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néma

為何當代社會仍對雙性戀存在消除現象?

雙性戀恐懼症:探討雙性戀消除及如何成為更好的盟友 在我們的社會中,雙性戀恐懼症似乎是一個無法逃避的現實,即使在LGBTQ+社群內部,有些人也選擇忽略“B”的存在。這種現象,被稱為雙性戀抹消,不僅無視了雙性戀者的存在,也對他們造成了實質的傷害。今年的科切拉音樂節上,公開的雙性戀歌手盧德米拉與她的妻子在舞台上接吻,這一行為再次引發了關於雙性戀意義的討論。 盧德米拉不僅是科切拉主舞台上表演的第一位非裔拉丁女性,這本身就是一項重大的成就,她的行為也挑戰了人們對於雙性戀的刻板印象。然而,社會對於雙性戀的認識仍然充滿了誤解和偏見。有些人認為,與其承認雙性戀的存在,不如將其視為一種過渡期,或者迫使雙性戀者在異性戀和同性戀之間做出選擇。 這種偏見不僅來自異性戀社群,甚至在LGBTQ+社群內部也存在。一些人認為,雙性戀者在進入異性戀關係時就是在“變直”,或者在與同性約會時就完全是同性戀,從而忽視了雙性戀者對兩性的吸引。這種雙性戀抹消的行為,不僅對雙性戀者的身份認同造成了傷害,也使他們在尋求支持和資源時遇到了更多的障礙。 雙性戀抹消的危險不僅在於它對個人的影響,還在於它如何加深了對雙性戀社群的健康不平等。根據GLAAD的報告,雙性戀者比異性戀和同性戀者更有可能經歷焦慮和憂鬱,他們的性傳播疾病診斷率和心臟病風險也更高。這些健康差異的部分原因,是因為雙性戀者往往在尋求幫助時遭到忽視。 那麼,我們作為一個社會,應該如何消除雙性戀抹消呢?首先,我們需要認識到雙性戀者的存在,並尊重他們的身份。當聽到雙性戀恐懼症的言論時,我們應該大聲疾呼,指出這種言論的錯誤。我們也應該避免使用刻板印象來描述雙性戀者,並接受人們對自己身份的定義。 最重要的是,我們需要創造一個包容的環境,讓所有人,無論他們的性取向如何,都能感到被接納和尊重。這意味著在學校、工作場所和社區中推廣對雙性戀的正確認識,並提供必要的支持和資源。只有當我們攜手合作,才能真正消除雙性戀抹消,創造一個對所有人都公平的世界。

Explication du phénomène des homosexuels masculins ayant souvent des frères plus âgés : examen de l'effet de l'ordre de la fraternité

研究顯示有哥哥的男性成為同性戀的機率更高 在最近的研究中,科學家們正在進一步探索一個引人注目的現象:擁有一個或多個哥哥可能會增加男性成為同性戀的機會。這一發現,被稱為“兄弟出生順序效應”,自20世紀90年代以來就已被記錄,並且在全球範圍內得到了觀察和研究。 斯科特·塞梅尼納,一位來自史泰森大學的心理學教授,在接受美國國家公共廣播電台(NPR)的採訪時指出,這種模式不僅在加拿大和美國有記錄,在薩摩亞、墨西哥南部、土耳其和巴西等國家也有所發現。根據塞梅尼納的說法,理論上,男性每多一個哥哥,被男性吸引的可能性就會增加大約33%。 這項研究的結果顯示,那些有一個哥哥的男性,大約有2.6%的機率是同性戀。如果有第二個哥哥,這個機率會再增加33%,達到大約3.5%。而擁有五個哥哥的男性,則有大約8%的機會是同性戀。 這一現象背後的潛在生物學機制已經被研究多年,包括親代染色體的潛在關聯。2022年發表在《性研究雜誌》上的一項研究,透過檢視1940年至1990年間出生的荷蘭超過900萬人的數據,強調了這一相關性。墨爾本大學的研究人員發現,如果一個男人有三個哥哥而不是三個姐姐,他進入同性關係的可能性會增加41%;如果是三個哥哥而不是三個弟弟,這一可能性則會增加80%。 研究作者揚·卡巴泰克向NPR透露,這項發現與先前的研究完全不同,並且他們還發現,女性也存在同樣的關聯。這表明,可能至少部分存在某種生物機制在驅動這些關聯。 儘管這一發現令人驚訝,專家們仍然強調,這所謂的模式只影響大眾中的少數。塞梅尼納指出,「絕大多數有很多哥哥的人仍然會被異性吸引。」這一研究為我們提供了對性取向多樣性的更深層次理解,同時也提醒我們,人類行為和性取向的形成是一個複雜的過程,受到多種因素的影響。

齊格勒斯私生活中的性愛細節曝光

保守派夫婦齊格勒反對公開其性生活細節,但新警方報告揭露更多信息 在當今社會,隱私權與公眾知情權之間的界線日益模糊,特別是當涉及到公眾人物和敏感議題時。最近,克里斯蒂安·齊格勒和布里奇特·齊格勒這對知名的保守派夫婦就成為了這場辯論的中心。他們因反對公開揭露他們私生活中的尷尬細節而出庭,這些細節涉及他們的性生活,引發了廣泛的關注和討論。 這對夫婦在佛羅裡達州的法庭上向法官陳述案情,試圖阻止從克里斯蒂安的iPhone中獲取的大量信息被公開。這些信息是在調查一名薩拉索塔婦女指控克里斯蒂安強姦她的案件中獲得的。雖然薩拉索塔警方最終認定該女子與克里斯蒂安之間的性關係可能是雙方同意的,但這起案件仍然引發了對齊格勒夫婦私生活的廣泛關注。 警方報告中的細節尤其令人震驚,其中包括布里奇特在數字信息中對她丈夫的放蕩言語,以及她在丈夫在薩拉索塔的酒吧尋找三人伴侶時給他指路的情況。這些揭露不僅對齊格勒夫婦造成了巨大的壓力,也對他們的公眾形象造成了損害。克里斯蒂安因此事件被佛羅裡達州共和黨解僱,失去了國家主席的職位。 在法庭上,齊格勒夫婦的律師爭辯說,這些信息應該被視為私人通訊,不應公開。他們主張,即使在刑事調查中,這些談話也可能不會被允許作為證據。然而,新聞媒體的律師和公共記錄倡導者則辯稱,既然案件已經結束,調查中考慮的每一項證據都應該公開。 這場法律鬥爭不僅凸顯了隱私權與公眾知情權之間的緊張關係,也反映了在社交媒體和數字時代,個人隱私的界限越來越難以界定。齊格勒夫婦的案例提醒我們,公眾人物的私生活往往不再是完全私人的,而是成為公眾討論和評論的對象。 隨著這場法律鬥爭的進展,公眾對於如何平衡隱私權和知情權的辯論將持續進行。無論結果如何,齊格勒夫婦的案例都將成為這場辯論中的一個重要參考點。

莎拉·保羅森批評演員發出六頁長的便箋行為

莎拉保羅森 (Sarah Paulson) 斥責演員發送六頁便條 在娛樂圈中,演員間的互動總是充滿了各種故事,而莎拉保羅森(Sarah Paulson)最近在一個播客節目中分享的經歷,無疑又為我們揭開了幕後的另一面。這位因《美國恐怖故事》而聞名的演員,在《智能少》播客中與主持人傑森貝特曼、肖恩海耶斯和威爾阿奈特討論到了關於戲劇表演的話題,以及名人觀眾來到後台與節目明星見面的常見做法。 在討論中,莎拉提到了一次特別的經歷,當時她在外百老匯演出《塔利的愚蠢行為》時,接到了一位前輩演員的“特別關照”。這位前輩就是崔西·霍金斯(Tracy Hawkins),她不僅在莎拉的演出後來到後台提出了自己的看法,甚至在幾天後還發送了一封長達六頁的電子郵件,裡面滿是對莎拉表演的“建議”。 莎拉在播客中回憶說:“她上下打量了我一下,然後說道,‘你的衣服是黃色的。我的是粉紅色的。’”這樣的評論讓莎拉感到困惑,但更讓人震驚的是之後收到的那封長郵件。莎拉說:“我收到了一封長達六頁的電子郵件,裡面有筆記和訊息,內容是她完成這部劇後做了什麼,以及她建議我做什麼。這太令人憤慨了。實在是太離譜了。” 這次經歷無疑讓莎拉印象深刻,她在播客中坦言:“我至今未忘,希望再也不要見到你。”這番話語不僅表達了她對這次不愉快經歷的感受,也間接提醒了大家,在給予同行評價時應該更加謹慎和尊重。 值得一提的是,莎拉保羅森上個月因其在影片《合適的》中的出色表現而獲得了托尼獎提名,這部作品被譽為目前百老匯最好的演出之一。這次提名不僅是對她演技的肯定,也讓這次播客中的分享更添幾分分量。 故事的道德啟示?有時最好將自己的想法留給自己,尤其是在藝術表演這樣主觀性極強的領域。每位藝術家的表達都有其獨特性,尊重和理解應當成為彼此交流的基礎。莎拉保羅森的這次經歷,無疑給了我們許多反思的空間。

探討:揭開人們對雙性戀認識上的盲點

泰勒·湯姆林森在 Netflix 特輯中公開雙性戀身份,探討雙性戀恐懼症和身份認同 在當今社會,雙性戀身份的認同和接受度逐漸提高,但仍然面臨著許多挑戰和誤解。2024年Netflix特輯《Have It All》中,單口喜劇演員泰勒湯姆林森(Taylor Tomlinson)的公開出櫃,不僅是她個人勇氣的展現,也是對雙性戀社群的一種支持和鼓勵。湯姆林森以幽默的方式分享了自己的經歷,但背後反映的是一個更深層的社會現象——雙重擦除。 雙重擦除是指雙性戀者因為當前的約會對象被錯誤地視為異性戀或同性戀,從而在異性戀和酷兒群體中都遭受排斥的情況。這種現象不僅來自社會的刻板印象,也來自於LGBTQ+社群內部的偏見。湯姆林森的經歷提醒我們,即使在看似開放和包容的社群中,雙性戀者仍然面臨著必須證明自己身份合法性的壓力。 這種壓力不僅來自外界的質疑,也來自內心的掙扎。許多雙性戀者在公開場合和私下生活中都感到害怕和不安,擔心自己的性取向不被接受或認為不夠「真實」。這種恐懼和不確定性會導致自我質疑,甚至影響到參與驕傲活動等原本應該是慶祝自我和多元性取向的場合。 然而,正如湯姆林森和許多其他勇敢的雙性戀者所展示的那樣,透過公開談論和分享自己的經歷,可以幫助打破這種循環。這不僅有助於提高社會對雙性戀身份的認識和理解,也為那些仍在掙扎於自我認同的人提供了支持和希望。 蓋洛普於2023年發布的LGBTQ+自我認同數據顯示,雙性戀成年人在LGBTQ+人群中所佔比例最大,這意味著雙性戀者是一個不可忽視的群體。隨著越來越多的人勇敢地公開自己的雙性戀身份,我們有理由相信,社會對於雙性戀的接受度和理解將會逐漸提高。 改變始於理解和接受。我們需要認識到,雙性戀者不需要選邊站,也不需要通過任何形式的「證明」來確認自己的性取向。每個人的性取向都是獨特的,值得尊重和慶祝。正如湯姆林森的特輯所展示的那樣,通過分享和對話,我們可以一起打破刻板印象,創造一個更加開放和包容的社會。

Spectacles télévisés

為何當代社會仍對雙性戀存在消除現象?

