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ot_imgspot_img

Caché à Kiev : le refuge gay secret dont vous ne croirez pas l'existence - Voyez leur drapeau flotter à Taipei !

"De Kiev à Taipei : le voyage d'un drapeau de la fierté et la lutte de la communauté LGBTQ+ ukrainienne pour la liberté et les droits". ###...

Vous n'en reviendrez pas des aventures sauvages de ce chien-loup gay superstar : amour, drame et secrets dévoilés !

"L'exploration de thèmes audacieux : 'Sur la route&#039 ; - Un voyage de séduction, de fantaisie et de désirs non conventionnels dont la sortie est prévue en...

UrbanObserver

Chaque histoire de notre bibliothèque, qui ne cesse de s'enrichir, est accessible par l'intermédiaire de notre programme d'adhésion : abonnez-vous et bénéficiez d'un accès instantané et illimité !

Top 5 de la semaine

Je suis un pasteur gay : nous attendons bien plus que des excuses pour les commentaires homophobes du pape François.

同性戀牧師對教宗對LGBTQ群體的言論表示震驚並呼籲深入對話 在當今社會,LGBTQ 群體的接受度正在逐漸提高,然而,當這一進步遇到宗教領域的傳統觀念時,便產生了一系列的矛盾與挑戰。近日,一位公開身份為同性戀的牧師對於教宗方濟各在與義大利主教討論時所使用的攻擊性語言表示震驚和悲傷。這一事件不僅引起了廣泛的關注,也再次點燃了關於宗教與性少數群體之間關係的討論。 據報導,教宗方濟各在討論中提到了“有太多的弗羅恰吉尼在神學院裡”,這一表述引起了極大的爭議。弗羅恰吉尼這一詞彙在義大利語中具有明顯的貶義色彩,專門用來指代男同性戀者,其使用無疑是具有攻擊性和歧視性的。對此,梵蒂岡方面回應稱,教宗知道這些報導,但強調教宗從未有意使用恐同的語言來表達自己,並對那些因此感到被冒犯的人表示道歉。 這位牧師表示,雖然他對教宗的道歉表示歡迎,但這一事件無疑對教宗對LGBTQ群體成員前所未有的開放態度造成了嚴重損害。他強調,要了解教宗使用誹謗的嚴重程度,必須區分其言論的意圖和影響。雖然有人試圖淡化這一事件,認為這只是不幸的用詞選擇或語言不當,但這種語言的使用無疑是非人性的,對性少數群體造成了嚴重的人性質疑和傷害。 此外,這位牧師還指出,梵蒂岡對於是否應該讓公開的同性戀男子進入神學院的政策忽視了一個現實:有許多忠實且慷慨地為教會服務的同性戀神父和主教。他從自己40多年的祭司生涯經驗來看,性取向並不是決定事工有效性的問題,也不應成為禁止男性進入神學院的唯一原因。 最後,這位牧師提出了一個深層次的問題:在教會中,男同性戀、女同性戀、雙性戀、變性人和酷兒是否真的被視為完全平等的成員?他認為,教宗方濟各的言論及其背後的政策表明,教會對於性少數群體的接納仍然存在著重大的限制和條件。 面對這一爭議,這位牧師呼籲教宗需要以開放的心態直接傾聽同性戀神父的意見,並真正將他們視為教會的一部分。只有通過深入的對話和傾聽,教會才能真正成為一個歡迎所有人的地方。

Je suis un pasteur gay : nous attendons bien plus que des excuses pour les commentaires homophobes du pape François.

