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記】「假友善」講座(二)- 襲來!進擊的人體自走砲! - 文字報導

 

在這個訴求「符合正常」的世界中,人們皆受到社會規範的綁束;不符合大眾想像的長相、穿著,不僅容易引來側目,甚至可能無端惹禍上身。慶幸的是,有一群人不畏異樣眼光,以身體作為武器,衝撞這種想像中的「當然形象」。

2016台灣同志遊行聯盟第二場講座《襲來!進擊的人體自走砲!》邀請到行走於第一線戰場的阿空、內褲象與肉彈甜心,與我們分享他們用肉身與社會對抗的生命經驗。

 

用身體形象衝撞社會的網紅

裸露在台灣社會一向是被與「傷風敗俗」劃上等號的負面標籤,今年開始從事G片拍攝的阿空表示:「拍片的事經《壹週刊》報導後,《蘋果日報》也轉載了我的新聞,我也因此上了PTT八卦板。當時許多網友都用『高學歷拍G片』一事譏諷我是在『浪費教育資源』,但對我來說,我念過的東西現在還是有在運作,而他們不見得會知道這點。」勇於挑戰尺度、用身體參與社會運動的阿空感慨地說:「他們以為他們看到的你,就是你的全部。」舉第一部在日本拍攝的GV為例,片中扮演零號的阿空收到許多網友回饋「沒想到你是假一純零」、「看你反串當零號,覺得很心疼」的留言,較偏好擔任一號的阿空表示:「認為我是一的人想像我痛苦,認為我是零的人想像我開心,這就是圈內對非一即零的刻板印象。」

頂著象頭,穿著一條三角褲,以這樣的形象完成環島,是內褲象為甫出社會的自己設定的前進目標。裸露代表著他回歸原始的初心,大象頭則是取歌曲「快樂天堂」裡「希望」的意象。「為什麼教育者就該有一定的樣子?」作為第一線教育者,內褲象提出了對這種當然印象的衝撞。受倒立先生啟發,內褲象開啟了一場不一樣的環島,而這不一樣的環島,也很大程度地影響了他的生命。「一日我拖著彩虹行李箱,有輛車經過後又再度折返回來,駕駛下車,是位女駕駛。在瞭解我在做什麼後,她說:『因為工作性質的關係,我一直不敢燙爆炸頭;但你要做的事情比燙頭髮還要更困難,你激勵了我不該就此放棄』。」一路上,內褲象意外地改變了許多受他的行動影響的人們,「我原本是打算讓內褲象隨著環島的結束而結束的。」這些衝擊,讓內褲象決定保留這個角色形象,持續為體會路上的異樣眼光而走。「別人對我們不友善,我們也不見得對別人友善。」

穿著暴露不僅是種禁忌,社會對「可以被允許裸露的對象」也有一定的篩選門檻。談起裸露,身著大紅禮服的Amy相當豪氣幽默:「我一般的時候其實都穿得滿少的,不管是大露胸、大露背還是大露肩膀,總之就是露everything。我只差my sister沒有露出來而已。」馬力與Amy平時習慣一起網購衣服,因對話風趣、笑料不斷,常被熱線夥伴鼓譟組團出道。「我們兩個組團怎麼會紅呢?我們又不是甜心!」但究竟,怎麼樣才算是甜心呢?思索再三,為了挑戰社會對「甜心」的定義,馬力與Amy決定推出「肉彈系列」,肉彈甜心於焉誕生。肉彈甜心常與粉絲分享有關身體形象的議題,像是近期回應的,香港設計師挪用國外設計概念「美麗不分大小」來歧視胖子一事。對許多粉絲來說,肉彈甜心讓她們獲得了許多啟發與自信心,但曾經的她們並不是那麼的有自信。「我對我的身體其實沒有自信,但那種『沒有自信』是別人告訴我的──我不該對我自己的身體有自信。」Amy覺得這滿奇怪的,「這些人喜歡對我諄諄教誨,即使他們可能跟我一點關係也沒有。」

 

不被允許的身體自信

馬力也回應,自己常在路上被小孩指著「媽媽她好胖」重複講了好多次,「也常有人跟我介紹『我有個朋友有在賣減肥藥,那個藥如何有效』云云。在『被檢討』的過程中,我發現那些審視的眼光其實正反映了人們對身體的焦慮。」對自己身體形象的過分看重,會形成一股無形壓力,既把自己壓得喘不過氣,也會波及到其他人、引發另一波焦慮。「之前曾有粉絲跟我們說,『雖然我覺得妳們很棒,但如果我自己也是胖子,我也會感到焦慮』。我們對身體的焦慮,其實是源自單一審美觀對身體框架的限制。」