雙性戀恐懼症:探討雙性戀消除及如何成為更好的盟友 在我們的社會中,雙性戀恐懼症似乎是一個無法逃避的現實,即使在LGBTQ+社群內部,有些人也選擇忽略“B”的存在。這種現象,被稱為雙性戀抹消,不僅無視了雙性戀者的存在,也對他們造成了實質的傷害。今年的科切拉音樂節上,公開的雙性戀歌手盧德米拉與她的妻子在舞台上接吻,這一行為再次引發了關於雙性戀意義的討論。 盧德米拉不僅是科切拉主舞台上表演的第一位非裔拉丁女性,這本身就是一項重大的成就,她的行為也挑戰了人們對於雙性戀的刻板印象。然而,社會對於雙性戀的認識仍然充滿了誤解和偏見。有些人認為,與其承認雙性戀的存在,不如將其視為一種過渡期,或者迫使雙性戀者在異性戀和同性戀之間做出選擇。 這種偏見不僅來自異性戀社群,甚至在LGBTQ+社群內部也存在。一些人認為,雙性戀者在進入異性戀關係時就是在“變直”,或者在與同性約會時就完全是同性戀,從而忽視了雙性戀者對兩性的吸引。這種雙性戀抹消的行為,不僅對雙性戀者的身份認同造成了傷害,也使他們在尋求支持和資源時遇到了更多的障礙。 雙性戀抹消的危險不僅在於它對個人的影響,還在於它如何加深了對雙性戀社群的健康不平等。根據GLAAD的報告,雙性戀者比異性戀和同性戀者更有可能經歷焦慮和憂鬱,他們的性傳播疾病診斷率和心臟病風險也更高。這些健康差異的部分原因,是因為雙性戀者往往在尋求幫助時遭到忽視。 那麼,我們作為一個社會,應該如何消除雙性戀抹消呢?首先,我們需要認識到雙性戀者的存在,並尊重他們的身份。當聽到雙性戀恐懼症的言論時,我們應該大聲疾呼,指出這種言論的錯誤。我們也應該避免使用刻板印象來描述雙性戀者,並接受人們對自己身份的定義。 最重要的是,我們需要創造一個包容的環境,讓所有人,無論他們的性取向如何,都能感到被接納和尊重。這意味著在學校、工作場所和社區中推廣對雙性戀的正確認識,並提供必要的支持和資源。只有當我們攜手合作,才能真正消除雙性戀抹消,創造一個對所有人都公平的世界。

Explication du phénomène des homosexuels masculins ayant souvent des frères plus âgés : examen de l'effet de l'ordre de la fraternité

研究顯示有哥哥的男性成為同性戀的機率更高 在最近的研究中,科學家們正在進一步探索一個引人注目的現象:擁有一個或多個哥哥可能會增加男性成為同性戀的機會。這一發現,被稱為“兄弟出生順序效應”,自20世紀90年代以來就已被記錄,並且在全球範圍內得到了觀察和研究。 斯科特·塞梅尼納,一位來自史泰森大學的心理學教授,在接受美國國家公共廣播電台(NPR)的採訪時指出,這種模式不僅在加拿大和美國有記錄,在薩摩亞、墨西哥南部、土耳其和巴西等國家也有所發現。根據塞梅尼納的說法,理論上,男性每多一個哥哥,被男性吸引的可能性就會增加大約33%。 這項研究的結果顯示,那些有一個哥哥的男性,大約有2.6%的機率是同性戀。如果有第二個哥哥,這個機率會再增加33%,達到大約3.5%。而擁有五個哥哥的男性,則有大約8%的機會是同性戀。 這一現象背後的潛在生物學機制已經被研究多年,包括親代染色體的潛在關聯。2022年發表在《性研究雜誌》上的一項研究,透過檢視1940年至1990年間出生的荷蘭超過900萬人的數據,強調了這一相關性。墨爾本大學的研究人員發現,如果一個男人有三個哥哥而不是三個姐姐,他進入同性關係的可能性會增加41%;如果是三個哥哥而不是三個弟弟,這一可能性則會增加80%。 研究作者揚·卡巴泰克向NPR透露,這項發現與先前的研究完全不同,並且他們還發現,女性也存在同樣的關聯。這表明,可能至少部分存在某種生物機制在驅動這些關聯。 儘管這一發現令人驚訝,專家們仍然強調,這所謂的模式只影響大眾中的少數。塞梅尼納指出,「絕大多數有很多哥哥的人仍然會被異性吸引。」這一研究為我們提供了對性取向多樣性的更深層次理解,同時也提醒我們,人類行為和性取向的形成是一個複雜的過程,受到多種因素的影響。

齊格勒斯私生活中的性愛細節曝光

保守派夫婦齊格勒反對公開其性生活細節,但新警方報告揭露更多信息 在當今社會,隱私權與公眾知情權之間的界線日益模糊,特別是當涉及到公眾人物和敏感議題時。最近,克里斯蒂安·齊格勒和布里奇特·齊格勒這對知名的保守派夫婦就成為了這場辯論的中心。他們因反對公開揭露他們私生活中的尷尬細節而出庭,這些細節涉及他們的性生活,引發了廣泛的關注和討論。 這對夫婦在佛羅裡達州的法庭上向法官陳述案情,試圖阻止從克里斯蒂安的iPhone中獲取的大量信息被公開。這些信息是在調查一名薩拉索塔婦女指控克里斯蒂安強姦她的案件中獲得的。雖然薩拉索塔警方最終認定該女子與克里斯蒂安之間的性關係可能是雙方同意的,但這起案件仍然引發了對齊格勒夫婦私生活的廣泛關注。 警方報告中的細節尤其令人震驚,其中包括布里奇特在數字信息中對她丈夫的放蕩言語,以及她在丈夫在薩拉索塔的酒吧尋找三人伴侶時給他指路的情況。這些揭露不僅對齊格勒夫婦造成了巨大的壓力,也對他們的公眾形象造成了損害。克里斯蒂安因此事件被佛羅裡達州共和黨解僱,失去了國家主席的職位。 在法庭上,齊格勒夫婦的律師爭辯說,這些信息應該被視為私人通訊,不應公開。他們主張,即使在刑事調查中,這些談話也可能不會被允許作為證據。然而,新聞媒體的律師和公共記錄倡導者則辯稱,既然案件已經結束,調查中考慮的每一項證據都應該公開。 這場法律鬥爭不僅凸顯了隱私權與公眾知情權之間的緊張關係,也反映了在社交媒體和數字時代,個人隱私的界限越來越難以界定。齊格勒夫婦的案例提醒我們,公眾人物的私生活往往不再是完全私人的,而是成為公眾討論和評論的對象。 隨著這場法律鬥爭的進展,公眾對於如何平衡隱私權和知情權的辯論將持續進行。無論結果如何,齊格勒夫婦的案例都將成為這場辯論中的一個重要參考點。

莎拉·保羅森批評演員發出六頁長的便箋行為

莎拉保羅森 (Sarah Paulson) 斥責演員發送六頁便條 在娛樂圈中,演員間的互動總是充滿了各種故事,而莎拉保羅森(Sarah Paulson)最近在一個播客節目中分享的經歷,無疑又為我們揭開了幕後的另一面。這位因《美國恐怖故事》而聞名的演員,在《智能少》播客中與主持人傑森貝特曼、肖恩海耶斯和威爾阿奈特討論到了關於戲劇表演的話題,以及名人觀眾來到後台與節目明星見面的常見做法。 在討論中,莎拉提到了一次特別的經歷,當時她在外百老匯演出《塔利的愚蠢行為》時,接到了一位前輩演員的“特別關照”。這位前輩就是崔西·霍金斯(Tracy Hawkins),她不僅在莎拉的演出後來到後台提出了自己的看法,甚至在幾天後還發送了一封長達六頁的電子郵件,裡面滿是對莎拉表演的“建議”。 莎拉在播客中回憶說:“她上下打量了我一下,然後說道,‘你的衣服是黃色的。我的是粉紅色的。’”這樣的評論讓莎拉感到困惑,但更讓人震驚的是之後收到的那封長郵件。莎拉說:“我收到了一封長達六頁的電子郵件,裡面有筆記和訊息,內容是她完成這部劇後做了什麼,以及她建議我做什麼。這太令人憤慨了。實在是太離譜了。” 這次經歷無疑讓莎拉印象深刻,她在播客中坦言:“我至今未忘,希望再也不要見到你。”這番話語不僅表達了她對這次不愉快經歷的感受,也間接提醒了大家,在給予同行評價時應該更加謹慎和尊重。 值得一提的是,莎拉保羅森上個月因其在影片《合適的》中的出色表現而獲得了托尼獎提名,這部作品被譽為目前百老匯最好的演出之一。這次提名不僅是對她演技的肯定,也讓這次播客中的分享更添幾分分量。 故事的道德啟示?有時最好將自己的想法留給自己,尤其是在藝術表演這樣主觀性極強的領域。每位藝術家的表達都有其獨特性,尊重和理解應當成為彼此交流的基礎。莎拉保羅森的這次經歷,無疑給了我們許多反思的空間。

探討:揭開人們對雙性戀認識上的盲點

泰勒·湯姆林森在 Netflix 特輯中公開雙性戀身份,探討雙性戀恐懼症和身份認同 在當今社會,雙性戀身份的認同和接受度逐漸提高,但仍然面臨著許多挑戰和誤解。2024年Netflix特輯《Have It All》中,單口喜劇演員泰勒湯姆林森(Taylor Tomlinson)的公開出櫃,不僅是她個人勇氣的展現,也是對雙性戀社群的一種支持和鼓勵。湯姆林森以幽默的方式分享了自己的經歷,但背後反映的是一個更深層的社會現象——雙重擦除。 雙重擦除是指雙性戀者因為當前的約會對象被錯誤地視為異性戀或同性戀,從而在異性戀和酷兒群體中都遭受排斥的情況。這種現象不僅來自社會的刻板印象,也來自於LGBTQ+社群內部的偏見。湯姆林森的經歷提醒我們,即使在看似開放和包容的社群中,雙性戀者仍然面臨著必須證明自己身份合法性的壓力。 這種壓力不僅來自外界的質疑,也來自內心的掙扎。許多雙性戀者在公開場合和私下生活中都感到害怕和不安,擔心自己的性取向不被接受或認為不夠「真實」。這種恐懼和不確定性會導致自我質疑,甚至影響到參與驕傲活動等原本應該是慶祝自我和多元性取向的場合。 然而,正如湯姆林森和許多其他勇敢的雙性戀者所展示的那樣,透過公開談論和分享自己的經歷,可以幫助打破這種循環。這不僅有助於提高社會對雙性戀身份的認識和理解,也為那些仍在掙扎於自我認同的人提供了支持和希望。 蓋洛普於2023年發布的LGBTQ+自我認同數據顯示,雙性戀成年人在LGBTQ+人群中所佔比例最大,這意味著雙性戀者是一個不可忽視的群體。隨著越來越多的人勇敢地公開自己的雙性戀身份,我們有理由相信,社會對於雙性戀的接受度和理解將會逐漸提高。 改變始於理解和接受。我們需要認識到,雙性戀者不需要選邊站,也不需要通過任何形式的「證明」來確認自己的性取向。每個人的性取向都是獨特的,值得尊重和慶祝。正如湯姆林森的特輯所展示的那樣,通過分享和對話,我們可以一起打破刻板印象,創造一個更加開放和包容的社會。

Musique

為何當代社會仍對雙性戀存在消除現象?

雙性戀恐懼症:探討雙性戀消除及如何成為更好的盟友 在我們的社會中,雙性戀恐懼症似乎是一個無法逃避的現實,即使在LGBTQ+社群內部,有些人也選擇忽略“B”的存在。這種現象,被稱為雙性戀抹消,不僅無視了雙性戀者的存在,也對他們造成了實質的傷害。今年的科切拉音樂節上,公開的雙性戀歌手盧德米拉與她的妻子在舞台上接吻,這一行為再次引發了關於雙性戀意義的討論。 盧德米拉不僅是科切拉主舞台上表演的第一位非裔拉丁女性,這本身就是一項重大的成就,她的行為也挑戰了人們對於雙性戀的刻板印象。然而,社會對於雙性戀的認識仍然充滿了誤解和偏見。有些人認為,與其承認雙性戀的存在,不如將其視為一種過渡期,或者迫使雙性戀者在異性戀和同性戀之間做出選擇。 這種偏見不僅來自異性戀社群,甚至在LGBTQ+社群內部也存在。一些人認為,雙性戀者在進入異性戀關係時就是在“變直”,或者在與同性約會時就完全是同性戀,從而忽視了雙性戀者對兩性的吸引。這種雙性戀抹消的行為,不僅對雙性戀者的身份認同造成了傷害,也使他們在尋求支持和資源時遇到了更多的障礙。 雙性戀抹消的危險不僅在於它對個人的影響,還在於它如何加深了對雙性戀社群的健康不平等。根據GLAAD的報告,雙性戀者比異性戀和同性戀者更有可能經歷焦慮和憂鬱,他們的性傳播疾病診斷率和心臟病風險也更高。這些健康差異的部分原因,是因為雙性戀者往往在尋求幫助時遭到忽視。 那麼,我們作為一個社會,應該如何消除雙性戀抹消呢?首先,我們需要認識到雙性戀者的存在,並尊重他們的身份。當聽到雙性戀恐懼症的言論時,我們應該大聲疾呼,指出這種言論的錯誤。我們也應該避免使用刻板印象來描述雙性戀者,並接受人們對自己身份的定義。 最重要的是,我們需要創造一個包容的環境,讓所有人,無論他們的性取向如何,都能感到被接納和尊重。這意味著在學校、工作場所和社區中推廣對雙性戀的正確認識,並提供必要的支持和資源。只有當我們攜手合作,才能真正消除雙性戀抹消,創造一個對所有人都公平的世界。

Explication du phénomène des homosexuels masculins ayant souvent des frères plus âgés : examen de l'effet de l'ordre de la fraternité