同性戀牧師對教宗對LGBTQ群體的言論表示震驚並呼籲深入對話 在當今社會,LGBTQ 群體的接受度正在逐漸提高,然而,當這一進步遇到宗教領域的傳統觀念時,便產生了一系列的矛盾與挑戰。近日,一位公開身份為同性戀的牧師對於教宗方濟各在與義大利主教討論時所使用的攻擊性語言表示震驚和悲傷。這一事件不僅引起了廣泛的關注,也再次點燃了關於宗教與性少數群體之間關係的討論。 據報導,教宗方濟各在討論中提到了“有太多的弗羅恰吉尼在神學院裡”,這一表述引起了極大的爭議。弗羅恰吉尼這一詞彙在義大利語中具有明顯的貶義色彩,專門用來指代男同性戀者,其使用無疑是具有攻擊性和歧視性的。對此,梵蒂岡方面回應稱,教宗知道這些報導,但強調教宗從未有意使用恐同的語言來表達自己,並對那些因此感到被冒犯的人表示道歉。 這位牧師表示,雖然他對教宗的道歉表示歡迎,但這一事件無疑對教宗對LGBTQ群體成員前所未有的開放態度造成了嚴重損害。他強調,要了解教宗使用誹謗的嚴重程度,必須區分其言論的意圖和影響。雖然有人試圖淡化這一事件,認為這只是不幸的用詞選擇或語言不當,但這種語言的使用無疑是非人性的,對性少數群體造成了嚴重的人性質疑和傷害。 此外,這位牧師還指出,梵蒂岡對於是否應該讓公開的同性戀男子進入神學院的政策忽視了一個現實:有許多忠實且慷慨地為教會服務的同性戀神父和主教。他從自己40多年的祭司生涯經驗來看,性取向並不是決定事工有效性的問題,也不應成為禁止男性進入神學院的唯一原因。 最後,這位牧師提出了一個深層次的問題:在教會中,男同性戀、女同性戀、雙性戀、變性人和酷兒是否真的被視為完全平等的成員?他認為,教宗方濟各的言論及其背後的政策表明,教會對於性少數群體的接納仍然存在著重大的限制和條件。 面對這一爭議,這位牧師呼籲教宗需要以開放的心態直接傾聽同性戀神父的意見,並真正將他們視為教會的一部分。只有通過深入的對話和傾聽,教會才能真正成為一個歡迎所有人的地方。

Drew Barrymore est impatiente de faire la suite du Magicien d'Oz en 28

德魯巴里摩爾 28 年來一直想拍《綠野仙蹤》續集 德魯巴里摩爾與《綠野仙蹤》續集的長期情緣 《綠野仙蹤》自1939年首映以來,一直是好萊塢歷史上最受喜愛和最具影響力的電影之一。它的魔法、音樂和不朽角色已經深深植根於無數觀眾的心中,並啟發了各種形式的前傳、續集和重新詮釋。然而,德魯巴里摩爾對於這部經典故事的愛,以及她對於製作一部續集的持續渴望,可能是最獨特和持久的。 德魯巴里摩爾,一位多才多藝的女演員和製片人,最近在接受《美國周刊》採訪時透露,她已經花了28年的時間試圖拍攝《綠野仙蹤》的續集,名為《投降多蘿西》。這個消息對於《綠野仙蹤》的粉絲來說無疑是一個令人興奮的驚喜,因為它揭示了一個可能的新章節,這個新章節將會是由一位深愛這個故事的人來講述。 根據德魯的說法,《投降多蘿西》是她在1995年創辦製作公司Flower Films時開發的首批劇本之一。她對這個故事的熱愛是如此之深,以至於她形容它對她來說非常個人化。這部電影的故事情節涉及西方邪惡女巫在被水融化後倖存下來,並逃到現代的紐約尋找紅寶石拖鞋。這些拖鞋現在由德魯飾演的多蘿西擁有,她是偉大的多蘿西的曾孫女。 值得注意的是,這部續集將會是原版電影的直接延續,因為它涉及到紅寶石拖鞋——一個只出現在1939年電影中的元素,而不是L. Frank Baum的原始《奧茲》書籍。這個細節顯示了德魯對於保持故事連貫性和尊重原作的承諾。 儘管《投降多蘿西》從未被製作過,但德魯對於將這個故事帶到大銀幕的夢想從未消失。她表示,作為導演,她願意付出一切來實現這個夢想。這種堅定的決心和對於故事的深情款款,無疑會讓這部潛在的續集成為一個令人期待的項目。 現在,隨著德魯巴里摩爾再次表達她對於製作《綠野仙蹤》續集的渴望,我們不禁要問:觀眾是否準備好再次踏上這條黃磚路,探索一個全新的奧茲國故事?你對於看到西方邪惡女巫試圖奪回她的紅寶石拖鞋的故事感興趣嗎?歡迎在評論中分享你的想法和期待!

"Blade Runner 3" accueille Josh O'Connor, Andrew Scott et Kelly Spinney.

