美里:彩虹的福佑

鄭美里(文化工作者、社區大學講師) 24 September 2012

你曾跪在媽祖的神轎下「倰轎腳」嗎?可惜我還沒有親身體會過,但那年當彩虹大旗從我們上方穿梭而過,我的確感覺到一種說不出的奇妙的福佑。

據說今年同志大遊行是第十屆了。作為一個熱誠的支持者,不知怎的卻數不出自己到底參加過幾次,只記得每年都盡可能參加,即使因工作緣故不能出席,也在心裡惦記並祝福。印象最深的是,2005、2006年時,當時我在女書店做出版,曾組織了一個成長團體「鱷魚小隊」,一起讀書、做團體,也為女書店籌辦拉子相關活動。當時「鱷魚小隊」的團體動力相當不錯,參與遊行前,小組討論發想,自製了別緻的鱷魚手套,小鱷魚們戴著可愛的手套參與遊行,發放傳單,引起了一些注目,可說點綴了彩虹遊行的隊伍,小隊成員也很興奮、頗有成就感。

更久以前,做地下刊物的九O年代中期,你記得曾經朝夕相處的那人說過,做(同志)運動就像接力賽,要一棒一棒地傳下去;那人還說,但願是有情有義的人。後來,你們沒有走在一起了,但還各自在跑道上傳遞著曾經共有的信念。這樣就好。

有遊行的這些年,你記得的是:陽光、揮汗、那麼多的旗幟、呼口號、彩色、歡笑、擁抱、重逢、百感交集的淚水……;你看見愈來愈多的是:力量、差異、扶持、不同的團體、世代、身份、多采多姿的訴求。

如今是auntie、uncle級的我們,年輕時若聽見人說只關心性別太狹隘,你除了氣結,一定會不以為然大加辯論;然後,漸漸地,你也長成了「性別只是認同的一部份」的一個中年人了。呵呵,都好。

因為沒有特別的任務,參加遊行也就等於和老友相聚的時候,不必事先約定,到時也能遇見,遊行結束後喝杯咖啡敘一敘。再然後,起伏更迭,和老友們似乎也走散了。去年(2011)遊行那天,我帶著相機出門,淡定地做一個鄉民,在女學會的隊伍裡,快樂地支持和欣賞。問這十年間有什麼改變?我說,以前老嫌遊行路線太短,走不過癮,現在卻擔心腳會酸,中途加入就好。

哪一年開始呢?每當「水男孩」出現,那亮眼的「青春的肉體」就會贏得滿堂彩。今年,遊行的第十年,我開心樂見是否將有一些些的皺紋、摻雜的白髮、現出了祥和卻不失個性的臉龐,在熱熱鬧鬧的遊行人潮裡。

最新故事

hi_INहिन्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