研究顯示有哥哥的男性成為同性戀的機率更高 在最近的研究中,科學家們正在進一步探索一個引人注目的現象:擁有一個或多個哥哥可能會增加男性成為同性戀的機會。這一發現,被稱為“兄弟出生順序效應”,自20世紀90年代以來就已被記錄,並且在全球範圍內得到了觀察和研究。 斯科特·塞梅尼納,一位來自史泰森大學的心理學教授,在接受美國國家公共廣播電台(NPR)的採訪時指出,這種模式不僅在加拿大和美國有記錄,在薩摩亞、墨西哥南部、土耳其和巴西等國家也有所發現。根據塞梅尼納的說法,理論上,男性每多一個哥哥,被男性吸引的可能性就會增加大約33%。 這項研究的結果顯示,那些有一個哥哥的男性,大約有2.6%的機率是同性戀。如果有第二個哥哥,這個機率會再增加33%,達到大約3.5%。而擁有五個哥哥的男性,則有大約8%的機會是同性戀。 這一現象背後的潛在生物學機制已經被研究多年,包括親代染色體的潛在關聯。2022年發表在《性研究雜誌》上的一項研究,透過檢視1940年至1990年間出生的荷蘭超過900萬人的數據,強調了這一相關性。墨爾本大學的研究人員發現,如果一個男人有三個哥哥而不是三個姐姐,他進入同性關係的可能性會增加41%;如果是三個哥哥而不是三個弟弟,這一可能性則會增加80%。 研究作者揚·卡巴泰克向NPR透露,這項發現與先前的研究完全不同,並且他們還發現,女性也存在同樣的關聯。這表明,可能至少部分存在某種生物機制在驅動這些關聯。 儘管這一發現令人驚訝,專家們仍然強調,這所謂的模式只影響大眾中的少數。塞梅尼納指出,「絕大多數有很多哥哥的人仍然會被異性吸引。」這一研究為我們提供了對性取向多樣性的更深層次理解,同時也提醒我們,人類行為和性取向的形成是一個複雜的過程,受到多種因素的影響。

齊格勒斯私生活中的性愛細節曝光

保守派夫婦齊格勒反對公開其性生活細節,但新警方報告揭露更多信息 在當今社會,隱私權與公眾知情權之間的界線日益模糊,特別是當涉及到公眾人物和敏感議題時。最近,克里斯蒂安·齊格勒和布里奇特·齊格勒這對知名的保守派夫婦就成為了這場辯論的中心。他們因反對公開揭露他們私生活中的尷尬細節而出庭,這些細節涉及他們的性生活,引發了廣泛的關注和討論。 這對夫婦在佛羅裡達州的法庭上向法官陳述案情,試圖阻止從克里斯蒂安的iPhone中獲取的大量信息被公開。這些信息是在調查一名薩拉索塔婦女指控克里斯蒂安強姦她的案件中獲得的。雖然薩拉索塔警方最終認定該女子與克里斯蒂安之間的性關係可能是雙方同意的,但這起案件仍然引發了對齊格勒夫婦私生活的廣泛關注。 警方報告中的細節尤其令人震驚,其中包括布里奇特在數字信息中對她丈夫的放蕩言語,以及她在丈夫在薩拉索塔的酒吧尋找三人伴侶時給他指路的情況。這些揭露不僅對齊格勒夫婦造成了巨大的壓力,也對他們的公眾形象造成了損害。克里斯蒂安因此事件被佛羅裡達州共和黨解僱,失去了國家主席的職位。 在法庭上,齊格勒夫婦的律師爭辯說,這些信息應該被視為私人通訊,不應公開。他們主張,即使在刑事調查中,這些談話也可能不會被允許作為證據。然而,新聞媒體的律師和公共記錄倡導者則辯稱,既然案件已經結束,調查中考慮的每一項證據都應該公開。 這場法律鬥爭不僅凸顯了隱私權與公眾知情權之間的緊張關係,也反映了在社交媒體和數字時代,個人隱私的界限越來越難以界定。齊格勒夫婦的案例提醒我們,公眾人物的私生活往往不再是完全私人的,而是成為公眾討論和評論的對象。 隨著這場法律鬥爭的進展,公眾對於如何平衡隱私權和知情權的辯論將持續進行。無論結果如何,齊格勒夫婦的案例都將成為這場辯論中的一個重要參考點。

莎拉·保羅森批評演員發出六頁長的便箋行為

莎拉保羅森 (Sarah Paulson) 斥責演員發送六頁便條 在娛樂圈中,演員間的互動總是充滿了各種故事,而莎拉保羅森(Sarah Paulson)最近在一個播客節目中分享的經歷,無疑又為我們揭開了幕後的另一面。這位因《美國恐怖故事》而聞名的演員,在《智能少》播客中與主持人傑森貝特曼、肖恩海耶斯和威爾阿奈特討論到了關於戲劇表演的話題,以及名人觀眾來到後台與節目明星見面的常見做法。 在討論中,莎拉提到了一次特別的經歷,當時她在外百老匯演出《塔利的愚蠢行為》時,接到了一位前輩演員的“特別關照”。這位前輩就是崔西·霍金斯(Tracy Hawkins),她不僅在莎拉的演出後來到後台提出了自己的看法,甚至在幾天後還發送了一封長達六頁的電子郵件,裡面滿是對莎拉表演的“建議”。 莎拉在播客中回憶說:“她上下打量了我一下,然後說道,‘你的衣服是黃色的。我的是粉紅色的。’”這樣的評論讓莎拉感到困惑,但更讓人震驚的是之後收到的那封長郵件。莎拉說:“我收到了一封長達六頁的電子郵件,裡面有筆記和訊息,內容是她完成這部劇後做了什麼,以及她建議我做什麼。這太令人憤慨了。實在是太離譜了。” 這次經歷無疑讓莎拉印象深刻,她在播客中坦言:“我至今未忘,希望再也不要見到你。”這番話語不僅表達了她對這次不愉快經歷的感受,也間接提醒了大家,在給予同行評價時應該更加謹慎和尊重。 值得一提的是,莎拉保羅森上個月因其在影片《合適的》中的出色表現而獲得了托尼獎提名,這部作品被譽為目前百老匯最好的演出之一。這次提名不僅是對她演技的肯定,也讓這次播客中的分享更添幾分分量。 故事的道德啟示?有時最好將自己的想法留給自己,尤其是在藝術表演這樣主觀性極強的領域。每位藝術家的表達都有其獨特性,尊重和理解應當成為彼此交流的基礎。莎拉保羅森的這次經歷,無疑給了我們許多反思的空間。

探討:揭開人們對雙性戀認識上的盲點

泰勒·湯姆林森在 Netflix 特輯中公開雙性戀身份,探討雙性戀恐懼症和身份認同 在當今社會,雙性戀身份的認同和接受度逐漸提高,但仍然面臨著許多挑戰和誤解。2024年Netflix特輯《Have It All》中,單口喜劇演員泰勒湯姆林森(Taylor Tomlinson)的公開出櫃,不僅是她個人勇氣的展現,也是對雙性戀社群的一種支持和鼓勵。湯姆林森以幽默的方式分享了自己的經歷,但背後反映的是一個更深層的社會現象——雙重擦除。 雙重擦除是指雙性戀者因為當前的約會對象被錯誤地視為異性戀或同性戀,從而在異性戀和酷兒群體中都遭受排斥的情況。這種現象不僅來自社會的刻板印象,也來自於LGBTQ+社群內部的偏見。湯姆林森的經歷提醒我們,即使在看似開放和包容的社群中,雙性戀者仍然面臨著必須證明自己身份合法性的壓力。 這種壓力不僅來自外界的質疑,也來自內心的掙扎。許多雙性戀者在公開場合和私下生活中都感到害怕和不安,擔心自己的性取向不被接受或認為不夠「真實」。這種恐懼和不確定性會導致自我質疑,甚至影響到參與驕傲活動等原本應該是慶祝自我和多元性取向的場合。 然而,正如湯姆林森和許多其他勇敢的雙性戀者所展示的那樣,透過公開談論和分享自己的經歷,可以幫助打破這種循環。這不僅有助於提高社會對雙性戀身份的認識和理解,也為那些仍在掙扎於自我認同的人提供了支持和希望。 蓋洛普於2023年發布的LGBTQ+自我認同數據顯示,雙性戀成年人在LGBTQ+人群中所佔比例最大,這意味著雙性戀者是一個不可忽視的群體。隨著越來越多的人勇敢地公開自己的雙性戀身份,我們有理由相信,社會對於雙性戀的接受度和理解將會逐漸提高。 改變始於理解和接受。我們需要認識到,雙性戀者不需要選邊站,也不需要通過任何形式的「證明」來確認自己的性取向。每個人的性取向都是獨特的,值得尊重和慶祝。正如湯姆林森的特輯所展示的那樣,通過分享和對話,我們可以一起打破刻板印象,創造一個更加開放和包容的社會。

Célébrités

為何當代社會仍對雙性戀存在消除現象?

雙性戀恐懼症:探討雙性戀消除及如何成為更好的盟友 在我們的社會中,雙性戀恐懼症似乎是一個無法逃避的現實,即使在LGBTQ+社群內部,有些人也選擇忽略“B”的存在。這種現象,被稱為雙性戀抹消,不僅無視了雙性戀者的存在,也對他們造成了實質的傷害。今年的科切拉音樂節上,公開的雙性戀歌手盧德米拉與她的妻子在舞台上接吻,這一行為再次引發了關於雙性戀意義的討論。 盧德米拉不僅是科切拉主舞台上表演的第一位非裔拉丁女性,這本身就是一項重大的成就,她的行為也挑戰了人們對於雙性戀的刻板印象。然而,社會對於雙性戀的認識仍然充滿了誤解和偏見。有些人認為,與其承認雙性戀的存在,不如將其視為一種過渡期,或者迫使雙性戀者在異性戀和同性戀之間做出選擇。 這種偏見不僅來自異性戀社群,甚至在LGBTQ+社群內部也存在。一些人認為,雙性戀者在進入異性戀關係時就是在“變直”,或者在與同性約會時就完全是同性戀,從而忽視了雙性戀者對兩性的吸引。這種雙性戀抹消的行為,不僅對雙性戀者的身份認同造成了傷害,也使他們在尋求支持和資源時遇到了更多的障礙。 雙性戀抹消的危險不僅在於它對個人的影響,還在於它如何加深了對雙性戀社群的健康不平等。根據GLAAD的報告,雙性戀者比異性戀和同性戀者更有可能經歷焦慮和憂鬱,他們的性傳播疾病診斷率和心臟病風險也更高。這些健康差異的部分原因,是因為雙性戀者往往在尋求幫助時遭到忽視。 那麼,我們作為一個社會,應該如何消除雙性戀抹消呢?首先,我們需要認識到雙性戀者的存在,並尊重他們的身份。當聽到雙性戀恐懼症的言論時,我們應該大聲疾呼,指出這種言論的錯誤。我們也應該避免使用刻板印象來描述雙性戀者,並接受人們對自己身份的定義。 最重要的是,我們需要創造一個包容的環境,讓所有人,無論他們的性取向如何,都能感到被接納和尊重。這意味著在學校、工作場所和社區中推廣對雙性戀的正確認識,並提供必要的支持和資源。只有當我們攜手合作,才能真正消除雙性戀抹消,創造一個對所有人都公平的世界。

Explication du phénomène des homosexuels masculins ayant souvent des frères plus âgés : examen de l'effet de l'ordre de la fraternité

研究顯示有哥哥的男性成為同性戀的機率更高 在最近的研究中,科學家們正在進一步探索一個引人注目的現象:擁有一個或多個哥哥可能會增加男性成為同性戀的機會。這一發現,被稱為“兄弟出生順序效應”,自20世紀90年代以來就已被記錄,並且在全球範圍內得到了觀察和研究。 斯科特·塞梅尼納,一位來自史泰森大學的心理學教授,在接受美國國家公共廣播電台(NPR)的採訪時指出,這種模式不僅在加拿大和美國有記錄,在薩摩亞、墨西哥南部、土耳其和巴西等國家也有所發現。根據塞梅尼納的說法,理論上,男性每多一個哥哥,被男性吸引的可能性就會增加大約33%。 這項研究的結果顯示,那些有一個哥哥的男性,大約有2.6%的機率是同性戀。如果有第二個哥哥,這個機率會再增加33%,達到大約3.5%。而擁有五個哥哥的男性,則有大約8%的機會是同性戀。 這一現象背後的潛在生物學機制已經被研究多年,包括親代染色體的潛在關聯。2022年發表在《性研究雜誌》上的一項研究,透過檢視1940年至1990年間出生的荷蘭超過900萬人的數據,強調了這一相關性。墨爾本大學的研究人員發現,如果一個男人有三個哥哥而不是三個姐姐,他進入同性關係的可能性會增加41%;如果是三個哥哥而不是三個弟弟,這一可能性則會增加80%。 研究作者揚·卡巴泰克向NPR透露,這項發現與先前的研究完全不同,並且他們還發現,女性也存在同樣的關聯。這表明,可能至少部分存在某種生物機制在驅動這些關聯。 儘管這一發現令人驚訝,專家們仍然強調,這所謂的模式只影響大眾中的少數。塞梅尼納指出,「絕大多數有很多哥哥的人仍然會被異性吸引。」這一研究為我們提供了對性取向多樣性的更深層次理解,同時也提醒我們,人類行為和性取向的形成是一個複雜的過程,受到多種因素的影響。