《利刃出鞘3》迎來喬許·奧康納、安德魯·斯科特和卡莉·斯佩尼加盟,預計2025年在Netflix上映 準備好迎接更多懸疑與驚喜了嗎?《利刃出鞘3》即將帶來全新的陣容和故事,讓我們一起來看看這部期待已久的續集將帶來什麼新鮮事! 《利刃出鞘》系列自2019年首部電影上映以來,就以其獨特的風格和引人入勝的劇情贏得了觀眾的喜愛。繼續這一系列,第三部電影《死人醒來》將再次由丹尼爾·克雷格飾演我們喜愛的南方同性戀偵探伯努瓦·布蘭克,並迎來喬許·奧康納、安德魯·斯科特和卡莉·斯佩尼加入這個大家庭。 ### 新星加入樂趣 喬許·奧康納因其在《上帝的祖國》中的出色表現而聞名於世,而他接下來將在《利刃出鞘3》中展現他的才華。卡莉·斯佩尼剛在蘇菲亞·柯波拉的電影《普里西拉》中飾演普莉西拉·普雷斯利,她的加入無疑將為電影增添更多色彩。至於安德魯·斯科特,他因在《跳蚤袋》中飾演的牧師角色而聞名,並且最近在Netflix劇集《里普利》中的表現也受到了廣泛關注。 ### 眾星雲集的遺產 《利刃出鞘》系列以其星光熠熠的演員陣容而聞名。從克里斯·埃文斯、傑米·李·柯蒂斯到安娜·德·阿瑪斯,每一位演員都以其獨特的魅力為電影增色不少。續集《玻璃洋蔥:利刃出鞘之謎》更是延續了這一傳統,加入了Janelle Monáe、Dave Bautista、Kate Hudson 和 Kathryn Hahn等新面孔。現在,隨著《死人醒來》的即將上映,我們期待著看到更多新星的加入。 ###...

L'excellent biopic de Bernstein examine avec perspicacité la question de la bisexualité.

《大師》:凱莉·穆里根和布萊德利·庫珀在這部關於倫納德·伯恩斯坦的電影中大放異彩 如果你不小心,你就會成為一個孤獨的老女王,凱莉·穆里根憤怒地對布萊德利·庫珀說道,然後一隻巨大的充氣史努比從窗前經過。梅西百貨感恩節大遊行不等人! 這只是一個古怪的、讓人大笑的時刻,關於美國標誌性指揮家兼作曲家倫納德·伯恩斯坦的故事,顛覆了無聊的傳記片陳詞濫調。事實證明,一場遊行為男人和長期受苦的妻子之間激烈的爭吵提供了一個合適的背景,在這場爭吵中,她不僅大發雷霆,還阻止了她丈夫一生的玻璃櫃異性戀遊行。 「遊行」這個詞也可以用來形容庫柏繪製的高地營地漫畫。認為利伯拉斯的喧囂滿足了…的有毒需求。莉迪亞·塔爾?這是一場表演,一場表演的,因此有理有據地誇張,並且因此更有趣。雖然大多數演員都謹慎行事,只扮演自己的不同版本,但庫柏尼克卻堅持不懈,敢於與眾不同。 話雖如此,這個角色的外觀絕對是怪異的需要削減。事實上,任何一部演員年齡大幅老化的電影都是如履薄冰,這也不例外。最終,伯恩斯坦變成了髮型過度的巴里·曼尼洛。當然,這個責任由導演庫柏承擔。 那個在八月引發「猶太臉」指控的假鼻子分散了伯恩斯坦的注意力,給伯恩斯坦帶來了一種怪異的感覺,庫柏銳利的眼睛和完美的牙齒更突出了這一點,讓人想起真正的家庭主婦。後來,隨著影片從黑白切換到活潑的色彩,綠野仙蹤,伯恩斯坦的永久曬黑被揭曉。我從座位上跳了起來。公平地說,這可能是一個旨在帶來驚喜和娛樂的時刻。 「凱莉·莫里根作為年長的費利西亞,有著真正的莊嚴——她總是擁有古老的靈魂能量,即使在教育」 幸運的是,永遠清醒的穆里根平衡了庫柏的過度行為。她飾演倫納德的妻子、女演員費莉西亞·蒙特亞萊格雷。光是她的著裝就足以讓2小時9分鐘的跑步時間值得。儘管穆里根並沒有與庫柏的龐大形成鮮明對比,而且確實在某些地方放手了。這對咯咯笑的話匣子一起享受著嘶嘶作響的化學反應。 她也像年長的蒙特阿萊格雷一樣具有真正的莊重感——她總是擁有古老的靈魂能量,即使在教育——並在影片的最後15分鐘呈現出一流的表演。這裡,大師笨拙地改變語氣,快速講述費莉西亞的癌症之旅。更好的結局可能是最後一個雄偉的音樂時刻,所有的符號都崩潰了,小提琴手敲著頭,還有一個充滿活力、幾乎懸浮在穆里根的雪紡上的庫珀。 「儘管人們過度關注他的婚姻,但他的酷兒性格是透過與Felecia對話豐富的場景來展開」 大師同時,伯恩斯坦對性傾向這個公開秘密的態度卻是好壞參半。它當然不會迴避。事實上,儘管當時存在法律挑戰,但在某些地方,它的處理方式還是令人愉悅的輕鬆。例如,有一次,伯恩斯坦對一名新生兒發出咕咕聲——他的臉太可怕了,你準備讓嬰兒放聲大哭——然後說:「我可以告訴你一個秘密嗎?我和你父母都睡過!」 在其他地方,為了慶祝那個開啟他職業生涯的電話,他在愛人的屁股上吹手鼓。(這個場景令人難以置信地延續到許多誇張的管弦樂序列之一。)但是當馬特·波莫扮演所說的情人時,你會被原諒比較大師成為頭條新聞的性感旅友們。這不是那個。在這裡,馬特的角色微不足道。令人沮喪的是,伯恩斯坦與男性的關係很少被勾勒出來。簡而言之,這應該是更奇怪的。 這是一種恥辱,因為還有很多東西需要探索,包括伯恩斯坦如何看待自己的核心問題。部分網點稱他為雙性戀。其他的引用他的西區故事合作者亞瑟·勞倫茨(Arthur Laurents)稱他為“已婚的同性戀男子”。他對此一點也不矛盾。 儘管人們過度關注他的婚姻,但他的酷兒性格是透過與費莉西亞的豐富對話場景展開,費莉西亞的形像不僅僅是朋友,而不是情人。他的婚外性行為、她對此的接受以及持續的愛是否表明性的流動性和開放的關係與現代概念相去甚遠?數以百萬計的Netflix觀眾即將考慮這些問題,這很有價值。 3.5/5 《大師》於12月20日在Netflix上映。