講到這裡,Amy分享了一則令她極為難忘的經驗。「在熱線工作時,同仁們常常會對我灌迷湯:『阿Amy你好漂亮、好漂亮喔』。有天我實在忍不住,跟其中一位義工說,『你們不用安慰我了啦,我知道自己其實不漂亮。』經過這麼多年,他那時候的回答我到現在還印象深刻,」Amy話語微微一頓,「他說:Amy我覺得妳好奇怪喔,別人的審美觀是審美觀,我們的審美觀就不是審美觀了嗎?」身為用肉體做運動的甜心團體,時常會有網友向她們傾吐成長過程中遭遇的困難,而讓Amy感到難過的是:「許多在我看來已是符合社會審美觀的女生,並沒有因為她們符合了這個標準而被放過。」

類似的問題,內褲象也常常需要做出回應。「有些關注者會注意我身材走樣,也有人問過我『如果哪天你變胖了,或假設你從一開始就是個胖子,你還會繼續、甚至開始這個環島行動嗎?』若真是那樣,我反而認為更需要進行這個行動。」內褲象以藝術表演者自居,即使遭衛道人士抗議,也曾收過負面留言,「我更重視能接收到我想傳達的資訊的受眾。」對於無法接收到這些訊息,或者解讀出不同意思的人,「至少他們思考過了。」因常需要脫衣服,內褲象也分享了他的技巧:「在公共場合中先脫褲子是有用意的──突然裸上身,很容易被人注意到,先脫褲子再脫上衣,比較不會被注目到。」「沒有這種事吧!」Amy大笑。

對阿空來說,拍片不是他最大的成就,而是身為一個同志能走在街上。「我很執著要打破性的框架,所以比較會去慫恿其他人『你可以怎麼做』,像是跟我約炮(雖然我不一定會答應就是了)或是去同志三溫暖。我希望能用我的知名度去向大家推廣,『社群中有這樣的東西存在』。」本身走陽光健美路線的阿空,也常用行動表態、試圖引起大眾對非主流身體路線的重視。「我加入手天使後,常會放一些障礙者相關的議題,像是列舉一些男同志會遇到的情況,而這些情境可能與障礙者的處境相當類似。」或是談論愛滋議題,『約炮約一約也會得病,最常讓我感染的幾乎是感冒;我每次感冒都是在約炮的時候得的,對我來說感冒就是種性病。』──用這樣的說話形式進一步讓聽眾去思考,我們為什麼會產生差別對待?」

「接受自己固然很重要,但也要懂得去接受別人。同志圈也是有很多朋友對於其他群體是沒有那麼友善的。」阿空說。

 

接受自己的同時 也接受別人

對肉彈甜心來說,肉體是倡議的武器。「女同志的樣貌不是只有兩三種,我跟馬力就剛好呈現了不同的樣子。外面的人沒看見我們,我們在圈內也未必有被看見,這就是未被解決的歧視。」Amy說,「歧視的本質是一樣的,譬如肥胖,譬如愛滋感染者,非主流正典外的人都被劃歸到這些框架裡面。」肉彈甜心在議題的操作上很謹慎,不希望在讓自己的議題浮起後,反而去壓迫到其他弱勢族群的議題。

馬力也回應道:「粉絲感謝我們充滿自信的發言,我們卻也在留意不要讓粉絲頁太過陽光正向,這樣反而會讓我們的粉絲頁變成取暖地,而忽略掉『反映現實生活中的困難』的重要功能。」受傷了沒關係,沒人惜惜沒關係,停下來,自己給自己惜惜,然後再繼續往前走。馬力與Amy希望能用肉體擠歪身體框架,「我們兩個一起通過,框一定會歪。」

對內褲象來說,肉體是換取對等想像的籌碼。「一般人很難接受一個會脫光光在外面走動的人,竟然能捧著課本出現在學校裡;但經熟悉瞭解後,那些與我接觸過的家長們反而會回饋說『這是很自然而然的事情』,並表達他們的支持。」

對阿空來說,肉體是對尊重與包容的呼籲。「其他運動場合的裸露,目的是為了搏版面,同運的裸露則包含兩個訴求:一為博版面,一為表達上空的自由。」阿空接著說,「圈內的刻板印象不見得有尊重到對方對性的態度,像是裸露,像是性泛濫,像是守貞。」發現自己走遊行的裸露程度已經無法再突破,阿空去年便決定換個形式挑戰尺度、推出「摸得到看不到」的摸屌箱。被問到今年還會有怎樣的突破,阿空表示:「不告訴你。」

 

他們的進擊,是為了自己,也是為了別人。
他們不畏世俗眼光,破壞習以為常的規矩制度,只為建立尊重包容的新世界。面對無所不在的歧視,他們用肉身坦敵,期望能撐出一片自在的藍天。
對你/妳來說,肉體又具有什麼樣的符碼意涵呢?在你/妳的生活中,又是否存在著需要與之對抗的目標?

今年的台灣同志遊行《一起FUN出來——打破「假友善」,你我撐自在》,邀請你/妳一同用行動參與,爭取一個人人都能被看見、不需再被迫隱身的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