齊格勒斯私生活中的性愛細節曝光

保守派夫婦齊格勒反對公開其性生活細節,但新警方報告揭露更多信息 在當今社會,隱私權與公眾知情權之間的界線日益模糊,特別是當涉及到公眾人物和敏感議題時。最近,克里斯蒂安·齊格勒和布里奇特·齊格勒這對知名的保守派夫婦就成為了這場辯論的中心。他們因反對公開揭露他們私生活中的尷尬細節而出庭,這些細節涉及他們的性生活,引發了廣泛的關注和討論。 這對夫婦在佛羅裡達州的法庭上向法官陳述案情,試圖阻止從克里斯蒂安的iPhone中獲取的大量信息被公開。這些信息是在調查一名薩拉索塔婦女指控克里斯蒂安強姦她的案件中獲得的。雖然薩拉索塔警方最終認定該女子與克里斯蒂安之間的性關係可能是雙方同意的,但這起案件仍然引發了對齊格勒夫婦私生活的廣泛關注。 警方報告中的細節尤其令人震驚,其中包括布里奇特在數字信息中對她丈夫的放蕩言語,以及她在丈夫在薩拉索塔的酒吧尋找三人伴侶時給他指路的情況。這些揭露不僅對齊格勒夫婦造成了巨大的壓力,也對他們的公眾形象造成了損害。克里斯蒂安因此事件被佛羅裡達州共和黨解僱,失去了國家主席的職位。 在法庭上,齊格勒夫婦的律師爭辯說,這些信息應該被視為私人通訊,不應公開。他們主張,即使在刑事調查中,這些談話也可能不會被允許作為證據。然而,新聞媒體的律師和公共記錄倡導者則辯稱,既然案件已經結束,調查中考慮的每一項證據都應該公開。 這場法律鬥爭不僅凸顯了隱私權與公眾知情權之間的緊張關係,也反映了在社交媒體和數字時代,個人隱私的界限越來越難以界定。齊格勒夫婦的案例提醒我們,公眾人物的私生活往往不再是完全私人的,而是成為公眾討論和評論的對象。 隨著這場法律鬥爭的進展,公眾對於如何平衡隱私權和知情權的辯論將持續進行。無論結果如何,齊格勒夫婦的案例都將成為這場辯論中的一個重要參考點。

莎拉·保羅森批評演員發出六頁長的便箋行為

莎拉保羅森 (Sarah Paulson) 斥責演員發送六頁便條 在娛樂圈中,演員間的互動總是充滿了各種故事,而莎拉保羅森(Sarah Paulson)最近在一個播客節目中分享的經歷,無疑又為我們揭開了幕後的另一面。這位因《美國恐怖故事》而聞名的演員,在《智能少》播客中與主持人傑森貝特曼、肖恩海耶斯和威爾阿奈特討論到了關於戲劇表演的話題,以及名人觀眾來到後台與節目明星見面的常見做法。 在討論中,莎拉提到了一次特別的經歷,當時她在外百老匯演出《塔利的愚蠢行為》時,接到了一位前輩演員的“特別關照”。這位前輩就是崔西·霍金斯(Tracy Hawkins),她不僅在莎拉的演出後來到後台提出了自己的看法,甚至在幾天後還發送了一封長達六頁的電子郵件,裡面滿是對莎拉表演的“建議”。 莎拉在播客中回憶說:“她上下打量了我一下,然後說道,‘你的衣服是黃色的。我的是粉紅色的。’”這樣的評論讓莎拉感到困惑,但更讓人震驚的是之後收到的那封長郵件。莎拉說:“我收到了一封長達六頁的電子郵件,裡面有筆記和訊息,內容是她完成這部劇後做了什麼,以及她建議我做什麼。這太令人憤慨了。實在是太離譜了。” 這次經歷無疑讓莎拉印象深刻,她在播客中坦言:“我至今未忘,希望再也不要見到你。”這番話語不僅表達了她對這次不愉快經歷的感受,也間接提醒了大家,在給予同行評價時應該更加謹慎和尊重。 值得一提的是,莎拉保羅森上個月因其在影片《合適的》中的出色表現而獲得了托尼獎提名,這部作品被譽為目前百老匯最好的演出之一。這次提名不僅是對她演技的肯定,也讓這次播客中的分享更添幾分分量。 故事的道德啟示?有時最好將自己的想法留給自己,尤其是在藝術表演這樣主觀性極強的領域。每位藝術家的表達都有其獨特性,尊重和理解應當成為彼此交流的基礎。莎拉保羅森的這次經歷,無疑給了我們許多反思的空間。

探討:揭開人們對雙性戀認識上的盲點

泰勒·湯姆林森在 Netflix 特輯中公開雙性戀身份,探討雙性戀恐懼症和身份認同 在當今社會,雙性戀身份的認同和接受度逐漸提高,但仍然面臨著許多挑戰和誤解。2024年Netflix特輯《Have It All》中,單口喜劇演員泰勒湯姆林森(Taylor Tomlinson)的公開出櫃,不僅是她個人勇氣的展現,也是對雙性戀社群的一種支持和鼓勵。湯姆林森以幽默的方式分享了自己的經歷,但背後反映的是一個更深層的社會現象——雙重擦除。 雙重擦除是指雙性戀者因為當前的約會對象被錯誤地視為異性戀或同性戀,從而在異性戀和酷兒群體中都遭受排斥的情況。這種現象不僅來自社會的刻板印象,也來自於LGBTQ+社群內部的偏見。湯姆林森的經歷提醒我們,即使在看似開放和包容的社群中,雙性戀者仍然面臨著必須證明自己身份合法性的壓力。 這種壓力不僅來自外界的質疑,也來自內心的掙扎。許多雙性戀者在公開場合和私下生活中都感到害怕和不安,擔心自己的性取向不被接受或認為不夠「真實」。這種恐懼和不確定性會導致自我質疑,甚至影響到參與驕傲活動等原本應該是慶祝自我和多元性取向的場合。 然而,正如湯姆林森和許多其他勇敢的雙性戀者所展示的那樣,透過公開談論和分享自己的經歷,可以幫助打破這種循環。這不僅有助於提高社會對雙性戀身份的認識和理解,也為那些仍在掙扎於自我認同的人提供了支持和希望。 蓋洛普於2023年發布的LGBTQ+自我認同數據顯示,雙性戀成年人在LGBTQ+人群中所佔比例最大,這意味著雙性戀者是一個不可忽視的群體。隨著越來越多的人勇敢地公開自己的雙性戀身份,我們有理由相信,社會對於雙性戀的接受度和理解將會逐漸提高。 改變始於理解和接受。我們需要認識到,雙性戀者不需要選邊站,也不需要通過任何形式的「證明」來確認自己的性取向。每個人的性取向都是獨特的,值得尊重和慶祝。正如湯姆林森的特輯所展示的那樣,通過分享和對話,我們可以一起打破刻板印象,創造一個更加開放和包容的社會。

Scandales

為何當代社會仍對雙性戀存在消除現象?

雙性戀恐懼症:探討雙性戀消除及如何成為更好的盟友 在我們的社會中,雙性戀恐懼症似乎是一個無法逃避的現實,即使在LGBTQ+社群內部,有些人也選擇忽略“B”的存在。這種現象,被稱為雙性戀抹消,不僅無視了雙性戀者的存在,也對他們造成了實質的傷害。今年的科切拉音樂節上,公開的雙性戀歌手盧德米拉與她的妻子在舞台上接吻,這一行為再次引發了關於雙性戀意義的討論。 盧德米拉不僅是科切拉主舞台上表演的第一位非裔拉丁女性,這本身就是一項重大的成就,她的行為也挑戰了人們對於雙性戀的刻板印象。然而,社會對於雙性戀的認識仍然充滿了誤解和偏見。有些人認為,與其承認雙性戀的存在,不如將其視為一種過渡期,或者迫使雙性戀者在異性戀和同性戀之間做出選擇。 這種偏見不僅來自異性戀社群,甚至在LGBTQ+社群內部也存在。一些人認為,雙性戀者在進入異性戀關係時就是在“變直”,或者在與同性約會時就完全是同性戀,從而忽視了雙性戀者對兩性的吸引。這種雙性戀抹消的行為,不僅對雙性戀者的身份認同造成了傷害,也使他們在尋求支持和資源時遇到了更多的障礙。 雙性戀抹消的危險不僅在於它對個人的影響,還在於它如何加深了對雙性戀社群的健康不平等。根據GLAAD的報告,雙性戀者比異性戀和同性戀者更有可能經歷焦慮和憂鬱,他們的性傳播疾病診斷率和心臟病風險也更高。這些健康差異的部分原因,是因為雙性戀者往往在尋求幫助時遭到忽視。 那麼,我們作為一個社會,應該如何消除雙性戀抹消呢?首先,我們需要認識到雙性戀者的存在,並尊重他們的身份。當聽到雙性戀恐懼症的言論時,我們應該大聲疾呼,指出這種言論的錯誤。我們也應該避免使用刻板印象來描述雙性戀者,並接受人們對自己身份的定義。 最重要的是,我們需要創造一個包容的環境,讓所有人,無論他們的性取向如何,都能感到被接納和尊重。這意味著在學校、工作場所和社區中推廣對雙性戀的正確認識,並提供必要的支持和資源。只有當我們攜手合作,才能真正消除雙性戀抹消,創造一個對所有人都公平的世界。

Explication du phénomène des homosexuels masculins ayant souvent des frères plus âgés : examen de l'effet de l'ordre de la fraternité

研究顯示有哥哥的男性成為同性戀的機率更高 在最近的研究中,科學家們正在進一步探索一個引人注目的現象:擁有一個或多個哥哥可能會增加男性成為同性戀的機會。這一發現,被稱為“兄弟出生順序效應”,自20世紀90年代以來就已被記錄,並且在全球範圍內得到了觀察和研究。 斯科特·塞梅尼納,一位來自史泰森大學的心理學教授,在接受美國國家公共廣播電台(NPR)的採訪時指出,這種模式不僅在加拿大和美國有記錄,在薩摩亞、墨西哥南部、土耳其和巴西等國家也有所發現。根據塞梅尼納的說法,理論上,男性每多一個哥哥,被男性吸引的可能性就會增加大約33%。 這項研究的結果顯示,那些有一個哥哥的男性,大約有2.6%的機率是同性戀。如果有第二個哥哥,這個機率會再增加33%,達到大約3.5%。而擁有五個哥哥的男性,則有大約8%的機會是同性戀。 這一現象背後的潛在生物學機制已經被研究多年,包括親代染色體的潛在關聯。2022年發表在《性研究雜誌》上的一項研究,透過檢視1940年至1990年間出生的荷蘭超過900萬人的數據,強調了這一相關性。墨爾本大學的研究人員發現,如果一個男人有三個哥哥而不是三個姐姐,他進入同性關係的可能性會增加41%;如果是三個哥哥而不是三個弟弟,這一可能性則會增加80%。 研究作者揚·卡巴泰克向NPR透露,這項發現與先前的研究完全不同,並且他們還發現,女性也存在同樣的關聯。這表明,可能至少部分存在某種生物機制在驅動這些關聯。 儘管這一發現令人驚訝,專家們仍然強調,這所謂的模式只影響大眾中的少數。塞梅尼納指出,「絕大多數有很多哥哥的人仍然會被異性吸引。」這一研究為我們提供了對性取向多樣性的更深層次理解,同時也提醒我們,人類行為和性取向的形成是一個複雜的過程,受到多種因素的影響。

齊格勒斯私生活中的性愛細節曝光

保守派夫婦齊格勒反對公開其性生活細節,但新警方報告揭露更多信息 在當今社會,隱私權與公眾知情權之間的界線日益模糊,特別是當涉及到公眾人物和敏感議題時。最近,克里斯蒂安·齊格勒和布里奇特·齊格勒這對知名的保守派夫婦就成為了這場辯論的中心。他們因反對公開揭露他們私生活中的尷尬細節而出庭,這些細節涉及他們的性生活,引發了廣泛的關注和討論。 這對夫婦在佛羅裡達州的法庭上向法官陳述案情,試圖阻止從克里斯蒂安的iPhone中獲取的大量信息被公開。這些信息是在調查一名薩拉索塔婦女指控克里斯蒂安強姦她的案件中獲得的。雖然薩拉索塔警方最終認定該女子與克里斯蒂安之間的性關係可能是雙方同意的,但這起案件仍然引發了對齊格勒夫婦私生活的廣泛關注。 警方報告中的細節尤其令人震驚,其中包括布里奇特在數字信息中對她丈夫的放蕩言語,以及她在丈夫在薩拉索塔的酒吧尋找三人伴侶時給他指路的情況。這些揭露不僅對齊格勒夫婦造成了巨大的壓力,也對他們的公眾形象造成了損害。克里斯蒂安因此事件被佛羅裡達州共和黨解僱,失去了國家主席的職位。 在法庭上,齊格勒夫婦的律師爭辯說,這些信息應該被視為私人通訊,不應公開。他們主張,即使在刑事調查中,這些談話也可能不會被允許作為證據。然而,新聞媒體的律師和公共記錄倡導者則辯稱,既然案件已經結束,調查中考慮的每一項證據都應該公開。 這場法律鬥爭不僅凸顯了隱私權與公眾知情權之間的緊張關係,也反映了在社交媒體和數字時代,個人隱私的界限越來越難以界定。齊格勒夫婦的案例提醒我們,公眾人物的私生活往往不再是完全私人的,而是成為公眾討論和評論的對象。 隨著這場法律鬥爭的進展,公眾對於如何平衡隱私權和知情權的辯論將持續進行。無論結果如何,齊格勒夫婦的案例都將成為這場辯論中的一個重要參考點。