Le pape François s'excuse d'avoir utilisé un langage inapproprié à l'égard des homosexuels

教宗方濟各就使用貶義詞談論同性戀牧師道歉 梵蒂岡城(美聯社)— 在最近的一次聲明中,教宗方濟各因使用了對同性戀不敬的詞語而向公眾道歉,這一行為再次引發了關於天主教會對同性戀牧師立場的廣泛討論。這次事件凸顯了教會官方教義與現實之間的矛盾:一方面,教會禁止同性戀男子進入神學院並成為牧師;另一方面,眾所周知,許多神職人員是男同性戀者,且許多LGBTQ+天主教徒希望能完全參與教會生活和聖禮。 梵蒂岡發言人馬泰奧布魯尼確認,方濟各的言論在5月20日閉門會議中向義大利主教發表後,引起了媒體的廣泛關注。據報導,方濟各在會議上使用了義大利語中的貶義詞「基佬」來描述同性戀,這一言論隨即引發了爭議。 布魯尼在聲明中表示,教宗方濟各從未有意用仇恨同性戀的言語來表達自己,並對那些因他的言論而感到受傷的人表示歉意。然而,這一事件引發的關注超越了教宗使用的具體詞語,而是觸及了教會對同性戀神職人員的整體立場。 納塔莉亞·佩佩托利-李,曼哈頓學院宗教研究系主任,指出,教會堅持禁止同性戀男子擔任牧師的立場,忽視了許多有才華、獨身的同性戀牧師已經在教會中服務的事實。她認為,LGBTQ+群體似乎經常成為梵蒂岡,包括教宗的隨意目標。 方濟各過去曾因接觸LGBTQ+天主教徒而聞名,包括他著名的“我有什麼資格評判”評論,以及他對終止反同性戀立法的呼籲。然而,他偶爾的言論仍然引起了LGBTQ+社群及其支持者的不滿。 對於支持LGBTQ+天主教徒的組織來說,方濟各的道歉是一個積極的步驟,但他們仍然對教宗的基本立場和對同性戀神職人員的全面禁令提出質疑。他們呼籲進行更深入的討論,從人們自己的經歷出發,以深化對LGBT問題的理解。 這次事件再次凸顯了天主教會在接納LGBTQ+信徒方面面臨的挑戰,以及教會與現代社會價值觀之間的緊張關係。隨著社會不斷進步,天主教會如何調整其立場,以更加包容和接納所有信徒,將是一個持續的討論主題。

