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 台灣同志遊行主題主論述

澀澀性平打開開,多元教慾跟上來
Make Love, Not WarSex Ed is the Way to Go

  台灣同志遊行已邁入第十五年,每年的主題都希望讓社會看見多元、尊重差異。2015年,我們談社會規範透過年齡與性別,妨礙自我的展現;1 2016年,我們談環境中無處不在的假友善;2 而在看到層出不窮的校園歧視事件,以及變形盟3 持續聚焦的抹黑後,今年我們要談的是——因為年齡而被「設限」學習、又被「假友善」氛圍壓迫的——性別平等教育

 

性平教育應是性/別多元的教育

  「性別平等教育」是指:透過教育認識並尊重各種生理性別、性傾向、性別認同、性別氣質,以及LGBTIQA──性多樣社群的文化差異,藉此消除因歧視而產生的暴力與霸凌,促進性別地位的實質平等。在教育現場,「性別平等教育法」(以下簡稱「性平法」)初擬時,其目的是落實「兩性」平等教育,2000年因葉永鋕事件影響4才加入尊重多元性別差異的內容,希望藉此保護下一代。但施行14個年頭後,不論是性別平等教育,或政府的政策、調查、補助的研究等,仍多以「異性戀」、「兩性」為主。

  在性平法、性侵害防治法的規範下,國中、小學每學期應實施至少六小時的性平相關課程及活動,讓性平教育得以在學校裡慢慢扎根。然而鷺江國中楊同學、屏東女同志學生自殺等憾事一再發生,顯示性多樣社群在成長過程裡,仍舊缺乏認同上的支持,及外在環境的友善接納,且當城鄉資源分布不均時,情況更加惡劣。

  此外,為避免學生遭受性騷擾、性侵害及性霸凌,法律規定「疑似」即需「通報」,以致於學生若與人發生合意性行為,想詢問相關問題時,老師便背負「必須通報」的壓力,反讓學生的性平教育一片空白。5這樣的性平教育既無法保護性多樣社群,又限縮學生受教空間,已失去本意。原期許不漏接任何人的保護機制,反而讓人窒息其中。

  若性/別多元的性平教育能真正落實,年輕的生命便能知道自己的「不同」並沒有錯,有機會認識進而喜歡自己,產生自信、有力的自我定位;若校園內的每個人,保有開放的態度去認識他人的不同,讓同理心化解恐懼,霸凌便能真正減少。若各級學校面對學生的親密關係議題時,對學生的情慾需求與困惑視而不見,持續用「你長大就會懂」來迴避問題,拒絕陪伴與對話,形同「放生」學生自行摸索;而校園之外,更有一群號稱「尊重」多元的人們,多年來努力不懈地造謠、抹黑性平教育,更讓性/別多元的性平教育岌岌可危。

 

拒絕假友善的性平教育  

  變形盟從 2011 年開始,便用扭曲事實的方式,阻撓性平教育:先以「專家學者」的身份與權力位置,包裝歧視;且有組織地「動員家長」,散佈謠言,積極「卡位」成為學校事務代表;更透過民代與議會,施壓各地教育局處,抹殺性平教育,6企圖以「地方包圍、中央滲透」雙管齊下的政治動員,將力倡的樣板家庭觀、反墮胎、反同性戀等議題與各種保守勢力結合,不擇手段地持續煽動恐懼與仇恨。加上十二年國教新課綱延後在108學年度分段上路,各縣市公聽會恐正重現「跳針大軍」入侵的夢魘。7 當這些家長以「為孩子好」為由,多年來藉親權凌駕教育專業;但身為專業代表的教育部,卻曲解「多元差異」之意,將「不認同性別平等」的學者,納為「性別平等教育委員」,不僅令「政教分離」的民主價值岌岌可危,更帶頭放任惡意肆虐。