莎拉·保羅森批評演員發出六頁長的便箋行為

莎拉保羅森 (Sarah Paulson) 斥責演員發送六頁便條 在娛樂圈中,演員間的互動總是充滿了各種故事,而莎拉保羅森(Sarah Paulson)最近在一個播客節目中分享的經歷,無疑又為我們揭開了幕後的另一面。這位因《美國恐怖故事》而聞名的演員,在《智能少》播客中與主持人傑森貝特曼、肖恩海耶斯和威爾阿奈特討論到了關於戲劇表演的話題,以及名人觀眾來到後台與節目明星見面的常見做法。 在討論中,莎拉提到了一次特別的經歷,當時她在外百老匯演出《塔利的愚蠢行為》時,接到了一位前輩演員的“特別關照”。這位前輩就是崔西·霍金斯(Tracy Hawkins),她不僅在莎拉的演出後來到後台提出了自己的看法,甚至在幾天後還發送了一封長達六頁的電子郵件,裡面滿是對莎拉表演的“建議”。 莎拉在播客中回憶說:“她上下打量了我一下,然後說道,‘你的衣服是黃色的。我的是粉紅色的。’”這樣的評論讓莎拉感到困惑,但更讓人震驚的是之後收到的那封長郵件。莎拉說:“我收到了一封長達六頁的電子郵件,裡面有筆記和訊息,內容是她完成這部劇後做了什麼,以及她建議我做什麼。這太令人憤慨了。實在是太離譜了。” 這次經歷無疑讓莎拉印象深刻,她在播客中坦言:“我至今未忘,希望再也不要見到你。”這番話語不僅表達了她對這次不愉快經歷的感受,也間接提醒了大家,在給予同行評價時應該更加謹慎和尊重。 值得一提的是,莎拉保羅森上個月因其在影片《合適的》中的出色表現而獲得了托尼獎提名,這部作品被譽為目前百老匯最好的演出之一。這次提名不僅是對她演技的肯定,也讓這次播客中的分享更添幾分分量。 故事的道德啟示?有時最好將自己的想法留給自己,尤其是在藝術表演這樣主觀性極強的領域。每位藝術家的表達都有其獨特性,尊重和理解應當成為彼此交流的基礎。莎拉保羅森的這次經歷,無疑給了我們許多反思的空間。

探討:揭開人們對雙性戀認識上的盲點

泰勒·湯姆林森在 Netflix 特輯中公開雙性戀身份,探討雙性戀恐懼症和身份認同 在當今社會,雙性戀身份的認同和接受度逐漸提高,但仍然面臨著許多挑戰和誤解。2024年Netflix特輯《Have It All》中,單口喜劇演員泰勒湯姆林森(Taylor Tomlinson)的公開出櫃,不僅是她個人勇氣的展現,也是對雙性戀社群的一種支持和鼓勵。湯姆林森以幽默的方式分享了自己的經歷,但背後反映的是一個更深層的社會現象——雙重擦除。 雙重擦除是指雙性戀者因為當前的約會對象被錯誤地視為異性戀或同性戀,從而在異性戀和酷兒群體中都遭受排斥的情況。這種現象不僅來自社會的刻板印象,也來自於LGBTQ+社群內部的偏見。湯姆林森的經歷提醒我們,即使在看似開放和包容的社群中,雙性戀者仍然面臨著必須證明自己身份合法性的壓力。 這種壓力不僅來自外界的質疑,也來自內心的掙扎。許多雙性戀者在公開場合和私下生活中都感到害怕和不安,擔心自己的性取向不被接受或認為不夠「真實」。這種恐懼和不確定性會導致自我質疑,甚至影響到參與驕傲活動等原本應該是慶祝自我和多元性取向的場合。 然而,正如湯姆林森和許多其他勇敢的雙性戀者所展示的那樣,透過公開談論和分享自己的經歷,可以幫助打破這種循環。這不僅有助於提高社會對雙性戀身份的認識和理解,也為那些仍在掙扎於自我認同的人提供了支持和希望。 蓋洛普於2023年發布的LGBTQ+自我認同數據顯示,雙性戀成年人在LGBTQ+人群中所佔比例最大,這意味著雙性戀者是一個不可忽視的群體。隨著越來越多的人勇敢地公開自己的雙性戀身份,我們有理由相信,社會對於雙性戀的接受度和理解將會逐漸提高。 改變始於理解和接受。我們需要認識到,雙性戀者不需要選邊站,也不需要通過任何形式的「證明」來確認自己的性取向。每個人的性取向都是獨特的,值得尊重和慶祝。正如湯姆林森的特輯所展示的那樣,通過分享和對話,我們可以一起打破刻板印象,創造一個更加開放和包容的社會。

Drame

為何當代社會仍對雙性戀存在消除現象?

雙性戀恐懼症:探討雙性戀消除及如何成為更好的盟友 在我們的社會中,雙性戀恐懼症似乎是一個無法逃避的現實,即使在LGBTQ+社群內部,有些人也選擇忽略“B”的存在。這種現象,被稱為雙性戀抹消,不僅無視了雙性戀者的存在,也對他們造成了實質的傷害。今年的科切拉音樂節上,公開的雙性戀歌手盧德米拉與她的妻子在舞台上接吻,這一行為再次引發了關於雙性戀意義的討論。 盧德米拉不僅是科切拉主舞台上表演的第一位非裔拉丁女性,這本身就是一項重大的成就,她的行為也挑戰了人們對於雙性戀的刻板印象。然而,社會對於雙性戀的認識仍然充滿了誤解和偏見。有些人認為,與其承認雙性戀的存在,不如將其視為一種過渡期,或者迫使雙性戀者在異性戀和同性戀之間做出選擇。 這種偏見不僅來自異性戀社群,甚至在LGBTQ+社群內部也存在。一些人認為,雙性戀者在進入異性戀關係時就是在“變直”,或者在與同性約會時就完全是同性戀,從而忽視了雙性戀者對兩性的吸引。這種雙性戀抹消的行為,不僅對雙性戀者的身份認同造成了傷害,也使他們在尋求支持和資源時遇到了更多的障礙。 雙性戀抹消的危險不僅在於它對個人的影響,還在於它如何加深了對雙性戀社群的健康不平等。根據GLAAD的報告,雙性戀者比異性戀和同性戀者更有可能經歷焦慮和憂鬱,他們的性傳播疾病診斷率和心臟病風險也更高。這些健康差異的部分原因,是因為雙性戀者往往在尋求幫助時遭到忽視。 那麼,我們作為一個社會,應該如何消除雙性戀抹消呢?首先,我們需要認識到雙性戀者的存在,並尊重他們的身份。當聽到雙性戀恐懼症的言論時,我們應該大聲疾呼,指出這種言論的錯誤。我們也應該避免使用刻板印象來描述雙性戀者,並接受人們對自己身份的定義。 最重要的是,我們需要創造一個包容的環境,讓所有人,無論他們的性取向如何,都能感到被接納和尊重。這意味著在學校、工作場所和社區中推廣對雙性戀的正確認識,並提供必要的支持和資源。只有當我們攜手合作,才能真正消除雙性戀抹消,創造一個對所有人都公平的世界。

Explication du phénomène des homosexuels masculins ayant souvent des frères plus âgés : examen de l'effet de l'ordre de la fraternité

研究顯示有哥哥的男性成為同性戀的機率更高 在最近的研究中,科學家們正在進一步探索一個引人注目的現象:擁有一個或多個哥哥可能會增加男性成為同性戀的機會。這一發現,被稱為“兄弟出生順序效應”,自20世紀90年代以來就已被記錄,並且在全球範圍內得到了觀察和研究。 斯科特·塞梅尼納,一位來自史泰森大學的心理學教授,在接受美國國家公共廣播電台(NPR)的採訪時指出,這種模式不僅在加拿大和美國有記錄,在薩摩亞、墨西哥南部、土耳其和巴西等國家也有所發現。根據塞梅尼納的說法,理論上,男性每多一個哥哥,被男性吸引的可能性就會增加大約33%。 這項研究的結果顯示,那些有一個哥哥的男性,大約有2.6%的機率是同性戀。如果有第二個哥哥,這個機率會再增加33%,達到大約3.5%。而擁有五個哥哥的男性,則有大約8%的機會是同性戀。 這一現象背後的潛在生物學機制已經被研究多年,包括親代染色體的潛在關聯。2022年發表在《性研究雜誌》上的一項研究,透過檢視1940年至1990年間出生的荷蘭超過900萬人的數據,強調了這一相關性。墨爾本大學的研究人員發現,如果一個男人有三個哥哥而不是三個姐姐,他進入同性關係的可能性會增加41%;如果是三個哥哥而不是三個弟弟,這一可能性則會增加80%。 研究作者揚·卡巴泰克向NPR透露,這項發現與先前的研究完全不同,並且他們還發現,女性也存在同樣的關聯。這表明,可能至少部分存在某種生物機制在驅動這些關聯。 儘管這一發現令人驚訝,專家們仍然強調,這所謂的模式只影響大眾中的少數。塞梅尼納指出,「絕大多數有很多哥哥的人仍然會被異性吸引。」這一研究為我們提供了對性取向多樣性的更深層次理解,同時也提醒我們,人類行為和性取向的形成是一個複雜的過程,受到多種因素的影響。

齊格勒斯私生活中的性愛細節曝光

保守派夫婦齊格勒反對公開其性生活細節,但新警方報告揭露更多信息 在當今社會,隱私權與公眾知情權之間的界線日益模糊,特別是當涉及到公眾人物和敏感議題時。最近,克里斯蒂安·齊格勒和布里奇特·齊格勒這對知名的保守派夫婦就成為了這場辯論的中心。他們因反對公開揭露他們私生活中的尷尬細節而出庭,這些細節涉及他們的性生活,引發了廣泛的關注和討論。 這對夫婦在佛羅裡達州的法庭上向法官陳述案情,試圖阻止從克里斯蒂安的iPhone中獲取的大量信息被公開。這些信息是在調查一名薩拉索塔婦女指控克里斯蒂安強姦她的案件中獲得的。雖然薩拉索塔警方最終認定該女子與克里斯蒂安之間的性關係可能是雙方同意的,但這起案件仍然引發了對齊格勒夫婦私生活的廣泛關注。 警方報告中的細節尤其令人震驚,其中包括布里奇特在數字信息中對她丈夫的放蕩言語,以及她在丈夫在薩拉索塔的酒吧尋找三人伴侶時給他指路的情況。這些揭露不僅對齊格勒夫婦造成了巨大的壓力,也對他們的公眾形象造成了損害。克里斯蒂安因此事件被佛羅裡達州共和黨解僱,失去了國家主席的職位。 在法庭上,齊格勒夫婦的律師爭辯說,這些信息應該被視為私人通訊,不應公開。他們主張,即使在刑事調查中,這些談話也可能不會被允許作為證據。然而,新聞媒體的律師和公共記錄倡導者則辯稱,既然案件已經結束,調查中考慮的每一項證據都應該公開。 這場法律鬥爭不僅凸顯了隱私權與公眾知情權之間的緊張關係,也反映了在社交媒體和數字時代,個人隱私的界限越來越難以界定。齊格勒夫婦的案例提醒我們,公眾人物的私生活往往不再是完全私人的,而是成為公眾討論和評論的對象。 隨著這場法律鬥爭的進展,公眾對於如何平衡隱私權和知情權的辯論將持續進行。無論結果如何,齊格勒夫婦的案例都將成為這場辯論中的一個重要參考點。