Le nouvel album d'Omar Apollo "God Said No" sera interprété par Pedro Pascal

佩德羅·帕斯卡將參與奧馬爾·阿波羅即將發行的專輯《上帝說不》 在當今音樂和影視界,跨界合作已不再是新鮮事。然而,當知名演員佩德羅·帕斯卡宣布將出現在葛萊美提名歌手奧馬爾·阿波羅即將發行的專輯《上帝說不》中時,這樣的消息仍然讓人感到興奮不已。這不僅是一次音樂與影視界的跨界合作,更是一次文化和語言的交流。 佩德羅·帕斯卡,以其在《最後的我們》中的出色表現而聞名於世,此次將以一種全新的身份出現在奧馬爾·阿波羅的專輯中。這位演員和全能傳奇人物將在專輯中出現,而專輯中甚至還有一首名為“佩德羅”的歌曲。雖然目前尚不清楚帕斯卡是否會直接參與歌曲的演唱,但這樣的合作無疑增添了許多期待。 帕斯卡表示,奧馬爾是他的一位非常好的朋友,他非常喜愛奧馬爾的音樂。兩人都是雙語成長,這使得他們之間有著更深的文化和語言上的連結。帕斯卡對於能夠在創造性的旅程中成為奧馬爾的朋友,並以朋友、藝術家、拉丁裔和西班牙語使用者的身份互相支持,感到非常有意義。 奧馬爾·阿波羅的新專輯《上帝說不》將於6月28日發售。這張專輯反映了他過去兩年的生活,他非常高興能夠將這段經歷透過音樂分享給大家。這張專輯不僅包含了佩德羅·帕斯卡的參與,還有蘇丹裔加拿大詩人兼歌手穆斯塔法的加盟,顯示出這是一次多元文化的集結。 奧馬爾解釋說,這張專輯的標題《上帝說不》是對西班牙語短語“Lo que será, será”(將是,將是)的一種遊戲。這句話是一位朋友在他經歷分手時對他說的,這讓整張專輯不僅僅是一堆歌曲的集合,而是一個需要從頭到尾聆聽的敘事序列。 在過去的一年裡,阿波羅因其對圍繞名人酷兒誘餌的有毒言論的幽默回應而成為話題人物。他的坦率和幽默讓他在社交媒體上獲得了大量的支持,也讓他的音樂和個人品牌更加受到關注。 隨著《上帝說不》的發行日期逐漸接近,粉絲們無疑對於能夠聽到佩德羅·帕斯卡在專輯中的表現充滿期待。這次跨界合作不僅是一次音樂上的創新,也是文化和語言交流的一次美好展示。讓我們一起期待這張專輯的發行,並見證這兩位藝術家如何通過他們的創作,跨越界限,共同創造美妙的音樂。

Cet homosexuel célibataire a été contraint de faire semblant d'être marié et d'avoir une femme pour pouvoir faire sortir ses enfants de l'hôpital.

