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家提出警告:針對男同志的羞辱恐加重剛果最嚴重的MPO疫情爆發情況

非洲對同性戀的歧視可能加劇剛果金沙薩的mpox疫情

剛果金沙薩(美聯社)—隨著剛果面臨有史以來最嚴重的麻疹疫情,科學家們發出警告,指出非洲大陸對同性戀和雙性戀男性的歧視可能會加劇疫情。11月,世界衛生組織報告稱,mpox(也稱為猴痘)首次通過性行為在剛果傳播,這與以往主要透過接觸患病動物而傳播的情況大相徑庭。

長期以來,Mpox在中非和西非部分地區盛行,但直到2022年,這種病毒透過性傳播的情況才首次被記錄下來;當年,全球約100個國家報告了91,000例感染者,其中大多數為男同性戀或雙性戀男性。

尼日利亞尼日爾三角洲大學的傳染病專家Dimie Ogoina表示,在非洲,由於對同性戀的法律禁令,許多人可能不願意報告感染症狀,這可能將疫情推向地下。他說:“許多人如果認為自己感染了MPOX,就不會挺身而出。”

去年春天,一名比利時男子聲稱與其他男性發生性關係後抵達剛果首都金沙薩,世衛組織官員隨後在剛果發現了第一例更嚴重的mpox性傳播病例。這位聯合國衛生機構表示,與該男子發生性接觸的另外五人後來也感染了MPOX。

奧戈伊納表示,多年來,我們一直低估非洲MPOX透過性行為傳播的可能性。他和同事於2019年首次報導MPOX可能透過性行為傳播。他指出,監測方面的差距使得估計有多少MPOX病例與性有關成為一項挑戰。

截至11月底,剛果已有約13,350例疑似MPOX病例,其中607例死亡,只有約10%的病例經實驗室確診。但有多少感染是經由性行為傳染的尚不清楚。世衛組織表示,約70%的病例是15歲以下兒童。

在2022年重大國際疫情爆發期間,包括加拿大、英國和美國在內的一些國家開展了大規模疫苗接種計劃,並針對風險最高的人群——同性戀和雙性戀男性。但專家表示,由於多種原因,這在非洲不太可能奏效,其中包括對同性戀群體的恥辱。

亞特蘭大埃默里大學醫學院傳染病醫學助理教授博古瑪·泰坦吉博士說:“我認為我們不會在非洲看到去年在西方看到的同樣強烈的疫苗需求。”她認為,最容易感染麻疹的同性戀和雙性戀男性可能害怕參與廣泛的免疫計劃。

剛果國家生物醫學研究所所長讓-雅克·穆耶姆巴博士表示,剛果兩個省報告了透過性行為傳播的群體性痘痘,這一情況令人擔憂。穆耶姆巴說,剛果沒有獲得許可的疫苗,因此很難為任何大規模計劃獲得足夠的疫苗。

在全球範圍內,只有一種針對MPOX的疫苗獲得了批准,該疫苗由丹麥Bavarian Nordic生產。供應非常有限,即使有,也必須得到使用它們的非洲國家或世衛組織的批准。迄今為止,該疫苗僅透過研究在剛果獲得。

奈及利亞病毒專家奧耶瓦勒‧托莫里表示,非洲各國政府可能有太多相互競爭的優先事項,無法要求聯合國衛生機構或捐助者協助取得疫苗。托莫里說:“在非洲,MPOX很可能被認為是一種低優先級的公害。”

他說,相較於疫苗,更強有力的監測、實驗室網路和更好的診斷用品對非洲大陸更有幫助。如果不加大力度阻止非洲疫情的爆發,奧戈伊納預測,mpox將繼續感染新的人群,並警告說,這種疾病也可能在其他國家引發疫情,類似於世界衛生組織去年宣布的全球緊急狀態。

「當愛滋病毒大流行開始時,它是在北半球的同性戀和雙性戀男性中流行的,而非洲認為這不是我們的問題,」他說。“在我們意識到之前,它已經來到了非洲,但我們仍然認為異性戀人群會受到保護。”目前,非洲新發愛滋病毒感染者中,育齡婦女佔60%以上。

「我擔心同樣的事情現在也會發生在mpox身上,」他說。“除非我們解決非洲的這些疫情爆發問題,否則這種病毒將會不斷捲土重來。”

程從多倫多報道。

美聯社健康與科學部得到霍華休斯醫學研究所科學與教育媒體集團的支持。美聯社對所有內容全權負責。

流行趋势

最新故事

hi_INहिन्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