莎拉·保羅森批評演員發出六頁長的便箋行為

莎拉保羅森 (Sarah Paulson) 斥責演員發送六頁便條 在娛樂圈中,演員間的互動總是充滿了各種故事,而莎拉保羅森(Sarah Paulson)最近在一個播客節目中分享的經歷,無疑又為我們揭開了幕後的另一面。這位因《美國恐怖故事》而聞名的演員,在《智能少》播客中與主持人傑森貝特曼、肖恩海耶斯和威爾阿奈特討論到了關於戲劇表演的話題,以及名人觀眾來到後台與節目明星見面的常見做法。 在討論中,莎拉提到了一次特別的經歷,當時她在外百老匯演出《塔利的愚蠢行為》時,接到了一位前輩演員的“特別關照”。這位前輩就是崔西·霍金斯(Tracy Hawkins),她不僅在莎拉的演出後來到後台提出了自己的看法,甚至在幾天後還發送了一封長達六頁的電子郵件,裡面滿是對莎拉表演的“建議”。 莎拉在播客中回憶說:“她上下打量了我一下,然後說道,‘你的衣服是黃色的。我的是粉紅色的。’”這樣的評論讓莎拉感到困惑,但更讓人震驚的是之後收到的那封長郵件。莎拉說:“我收到了一封長達六頁的電子郵件,裡面有筆記和訊息,內容是她完成這部劇後做了什麼,以及她建議我做什麼。這太令人憤慨了。實在是太離譜了。” 這次經歷無疑讓莎拉印象深刻,她在播客中坦言:“我至今未忘,希望再也不要見到你。”這番話語不僅表達了她對這次不愉快經歷的感受,也間接提醒了大家,在給予同行評價時應該更加謹慎和尊重。 值得一提的是,莎拉保羅森上個月因其在影片《合適的》中的出色表現而獲得了托尼獎提名,這部作品被譽為目前百老匯最好的演出之一。這次提名不僅是對她演技的肯定,也讓這次播客中的分享更添幾分分量。 故事的道德啟示?有時最好將自己的想法留給自己,尤其是在藝術表演這樣主觀性極強的領域。每位藝術家的表達都有其獨特性,尊重和理解應當成為彼此交流的基礎。莎拉保羅森的這次經歷,無疑給了我們許多反思的空間。

探討:揭開人們對雙性戀認識上的盲點

泰勒·湯姆林森在 Netflix 特輯中公開雙性戀身份,探討雙性戀恐懼症和身份認同 在當今社會,雙性戀身份的認同和接受度逐漸提高,但仍然面臨著許多挑戰和誤解。2024年Netflix特輯《Have It All》中,單口喜劇演員泰勒湯姆林森(Taylor Tomlinson)的公開出櫃,不僅是她個人勇氣的展現,也是對雙性戀社群的一種支持和鼓勵。湯姆林森以幽默的方式分享了自己的經歷,但背後反映的是一個更深層的社會現象——雙重擦除。 雙重擦除是指雙性戀者因為當前的約會對象被錯誤地視為異性戀或同性戀,從而在異性戀和酷兒群體中都遭受排斥的情況。這種現象不僅來自社會的刻板印象,也來自於LGBTQ+社群內部的偏見。湯姆林森的經歷提醒我們,即使在看似開放和包容的社群中,雙性戀者仍然面臨著必須證明自己身份合法性的壓力。 這種壓力不僅來自外界的質疑,也來自內心的掙扎。許多雙性戀者在公開場合和私下生活中都感到害怕和不安,擔心自己的性取向不被接受或認為不夠「真實」。這種恐懼和不確定性會導致自我質疑,甚至影響到參與驕傲活動等原本應該是慶祝自我和多元性取向的場合。 然而,正如湯姆林森和許多其他勇敢的雙性戀者所展示的那樣,透過公開談論和分享自己的經歷,可以幫助打破這種循環。這不僅有助於提高社會對雙性戀身份的認識和理解,也為那些仍在掙扎於自我認同的人提供了支持和希望。 蓋洛普於2023年發布的LGBTQ+自我認同數據顯示,雙性戀成年人在LGBTQ+人群中所佔比例最大,這意味著雙性戀者是一個不可忽視的群體。隨著越來越多的人勇敢地公開自己的雙性戀身份,我們有理由相信,社會對於雙性戀的接受度和理解將會逐漸提高。 改變始於理解和接受。我們需要認識到,雙性戀者不需要選邊站,也不需要通過任何形式的「證明」來確認自己的性取向。每個人的性取向都是獨特的,值得尊重和慶祝。正如湯姆林森的特輯所展示的那樣,通過分享和對話,我們可以一起打破刻板印象,創造一個更加開放和包容的社會。

Mode de vie

為何當代社會仍對雙性戀存在消除現象?

雙性戀恐懼症:探討雙性戀消除及如何成為更好的盟友 在我們的社會中,雙性戀恐懼症似乎是一個無法逃避的現實,即使在LGBTQ+社群內部,有些人也選擇忽略“B”的存在。這種現象,被稱為雙性戀抹消,不僅無視了雙性戀者的存在,也對他們造成了實質的傷害。今年的科切拉音樂節上,公開的雙性戀歌手盧德米拉與她的妻子在舞台上接吻,這一行為再次引發了關於雙性戀意義的討論。 盧德米拉不僅是科切拉主舞台上表演的第一位非裔拉丁女性,這本身就是一項重大的成就,她的行為也挑戰了人們對於雙性戀的刻板印象。然而,社會對於雙性戀的認識仍然充滿了誤解和偏見。有些人認為,與其承認雙性戀的存在,不如將其視為一種過渡期,或者迫使雙性戀者在異性戀和同性戀之間做出選擇。 這種偏見不僅來自異性戀社群,甚至在LGBTQ+社群內部也存在。一些人認為,雙性戀者在進入異性戀關係時就是在“變直”,或者在與同性約會時就完全是同性戀,從而忽視了雙性戀者對兩性的吸引。這種雙性戀抹消的行為,不僅對雙性戀者的身份認同造成了傷害,也使他們在尋求支持和資源時遇到了更多的障礙。 雙性戀抹消的危險不僅在於它對個人的影響,還在於它如何加深了對雙性戀社群的健康不平等。根據GLAAD的報告,雙性戀者比異性戀和同性戀者更有可能經歷焦慮和憂鬱,他們的性傳播疾病診斷率和心臟病風險也更高。這些健康差異的部分原因,是因為雙性戀者往往在尋求幫助時遭到忽視。 那麼,我們作為一個社會,應該如何消除雙性戀抹消呢?首先,我們需要認識到雙性戀者的存在,並尊重他們的身份。當聽到雙性戀恐懼症的言論時,我們應該大聲疾呼,指出這種言論的錯誤。我們也應該避免使用刻板印象來描述雙性戀者,並接受人們對自己身份的定義。 最重要的是,我們需要創造一個包容的環境,讓所有人,無論他們的性取向如何,都能感到被接納和尊重。這意味著在學校、工作場所和社區中推廣對雙性戀的正確認識,並提供必要的支持和資源。只有當我們攜手合作,才能真正消除雙性戀抹消,創造一個對所有人都公平的世界。

Explication du phénomène des homosexuels masculins ayant souvent des frères plus âgés : examen de l'effet de l'ordre de la fraternité

研究顯示有哥哥的男性成為同性戀的機率更高 在最近的研究中,科學家們正在進一步探索一個引人注目的現象:擁有一個或多個哥哥可能會增加男性成為同性戀的機會。這一發現,被稱為“兄弟出生順序效應”,自20世紀90年代以來就已被記錄,並且在全球範圍內得到了觀察和研究。 斯科特·塞梅尼納,一位來自史泰森大學的心理學教授,在接受美國國家公共廣播電台(NPR)的採訪時指出,這種模式不僅在加拿大和美國有記錄,在薩摩亞、墨西哥南部、土耳其和巴西等國家也有所發現。根據塞梅尼納的說法,理論上,男性每多一個哥哥,被男性吸引的可能性就會增加大約33%。 這項研究的結果顯示,那些有一個哥哥的男性,大約有2.6%的機率是同性戀。如果有第二個哥哥,這個機率會再增加33%,達到大約3.5%。而擁有五個哥哥的男性,則有大約8%的機會是同性戀。 這一現象背後的潛在生物學機制已經被研究多年,包括親代染色體的潛在關聯。2022年發表在《性研究雜誌》上的一項研究,透過檢視1940年至1990年間出生的荷蘭超過900萬人的數據,強調了這一相關性。墨爾本大學的研究人員發現,如果一個男人有三個哥哥而不是三個姐姐,他進入同性關係的可能性會增加41%;如果是三個哥哥而不是三個弟弟,這一可能性則會增加80%。 研究作者揚·卡巴泰克向NPR透露,這項發現與先前的研究完全不同,並且他們還發現,女性也存在同樣的關聯。這表明,可能至少部分存在某種生物機制在驅動這些關聯。 儘管這一發現令人驚訝,專家們仍然強調,這所謂的模式只影響大眾中的少數。塞梅尼納指出,「絕大多數有很多哥哥的人仍然會被異性吸引。」這一研究為我們提供了對性取向多樣性的更深層次理解,同時也提醒我們,人類行為和性取向的形成是一個複雜的過程,受到多種因素的影響。

齊格勒斯私生活中的性愛細節曝光

保守派夫婦齊格勒反對公開其性生活細節,但新警方報告揭露更多信息 在當今社會,隱私權與公眾知情權之間的界線日益模糊,特別是當涉及到公眾人物和敏感議題時。最近,克里斯蒂安·齊格勒和布里奇特·齊格勒這對知名的保守派夫婦就成為了這場辯論的中心。他們因反對公開揭露他們私生活中的尷尬細節而出庭,這些細節涉及他們的性生活,引發了廣泛的關注和討論。 這對夫婦在佛羅裡達州的法庭上向法官陳述案情,試圖阻止從克里斯蒂安的iPhone中獲取的大量信息被公開。這些信息是在調查一名薩拉索塔婦女指控克里斯蒂安強姦她的案件中獲得的。雖然薩拉索塔警方最終認定該女子與克里斯蒂安之間的性關係可能是雙方同意的,但這起案件仍然引發了對齊格勒夫婦私生活的廣泛關注。 警方報告中的細節尤其令人震驚,其中包括布里奇特在數字信息中對她丈夫的放蕩言語,以及她在丈夫在薩拉索塔的酒吧尋找三人伴侶時給他指路的情況。這些揭露不僅對齊格勒夫婦造成了巨大的壓力,也對他們的公眾形象造成了損害。克里斯蒂安因此事件被佛羅裡達州共和黨解僱,失去了國家主席的職位。 在法庭上,齊格勒夫婦的律師爭辯說,這些信息應該被視為私人通訊,不應公開。他們主張,即使在刑事調查中,這些談話也可能不會被允許作為證據。然而,新聞媒體的律師和公共記錄倡導者則辯稱,既然案件已經結束,調查中考慮的每一項證據都應該公開。 這場法律鬥爭不僅凸顯了隱私權與公眾知情權之間的緊張關係,也反映了在社交媒體和數字時代,個人隱私的界限越來越難以界定。齊格勒夫婦的案例提醒我們,公眾人物的私生活往往不再是完全私人的,而是成為公眾討論和評論的對象。 隨著這場法律鬥爭的進展,公眾對於如何平衡隱私權和知情權的辯論將持續進行。無論結果如何,齊格勒夫婦的案例都將成為這場辯論中的一個重要參考點。

莎拉·保羅森批評演員發出六頁長的便箋行為

莎拉保羅森 (Sarah Paulson) 斥責演員發送六頁便條 在娛樂圈中,演員間的互動總是充滿了各種故事,而莎拉保羅森(Sarah Paulson)最近在一個播客節目中分享的經歷,無疑又為我們揭開了幕後的另一面。這位因《美國恐怖故事》而聞名的演員,在《智能少》播客中與主持人傑森貝特曼、肖恩海耶斯和威爾阿奈特討論到了關於戲劇表演的話題,以及名人觀眾來到後台與節目明星見面的常見做法。 在討論中,莎拉提到了一次特別的經歷,當時她在外百老匯演出《塔利的愚蠢行為》時,接到了一位前輩演員的“特別關照”。這位前輩就是崔西·霍金斯(Tracy Hawkins),她不僅在莎拉的演出後來到後台提出了自己的看法,甚至在幾天後還發送了一封長達六頁的電子郵件,裡面滿是對莎拉表演的“建議”。 莎拉在播客中回憶說:“她上下打量了我一下,然後說道,‘你的衣服是黃色的。我的是粉紅色的。’”這樣的評論讓莎拉感到困惑,但更讓人震驚的是之後收到的那封長郵件。莎拉說:“我收到了一封長達六頁的電子郵件,裡面有筆記和訊息,內容是她完成這部劇後做了什麼,以及她建議我做什麼。這太令人憤慨了。實在是太離譜了。” 這次經歷無疑讓莎拉印象深刻,她在播客中坦言:“我至今未忘,希望再也不要見到你。”這番話語不僅表達了她對這次不愉快經歷的感受,也間接提醒了大家,在給予同行評價時應該更加謹慎和尊重。 值得一提的是,莎拉保羅森上個月因其在影片《合適的》中的出色表現而獲得了托尼獎提名,這部作品被譽為目前百老匯最好的演出之一。這次提名不僅是對她演技的肯定,也讓這次播客中的分享更添幾分分量。 故事的道德啟示?有時最好將自己的想法留給自己,尤其是在藝術表演這樣主觀性極強的領域。每位藝術家的表達都有其獨特性,尊重和理解應當成為彼此交流的基礎。莎拉保羅森的這次經歷,無疑給了我們許多反思的空間。