  今年婚姻平權的釋憲案通過後,攻擊性平教育不停歇的變形盟更加強火力,以看似美好的教育願景,包裹「假友善」的蜜糖外衣。他們聲稱性平教育是必要的,但需要「適性適齡」的學習;揚言以「尊重」為出發點、「愛」為核心價值,建構友善校園,但實際上卻將概念偷換成兩性教育,認為生理性別只有男、女,無視陰陽人的自然存在;而放入「性別光譜」、「跨性別」、「恐同症」、「異性戀霸權」內容的課本或教師手冊,竟被斥為不適齡且具爭議的性平教材──「會讓孩子變成同性戀」!然而性平教育的精神,本應是尊重各種認同、讓多元並存,不論保守、中庸或激進的理念,都有其參考價值,但變形盟總是排除並否定他人,「真理唯我獨尊」,徹底違背民主社會的原則、侵踏他人權益。

  無數性多樣社群的生命經驗告訴我們,性傾向與情慾的啟蒙早在兒童時期便已開始。每個人的生命進程與議題各不相同,教育不該是由上而下的主導主控,也無法輕易將學生分類。因此,多元的性別認同、親密關係、性喜好,甚至性工作,都應該被認識,也值得擁有開放討論的空間,譬如:開放式關係、娛樂性用藥、指交與肛交、各種性愉悅的方式(多P、BDSM等)、身體裸露權(例如 Free the Nipple)、被排斥在婚戀市場之外的底層性權等議題,都真實存在於社會中;這些議題與生命的慾望、平等、解放、自由,都有所連結,並影響著社會的運作與環境氛圍。因此性平教育的多元概念,不應僅限於校園內,而是與全民的「性」福8 息息相關。

 

人人都需要性平教育

  因為「兩性教育」的根深蒂固,對於多元性別與性事,家長及老師其實也是被「放生」的世代。當學生正透過各種流行文化或社會議題討論,反過來與師長、既定課程,產生抵抗、互動或討論等種種關係時;老師如果不進修、家長獲得資訊的管道又有限,自然不知道該如何教小孩,也才更需要性平教育,打開眼界、跟上慾望的發生與探索。

  我們都需要愛與被愛、需要性/別議題能被探索的空間,更需要教育帶來生命的自由、而非恐懼。回顧過往的求學歷程,當我們踏入社會,面對親密關係的種種,是否都能瞭解、享受自我的身體情慾?是否能發展出比較成熟的人際關係,在性事上懂得協商或拒絕?甚至看見「一男一女、一生一世」之外的情感關係與慾望?從多元性別出發,看見多元族群,特別是身心障礙者、年長者、未成年者的性探索與性需求;降低各種對性多樣社群的污名,譬如對愛滋感染者的理解與接納,「讓愛走在恐懼之前」9

  台灣自詡為「民主」多元的社會,那麼教育的目的和內容,應是培養能獨立思考的人民,在面對日益複雜的社會帶來的挑戰時,學會如何替自己作主;讓不同生命經驗的個體,能在相互尊重、不被差別對待的前提下,進行價值的衝突與對話,並反省自我,才能促進社會的進步。因此我們呼籲:

  • 拒絕升學主義帶來的慘淡青春!青少年才是校園性平教育的主體,讓每個人帶著自己的差異去理解他人的差異,才能體現多元教育的真諦。
  • 老師秉持教育專業,持續進修多元性/別議題,將教室打造成能自由坦言、相互理解的開放空間。
  • 握有親權的家長,請誠實面對孩子對情慾的渴望和探索,陪伴他們走過不安、接受真實的自我。
  • 政府不要再將進步詞彙當作包裝、大行倒退之實,卻無視性多樣社群的存在及權利。應拒絕變形盟的騷擾與政治算計,拿出堅定立場、實踐性平教育,減少城鄉的資源落差。
  • 身為社會中的一份子,多元平等的性/別教育需要你我一同努力,請以友善的支持與行動,讓各行各業都有真正的平等!