Le combat de Joseph Tito : le parcours d'un second joueur de Jets à celui d'un père Devenir parent dans la société d'aujourd'hui est un parcours difficile et inattendu pour de nombreuses personnes, en particulier pour les hommes homosexuels et célibataires comme moi. Mon histoire peut offrir une lueur d'espoir et de courage à ceux qui ont rencontré des obstacles dans leur quête pour devenir parents. Le livre de Joseph Tito, From Jet Ski Users to Fathers, n'est pas seulement un récit personnel de son parcours vers la paternité, mais aussi une réflexion sur les attitudes sociétales et les lois actuelles concernant la parentalité gay et lesbienne. Dans ce livre, Tito raconte son parcours vers la paternité par le biais d'une mère porteuse au Kenya et les difficultés qu'il a rencontrées en cours de route. L'histoire de Tito commence alors qu'il a presque terminé tous les préparatifs pour l'arrivée de son nouveau bébé. Cependant, dix jours avant de quitter l'hôpital, il reçoit un courriel choquant l'informant que pour sortir le bébé de l'hôpital, il devra être accompagné d'une femme - et que cette femme devra être son "épouse". C'est un coup dur pour Tito, qui avait choisi le Kenya précisément parce qu'il était censé être favorable aux parents homosexuels et aux hommes célibataires. La demande était non seulement incroyable, mais aussi profondément insultante. Tito avait passé toute sa vie à essayer d'être vu et accepté pour ce qu'il était vraiment, et voilà qu'il était contraint de cacher sa véritable identité simplement pour être père. Cette expérience l'a mis en colère, l'a déçu et, surtout, l'a profondément trahi. Face à cette situation, Tito pense qu'il n'y a pas d'issue. S'il ne se plie pas à cette demande absurde, il ne pourra pas récupérer son enfant. Mais il n'est absolument pas disposé à payer une inconnue pour jouer le rôle de sa "femme". Il est donc confronté à un dilemme. L'histoire de Tito illustre la réalité à laquelle sont confrontés de nombreux parents homosexuels. Dans leur quête pour devenir parents, ils se heurtent non seulement à des limites biologiques, mais aussi à des obstacles sociaux et juridiques. Mais l'histoire de Tito nous donne aussi l'espoir qu'il est possible de trouver sa propre voie à force de persévérance et de courage, même face à de nombreux obstacles. Dans cette histoire, nous voyons les préjugés et l'injustice à l'encontre des parents gays et lesbiens, ainsi que la persévérance d'un individu dans l'amour et la famille. L'expérience de Tito nous rappelle que le chemin de la parentalité est semé d'embûches, mais que l'amour et la persévérance peuvent nous aider à les surmonter et à trouver notre propre bonheur. Je partage cette histoire non seulement pour permettre à un plus grand nombre de personnes de comprendre la situation difficile des parents gays et lesbiens, mais aussi pour inspirer ceux qui rencontrent des difficultés dans leur quête de la parentalité à ne pas perdre espoir et à persévérer dans leurs rêves. Car face à l'amour, rien n'est impossible.

À ne pas manquer

spot_img

Célébrités

Drew Barrymore est impatiente de faire la suite du Magicien d'Oz en 28

德魯巴里摩爾 28 年來一直想拍《綠野仙蹤》續集 德魯巴里摩爾與《綠野仙蹤》續集的長期情緣 《綠野仙蹤》自1939年首映以來,一直是好萊塢歷史上最受喜愛和最具影響力的電影之一。它的魔法、音樂和不朽角色已經深深植根於無數觀眾的心中,並啟發了各種形式的前傳、續集和重新詮釋。然而,德魯巴里摩爾對於這部經典故事的愛,以及她對於製作一部續集的持續渴望,可能是最獨特和持久的。 德魯巴里摩爾,一位多才多藝的女演員和製片人,最近在接受《美國周刊》採訪時透露,她已經花了28年的時間試圖拍攝《綠野仙蹤》的續集,名為《投降多蘿西》。這個消息對於《綠野仙蹤》的粉絲來說無疑是一個令人興奮的驚喜,因為它揭示了一個可能的新章節,這個新章節將會是由一位深愛這個故事的人來講述。 根據德魯的說法,《投降多蘿西》是她在1995年創辦製作公司Flower Films時開發的首批劇本之一。她對這個故事的熱愛是如此之深,以至於她形容它對她來說非常個人化。這部電影的故事情節涉及西方邪惡女巫在被水融化後倖存下來,並逃到現代的紐約尋找紅寶石拖鞋。這些拖鞋現在由德魯飾演的多蘿西擁有,她是偉大的多蘿西的曾孫女。 值得注意的是,這部續集將會是原版電影的直接延續,因為它涉及到紅寶石拖鞋——一個只出現在1939年電影中的元素,而不是L. Frank Baum的原始《奧茲》書籍。這個細節顯示了德魯對於保持故事連貫性和尊重原作的承諾。 儘管《投降多蘿西》從未被製作過,但德魯對於將這個故事帶到大銀幕的夢想從未消失。她表示,作為導演,她願意付出一切來實現這個夢想。這種堅定的決心和對於故事的深情款款,無疑會讓這部潛在的續集成為一個令人期待的項目。 現在,隨著德魯巴里摩爾再次表達她對於製作《綠野仙蹤》續集的渴望,我們不禁要問:觀眾是否準備好再次踏上這條黃磚路,探索一個全新的奧茲國故事?你對於看到西方邪惡女巫試圖奪回她的紅寶石拖鞋的故事感興趣嗎?歡迎在評論中分享你的想法和期待!

Drame

Scandales

Derniers mess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