探討:揭開人們對雙性戀認識上的盲點

泰勒·湯姆林森在 Netflix 特輯中公開雙性戀身份,探討雙性戀恐懼症和身份認同 在當今社會,雙性戀身份的認同和接受度逐漸提高,但仍然面臨著許多挑戰和誤解。2024年Netflix特輯《Have It All》中,單口喜劇演員泰勒湯姆林森(Taylor Tomlinson)的公開出櫃,不僅是她個人勇氣的展現,也是對雙性戀社群的一種支持和鼓勵。湯姆林森以幽默的方式分享了自己的經歷,但背後反映的是一個更深層的社會現象——雙重擦除。 雙重擦除是指雙性戀者因為當前的約會對象被錯誤地視為異性戀或同性戀,從而在異性戀和酷兒群體中都遭受排斥的情況。這種現象不僅來自社會的刻板印象,也來自於LGBTQ+社群內部的偏見。湯姆林森的經歷提醒我們,即使在看似開放和包容的社群中,雙性戀者仍然面臨著必須證明自己身份合法性的壓力。 這種壓力不僅來自外界的質疑,也來自內心的掙扎。許多雙性戀者在公開場合和私下生活中都感到害怕和不安,擔心自己的性取向不被接受或認為不夠「真實」。這種恐懼和不確定性會導致自我質疑,甚至影響到參與驕傲活動等原本應該是慶祝自我和多元性取向的場合。 然而,正如湯姆林森和許多其他勇敢的雙性戀者所展示的那樣,透過公開談論和分享自己的經歷,可以幫助打破這種循環。這不僅有助於提高社會對雙性戀身份的認識和理解,也為那些仍在掙扎於自我認同的人提供了支持和希望。 蓋洛普於2023年發布的LGBTQ+自我認同數據顯示,雙性戀成年人在LGBTQ+人群中所佔比例最大,這意味著雙性戀者是一個不可忽視的群體。隨著越來越多的人勇敢地公開自己的雙性戀身份,我們有理由相信,社會對於雙性戀的接受度和理解將會逐漸提高。 改變始於理解和接受。我們需要認識到,雙性戀者不需要選邊站,也不需要通過任何形式的「證明」來確認自己的性取向。每個人的性取向都是獨特的,值得尊重和慶祝。正如湯姆林森的特輯所展示的那樣,通過分享和對話,我們可以一起打破刻板印象,創造一個更加開放和包容的社會。

Santé

為何當代社會仍對雙性戀存在消除現象?

雙性戀恐懼症:探討雙性戀消除及如何成為更好的盟友 在我們的社會中,雙性戀恐懼症似乎是一個無法逃避的現實,即使在LGBTQ+社群內部,有些人也選擇忽略“B”的存在。這種現象,被稱為雙性戀抹消,不僅無視了雙性戀者的存在,也對他們造成了實質的傷害。今年的科切拉音樂節上,公開的雙性戀歌手盧德米拉與她的妻子在舞台上接吻,這一行為再次引發了關於雙性戀意義的討論。 盧德米拉不僅是科切拉主舞台上表演的第一位非裔拉丁女性,這本身就是一項重大的成就,她的行為也挑戰了人們對於雙性戀的刻板印象。然而,社會對於雙性戀的認識仍然充滿了誤解和偏見。有些人認為,與其承認雙性戀的存在,不如將其視為一種過渡期,或者迫使雙性戀者在異性戀和同性戀之間做出選擇。 這種偏見不僅來自異性戀社群,甚至在LGBTQ+社群內部也存在。一些人認為,雙性戀者在進入異性戀關係時就是在“變直”,或者在與同性約會時就完全是同性戀,從而忽視了雙性戀者對兩性的吸引。這種雙性戀抹消的行為,不僅對雙性戀者的身份認同造成了傷害,也使他們在尋求支持和資源時遇到了更多的障礙。 雙性戀抹消的危險不僅在於它對個人的影響,還在於它如何加深了對雙性戀社群的健康不平等。根據GLAAD的報告,雙性戀者比異性戀和同性戀者更有可能經歷焦慮和憂鬱,他們的性傳播疾病診斷率和心臟病風險也更高。這些健康差異的部分原因,是因為雙性戀者往往在尋求幫助時遭到忽視。 那麼,我們作為一個社會,應該如何消除雙性戀抹消呢?首先,我們需要認識到雙性戀者的存在,並尊重他們的身份。當聽到雙性戀恐懼症的言論時,我們應該大聲疾呼,指出這種言論的錯誤。我們也應該避免使用刻板印象來描述雙性戀者,並接受人們對自己身份的定義。 最重要的是,我們需要創造一個包容的環境,讓所有人,無論他們的性取向如何,都能感到被接納和尊重。這意味著在學校、工作場所和社區中推廣對雙性戀的正確認識,並提供必要的支持和資源。只有當我們攜手合作,才能真正消除雙性戀抹消,創造一個對所有人都公平的世界。

Explication du phénomène des homosexuels masculins ayant souvent des frères plus âgés : examen de l'effet de l'ordre de la fraternité

研究顯示有哥哥的男性成為同性戀的機率更高 在最近的研究中,科學家們正在進一步探索一個引人注目的現象:擁有一個或多個哥哥可能會增加男性成為同性戀的機會。這一發現,被稱為“兄弟出生順序效應”,自20世紀90年代以來就已被記錄,並且在全球範圍內得到了觀察和研究。 斯科特·塞梅尼納,一位來自史泰森大學的心理學教授,在接受美國國家公共廣播電台(NPR)的採訪時指出,這種模式不僅在加拿大和美國有記錄,在薩摩亞、墨西哥南部、土耳其和巴西等國家也有所發現。根據塞梅尼納的說法,理論上,男性每多一個哥哥,被男性吸引的可能性就會增加大約33%。 這項研究的結果顯示,那些有一個哥哥的男性,大約有2.6%的機率是同性戀。如果有第二個哥哥,這個機率會再增加33%,達到大約3.5%。而擁有五個哥哥的男性,則有大約8%的機會是同性戀。 這一現象背後的潛在生物學機制已經被研究多年,包括親代染色體的潛在關聯。2022年發表在《性研究雜誌》上的一項研究,透過檢視1940年至1990年間出生的荷蘭超過900萬人的數據,強調了這一相關性。墨爾本大學的研究人員發現,如果一個男人有三個哥哥而不是三個姐姐,他進入同性關係的可能性會增加41%;如果是三個哥哥而不是三個弟弟,這一可能性則會增加80%。 研究作者揚·卡巴泰克向NPR透露,這項發現與先前的研究完全不同,並且他們還發現,女性也存在同樣的關聯。這表明,可能至少部分存在某種生物機制在驅動這些關聯。 儘管這一發現令人驚訝,專家們仍然強調,這所謂的模式只影響大眾中的少數。塞梅尼納指出,「絕大多數有很多哥哥的人仍然會被異性吸引。」這一研究為我們提供了對性取向多樣性的更深層次理解,同時也提醒我們,人類行為和性取向的形成是一個複雜的過程,受到多種因素的影響。

齊格勒斯私生活中的性愛細節曝光

保守派夫婦齊格勒反對公開其性生活細節,但新警方報告揭露更多信息 在當今社會,隱私權與公眾知情權之間的界線日益模糊,特別是當涉及到公眾人物和敏感議題時。最近,克里斯蒂安·齊格勒和布里奇特·齊格勒這對知名的保守派夫婦就成為了這場辯論的中心。他們因反對公開揭露他們私生活中的尷尬細節而出庭,這些細節涉及他們的性生活,引發了廣泛的關注和討論。 這對夫婦在佛羅裡達州的法庭上向法官陳述案情,試圖阻止從克里斯蒂安的iPhone中獲取的大量信息被公開。這些信息是在調查一名薩拉索塔婦女指控克里斯蒂安強姦她的案件中獲得的。雖然薩拉索塔警方最終認定該女子與克里斯蒂安之間的性關係可能是雙方同意的,但這起案件仍然引發了對齊格勒夫婦私生活的廣泛關注。 警方報告中的細節尤其令人震驚,其中包括布里奇特在數字信息中對她丈夫的放蕩言語,以及她在丈夫在薩拉索塔的酒吧尋找三人伴侶時給他指路的情況。這些揭露不僅對齊格勒夫婦造成了巨大的壓力,也對他們的公眾形象造成了損害。克里斯蒂安因此事件被佛羅裡達州共和黨解僱,失去了國家主席的職位。 在法庭上,齊格勒夫婦的律師爭辯說,這些信息應該被視為私人通訊,不應公開。他們主張,即使在刑事調查中,這些談話也可能不會被允許作為證據。然而,新聞媒體的律師和公共記錄倡導者則辯稱,既然案件已經結束,調查中考慮的每一項證據都應該公開。 這場法律鬥爭不僅凸顯了隱私權與公眾知情權之間的緊張關係,也反映了在社交媒體和數字時代,個人隱私的界限越來越難以界定。齊格勒夫婦的案例提醒我們,公眾人物的私生活往往不再是完全私人的,而是成為公眾討論和評論的對象。 隨著這場法律鬥爭的進展,公眾對於如何平衡隱私權和知情權的辯論將持續進行。無論結果如何,齊格勒夫婦的案例都將成為這場辯論中的一個重要參考點。

莎拉·保羅森批評演員發出六頁長的便箋行為

莎拉保羅森 (Sarah Paulson) 斥責演員發送六頁便條 在娛樂圈中,演員間的互動總是充滿了各種故事,而莎拉保羅森(Sarah Paulson)最近在一個播客節目中分享的經歷,無疑又為我們揭開了幕後的另一面。這位因《美國恐怖故事》而聞名的演員,在《智能少》播客中與主持人傑森貝特曼、肖恩海耶斯和威爾阿奈特討論到了關於戲劇表演的話題,以及名人觀眾來到後台與節目明星見面的常見做法。 在討論中,莎拉提到了一次特別的經歷,當時她在外百老匯演出《塔利的愚蠢行為》時,接到了一位前輩演員的“特別關照”。這位前輩就是崔西·霍金斯(Tracy Hawkins),她不僅在莎拉的演出後來到後台提出了自己的看法,甚至在幾天後還發送了一封長達六頁的電子郵件,裡面滿是對莎拉表演的“建議”。 莎拉在播客中回憶說:“她上下打量了我一下,然後說道,‘你的衣服是黃色的。我的是粉紅色的。’”這樣的評論讓莎拉感到困惑,但更讓人震驚的是之後收到的那封長郵件。莎拉說:“我收到了一封長達六頁的電子郵件,裡面有筆記和訊息,內容是她完成這部劇後做了什麼,以及她建議我做什麼。這太令人憤慨了。實在是太離譜了。” 這次經歷無疑讓莎拉印象深刻,她在播客中坦言:“我至今未忘,希望再也不要見到你。”這番話語不僅表達了她對這次不愉快經歷的感受,也間接提醒了大家,在給予同行評價時應該更加謹慎和尊重。 值得一提的是,莎拉保羅森上個月因其在影片《合適的》中的出色表現而獲得了托尼獎提名,這部作品被譽為目前百老匯最好的演出之一。這次提名不僅是對她演技的肯定,也讓這次播客中的分享更添幾分分量。 故事的道德啟示?有時最好將自己的想法留給自己,尤其是在藝術表演這樣主觀性極強的領域。每位藝術家的表達都有其獨特性,尊重和理解應當成為彼此交流的基礎。莎拉保羅森的這次經歷,無疑給了我們許多反思的空間。

探討:揭開人們對雙性戀認識上的盲點

泰勒·湯姆林森在 Netflix 特輯中公開雙性戀身份,探討雙性戀恐懼症和身份認同 在當今社會,雙性戀身份的認同和接受度逐漸提高,但仍然面臨著許多挑戰和誤解。2024年Netflix特輯《Have It All》中,單口喜劇演員泰勒湯姆林森(Taylor Tomlinson)的公開出櫃,不僅是她個人勇氣的展現,也是對雙性戀社群的一種支持和鼓勵。湯姆林森以幽默的方式分享了自己的經歷,但背後反映的是一個更深層的社會現象——雙重擦除。 雙重擦除是指雙性戀者因為當前的約會對象被錯誤地視為異性戀或同性戀,從而在異性戀和酷兒群體中都遭受排斥的情況。這種現象不僅來自社會的刻板印象,也來自於LGBTQ+社群內部的偏見。湯姆林森的經歷提醒我們,即使在看似開放和包容的社群中,雙性戀者仍然面臨著必須證明自己身份合法性的壓力。 這種壓力不僅來自外界的質疑,也來自內心的掙扎。許多雙性戀者在公開場合和私下生活中都感到害怕和不安,擔心自己的性取向不被接受或認為不夠「真實」。這種恐懼和不確定性會導致自我質疑,甚至影響到參與驕傲活動等原本應該是慶祝自我和多元性取向的場合。 然而,正如湯姆林森和許多其他勇敢的雙性戀者所展示的那樣,透過公開談論和分享自己的經歷,可以幫助打破這種循環。這不僅有助於提高社會對雙性戀身份的認識和理解,也為那些仍在掙扎於自我認同的人提供了支持和希望。 蓋洛普於2023年發布的LGBTQ+自我認同數據顯示,雙性戀成年人在LGBTQ+人群中所佔比例最大,這意味著雙性戀者是一個不可忽視的群體。隨著越來越多的人勇敢地公開自己的雙性戀身份,我們有理由相信,社會對於雙性戀的接受度和理解將會逐漸提高。 改變始於理解和接受。我們需要認識到,雙性戀者不需要選邊站,也不需要通過任何形式的「證明」來確認自己的性取向。每個人的性取向都是獨特的,值得尊重和慶祝。正如湯姆林森的特輯所展示的那樣,通過分享和對話,我們可以一起打破刻板印象,創造一個更加開放和包容的社會。

Technologie

為何當代社會仍對雙性戀存在消除現象?

