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遊行,我想說…】許佑生:登上彩虹,人人都是鳳凰

台灣同志遊行聯盟網

Updated on:

作者: 許佑生 23 September 2012

1989年夏天,我到紐約遊學,第一次參加了同志大遊行。身為同志,生平第一度見識彩虹遊行就在最熱鬧ヽ最多元的紐約大都會,宛如小孩進入一家巨無霸糖果屋,被五顏六色的糖果零食山堆包圍,喜不自勝。

後來因轉到舊金山念博士班,也參加過這座同志傳統光榮城市的同志大遊行。帥氣的市長戴墨鏡以性感之姿,坐在凱迪拉克前導車的車蓋上,簡直是電影明星,真叫全市狂喜。

那時候,我總在想別人土地上再怎麼華麗、歡喜的同志大遊行,終究是人家的「全家團圓大喜劇」,我畢竟是外人,不禁黯然,懷疑何時台灣才能有自己的遊行?

那時,我看日本東京剛舉行一場同志遊行,但似乎人數不多,看圖片也不夠精彩。心中盤算,日本同志已經很敢了,辦起遊行卻小貓兩三隻,那如果台灣有一天舉辦會是何等冷清畫面啊?

哈,很高興我料錯了。2003年第一屆台北同志大遊行,我正好人在台灣,趕上了這良辰吉時。記得大家先在228公園集合,我沒特定跟著哪個團體,看看周遭,不免擔心,到底這次第一次出征能有多少美少男ヽ美少女戰士現身哪?

完全出乎我預料,竟有多達上千人。這不是我想像中的零落鴿群,而是一整隊雁行千里了。在隊伍中,首度以同志身份在台北熟悉的寬大馬路大方走著,頂著美麗的陽光,我湧出了好多感觸。在我年輕時,覺得當同志像沒有未來的黑獄人生,怎知會有這麼一天夾在身邊一對對小男生ヽ小女生相愛牽手,被陽光撒落祝福的人堆裡!

以前走在這些街道上,我不是很幽怨嗎?老覺得寂寞落單,要勉強作自我,只能躲在當年叫新公園的地方遊魂似地找尋同伴,離開那裡就回到假惺惺世界。但這一刻我走在大馬路上,抬頭挺胸,顧目四盼,哪有什麼羞愧?哪有什麼過街老鼠的滋味?我們這一條隊伍變得嘻嘻哈哈,光豔奪目,顛覆了所有人的想像。

我們首次出擊便締造美麗果實,以後每一年都以驚人數字成長,到去年的同志大遊行已高達五萬人次,且有來自世界各地的同志兄弟姊妹,尤其大陸香港,把台北的亮麗彩虹整條掛在太平洋海上,號稱亞洲最大規模的同志遊行了。

今年,又推出創舉,以全省接力方式展開彩虹環島遊行,遍地開花。我曾在柏克萊大學受邀演講我與葛瑞在1996年的那場婚禮,下次我要很驕傲地上台去講台灣同志大遊行的盛事了。

zh_TW繁體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