雙性戀恐懼症:探討雙性戀消除及如何成為更好的盟友 在我們的社會中,雙性戀恐懼症似乎是一個無法逃避的現實,即使在LGBTQ+社群內部,有些人也選擇忽略“B”的存在。這種現象,被稱為雙性戀抹消,不僅無視了雙性戀者的存在,也對他們造成了實質的傷害。今年的科切拉音樂節上,公開的雙性戀歌手盧德米拉與她的妻子在舞台上接吻,這一行為再次引發了關於雙性戀意義的討論。 盧德米拉不僅是科切拉主舞台上表演的第一位非裔拉丁女性,這本身就是一項重大的成就,她的行為也挑戰了人們對於雙性戀的刻板印象。然而,社會對於雙性戀的認識仍然充滿了誤解和偏見。有些人認為,與其承認雙性戀的存在,不如將其視為一種過渡期,或者迫使雙性戀者在異性戀和同性戀之間做出選擇。 這種偏見不僅來自異性戀社群,甚至在LGBTQ+社群內部也存在。一些人認為,雙性戀者在進入異性戀關係時就是在“變直”,或者在與同性約會時就完全是同性戀,從而忽視了雙性戀者對兩性的吸引。這種雙性戀抹消的行為,不僅對雙性戀者的身份認同造成了傷害,也使他們在尋求支持和資源時遇到了更多的障礙。 雙性戀抹消的危險不僅在於它對個人的影響,還在於它如何加深了對雙性戀社群的健康不平等。根據GLAAD的報告,雙性戀者比異性戀和同性戀者更有可能經歷焦慮和憂鬱,他們的性傳播疾病診斷率和心臟病風險也更高。這些健康差異的部分原因,是因為雙性戀者往往在尋求幫助時遭到忽視。 那麼,我們作為一個社會,應該如何消除雙性戀抹消呢?首先,我們需要認識到雙性戀者的存在,並尊重他們的身份。當聽到雙性戀恐懼症的言論時,我們應該大聲疾呼,指出這種言論的錯誤。我們也應該避免使用刻板印象來描述雙性戀者,並接受人們對自己身份的定義。 最重要的是,我們需要創造一個包容的環境,讓所有人,無論他們的性取向如何,都能感到被接納和尊重。這意味著在學校、工作場所和社區中推廣對雙性戀的正確認識,並提供必要的支持和資源。只有當我們攜手合作,才能真正消除雙性戀抹消,創造一個對所有人都公平的世界。

Explication du phénomène des homosexuels masculins ayant souvent des frères plus âgés : examen de l'effet de l'ordre de la fraternité

研究顯示有哥哥的男性成為同性戀的機率更高 在最近的研究中,科學家們正在進一步探索一個引人注目的現象:擁有一個或多個哥哥可能會增加男性成為同性戀的機會。這一發現,被稱為“兄弟出生順序效應”,自20世紀90年代以來就已被記錄,並且在全球範圍內得到了觀察和研究。 斯科特·塞梅尼納,一位來自史泰森大學的心理學教授,在接受美國國家公共廣播電台(NPR)的採訪時指出,這種模式不僅在加拿大和美國有記錄,在薩摩亞、墨西哥南部、土耳其和巴西等國家也有所發現。根據塞梅尼納的說法,理論上,男性每多一個哥哥,被男性吸引的可能性就會增加大約33%。 這項研究的結果顯示,那些有一個哥哥的男性,大約有2.6%的機率是同性戀。如果有第二個哥哥,這個機率會再增加33%,達到大約3.5%。而擁有五個哥哥的男性,則有大約8%的機會是同性戀。 這一現象背後的潛在生物學機制已經被研究多年,包括親代染色體的潛在關聯。2022年發表在《性研究雜誌》上的一項研究,透過檢視1940年至1990年間出生的荷蘭超過900萬人的數據,強調了這一相關性。墨爾本大學的研究人員發現,如果一個男人有三個哥哥而不是三個姐姐,他進入同性關係的可能性會增加41%;如果是三個哥哥而不是三個弟弟,這一可能性則會增加80%。 研究作者揚·卡巴泰克向NPR透露,這項發現與先前的研究完全不同,並且他們還發現,女性也存在同樣的關聯。這表明,可能至少部分存在某種生物機制在驅動這些關聯。 儘管這一發現令人驚訝,專家們仍然強調,這所謂的模式只影響大眾中的少數。塞梅尼納指出,「絕大多數有很多哥哥的人仍然會被異性吸引。」這一研究為我們提供了對性取向多樣性的更深層次理解,同時也提醒我們,人類行為和性取向的形成是一個複雜的過程,受到多種因素的影響。

齊格勒斯私生活中的性愛細節曝光

保守派夫婦齊格勒反對公開其性生活細節,但新警方報告揭露更多信息 在當今社會,隱私權與公眾知情權之間的界線日益模糊,特別是當涉及到公眾人物和敏感議題時。最近,克里斯蒂安·齊格勒和布里奇特·齊格勒這對知名的保守派夫婦就成為了這場辯論的中心。他們因反對公開揭露他們私生活中的尷尬細節而出庭,這些細節涉及他們的性生活,引發了廣泛的關注和討論。 這對夫婦在佛羅裡達州的法庭上向法官陳述案情,試圖阻止從克里斯蒂安的iPhone中獲取的大量信息被公開。這些信息是在調查一名薩拉索塔婦女指控克里斯蒂安強姦她的案件中獲得的。雖然薩拉索塔警方最終認定該女子與克里斯蒂安之間的性關係可能是雙方同意的,但這起案件仍然引發了對齊格勒夫婦私生活的廣泛關注。 警方報告中的細節尤其令人震驚,其中包括布里奇特在數字信息中對她丈夫的放蕩言語,以及她在丈夫在薩拉索塔的酒吧尋找三人伴侶時給他指路的情況。這些揭露不僅對齊格勒夫婦造成了巨大的壓力,也對他們的公眾形象造成了損害。克里斯蒂安因此事件被佛羅裡達州共和黨解僱,失去了國家主席的職位。 在法庭上,齊格勒夫婦的律師爭辯說,這些信息應該被視為私人通訊,不應公開。他們主張,即使在刑事調查中,這些談話也可能不會被允許作為證據。然而,新聞媒體的律師和公共記錄倡導者則辯稱,既然案件已經結束,調查中考慮的每一項證據都應該公開。 這場法律鬥爭不僅凸顯了隱私權與公眾知情權之間的緊張關係,也反映了在社交媒體和數字時代,個人隱私的界限越來越難以界定。齊格勒夫婦的案例提醒我們,公眾人物的私生活往往不再是完全私人的,而是成為公眾討論和評論的對象。 隨著這場法律鬥爭的進展,公眾對於如何平衡隱私權和知情權的辯論將持續進行。無論結果如何,齊格勒夫婦的案例都將成為這場辯論中的一個重要參考點。

莎拉·保羅森批評演員發出六頁長的便箋行為

莎拉保羅森 (Sarah Paulson) 斥責演員發送六頁便條 在娛樂圈中,演員間的互動總是充滿了各種故事,而莎拉保羅森(Sarah Paulson)最近在一個播客節目中分享的經歷,無疑又為我們揭開了幕後的另一面。這位因《美國恐怖故事》而聞名的演員,在《智能少》播客中與主持人傑森貝特曼、肖恩海耶斯和威爾阿奈特討論到了關於戲劇表演的話題,以及名人觀眾來到後台與節目明星見面的常見做法。 在討論中,莎拉提到了一次特別的經歷,當時她在外百老匯演出《塔利的愚蠢行為》時,接到了一位前輩演員的“特別關照”。這位前輩就是崔西·霍金斯(Tracy Hawkins),她不僅在莎拉的演出後來到後台提出了自己的看法,甚至在幾天後還發送了一封長達六頁的電子郵件,裡面滿是對莎拉表演的“建議”。 莎拉在播客中回憶說:“她上下打量了我一下,然後說道,‘你的衣服是黃色的。我的是粉紅色的。’”這樣的評論讓莎拉感到困惑,但更讓人震驚的是之後收到的那封長郵件。莎拉說:“我收到了一封長達六頁的電子郵件,裡面有筆記和訊息,內容是她完成這部劇後做了什麼,以及她建議我做什麼。這太令人憤慨了。實在是太離譜了。” 這次經歷無疑讓莎拉印象深刻,她在播客中坦言:“我至今未忘,希望再也不要見到你。”這番話語不僅表達了她對這次不愉快經歷的感受,也間接提醒了大家,在給予同行評價時應該更加謹慎和尊重。 值得一提的是,莎拉保羅森上個月因其在影片《合適的》中的出色表現而獲得了托尼獎提名,這部作品被譽為目前百老匯最好的演出之一。這次提名不僅是對她演技的肯定,也讓這次播客中的分享更添幾分分量。 故事的道德啟示?有時最好將自己的想法留給自己,尤其是在藝術表演這樣主觀性極強的領域。每位藝術家的表達都有其獨特性,尊重和理解應當成為彼此交流的基礎。莎拉保羅森的這次經歷,無疑給了我們許多反思的空間。

探討:揭開人們對雙性戀認識上的盲點

泰勒·湯姆林森在 Netflix 特輯中公開雙性戀身份,探討雙性戀恐懼症和身份認同 在當今社會,雙性戀身份的認同和接受度逐漸提高,但仍然面臨著許多挑戰和誤解。2024年Netflix特輯《Have It All》中,單口喜劇演員泰勒湯姆林森(Taylor Tomlinson)的公開出櫃,不僅是她個人勇氣的展現,也是對雙性戀社群的一種支持和鼓勵。湯姆林森以幽默的方式分享了自己的經歷,但背後反映的是一個更深層的社會現象——雙重擦除。 雙重擦除是指雙性戀者因為當前的約會對象被錯誤地視為異性戀或同性戀,從而在異性戀和酷兒群體中都遭受排斥的情況。這種現象不僅來自社會的刻板印象,也來自於LGBTQ+社群內部的偏見。湯姆林森的經歷提醒我們,即使在看似開放和包容的社群中,雙性戀者仍然面臨著必須證明自己身份合法性的壓力。 這種壓力不僅來自外界的質疑,也來自內心的掙扎。許多雙性戀者在公開場合和私下生活中都感到害怕和不安,擔心自己的性取向不被接受或認為不夠「真實」。這種恐懼和不確定性會導致自我質疑,甚至影響到參與驕傲活動等原本應該是慶祝自我和多元性取向的場合。 然而,正如湯姆林森和許多其他勇敢的雙性戀者所展示的那樣,透過公開談論和分享自己的經歷,可以幫助打破這種循環。這不僅有助於提高社會對雙性戀身份的認識和理解,也為那些仍在掙扎於自我認同的人提供了支持和希望。 蓋洛普於2023年發布的LGBTQ+自我認同數據顯示,雙性戀成年人在LGBTQ+人群中所佔比例最大,這意味著雙性戀者是一個不可忽視的群體。隨著越來越多的人勇敢地公開自己的雙性戀身份,我們有理由相信,社會對於雙性戀的接受度和理解將會逐漸提高。 改變始於理解和接受。我們需要認識到,雙性戀者不需要選邊站,也不需要通過任何形式的「證明」來確認自己的性取向。每個人的性取向都是獨特的,值得尊重和慶祝。正如湯姆林森的特輯所展示的那樣,通過分享和對話,我們可以一起打破刻板印象,創造一個更加開放和包容的社會。

Entreprise

fr_FRFrança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