  第十五屆台灣同志遊行,讓我們一起上街,展現不同的生命樣貌與議題——你我就是活生生的性平教材,不僅為自己而走,也為無法自在現身的朋友,「開開」性平教育的大門,一同給這個社會一場繽紛多元的「性教慾」10遊行!

※增:2017 台灣同志遊行——「澀澀性平打開開,多元教慾跟上來」主論述Q&A


主視覺說明

​青蘋果,象徵你我的青澀歲月;果核中的「教慾」,是整顆蘋果的核心,意指慾望源自生命,也代表由慾望衍生出「教育」的需求。太極的圖案,象徵性別議題的多元與共存;錯綜複雜的迷宮,是你我對於多元性別議題的探索過程。因為處處碰壁,所以需要從教育(教慾)出發,才能在路途中看見自己、看見不同的差異,一同走向外在遼闊、多元的世界,享受象徵各種生命議題的遊樂設施,所帶給我們不同卻真實的感受。

十五年來,台灣同志遊行聯盟持續發聲,希望每年提出的多元性/別議題,能喚醒社會大眾的關注,讓你我的力量,打開各種議題的討論空間,一同撐出讓每個人都能自在玩樂、平等對待的樂園!

小提示:今年主視覺中,藏了很多歷屆遊行主視覺的元素唷,快來找找看吧!

 


註解:

  1. 2015 年「年齡不設限——解放暗櫃●青春自主」─主論述   [返回]
  2. 2016 年「一起 FUN 出來——打破「假友善」,你我撐自在」─主論述   [返回]
  3. 「變形盟」泛指基督信仰系統相關的保守團體,包括:真愛聯盟、守護家庭聯盟、下一代幸福聯盟、台灣公民權團結組織等團體,及信心希望聯盟(無愛盟)的政黨組織⋯⋯等等 。 [返回]
  4. 葉永鋕原是屏東縣高樹國中學生,因較陰柔的性別氣質遭同學霸凌,不敢在下課時間上廁所。2000年4月20日早上,他於上課時間去上廁所,後被發現倒臥血泊中,送醫後過世。此事件引起社會大眾對於性別教育的討論,使得2004年「兩性平等教育法」改為「性別平等教育法」,教育政策也從兩性教育延伸為多元性別教育。[返回]
  5. 可參考「性別平等教育法」第21條主論述Q&A版第六題。​ [返回]
  6. 今年7月,雲林縣政府發給所有雲林縣國中小公文,要求排除多元性別意識教材,並去除「性別光譜」的內容,目前新竹市、花蓮縣、台中市、高雄市等各地政府,也都出現類似提案,完全違反性平法的精神與規範。可見報導:政治凌駕專業? 雲林縣禁教「多元性別意識」 [返回]
  7. 今年9月3日至11月4日,國家教育研究院會在各地舉辦「十二年國教社會領域課程綱要草案公聽會」。目前已在花蓮縣、高雄市等場次,出現高舉家長之名、行反同之實的變形盟大軍,以偏離主題的歧視性發言,佔據公聽會。[返回]
  8. 由性衍伸出來的,可以是從個人出發的性傾向、親密關係、性喜好;可以是身體的性自主、性權;更可以是社會議題面的性暴力、性霸凌、性工作權等——這些都由每個人的慾望所生。此外,無性戀雖不會對他人產生性慾望,但仍有喜歡浪漫愛、親密關係,以及以上兩者皆不需要的群體,這些都是慾望的多元展現。當這些慾望被否定、被認為不正常時,「性」福將影響個人的幸福,進而影響伴侶、家庭、社會,因此與其侷限慾望的多樣性,不如讓大眾認識各種慾望的可能,才是真正的「性」福。[返回]
  9. 陳伯杰,YouTube-「生病之後」。[返回]
  10. 本篇主論述中的「慾」,泛指人的基本需求,包括:情慾、食慾、性慾、對成家的想望等等,是驅動人追求更多美好與進步的源頭。因此使用「性教慾」一詞,是希望能藉由認識每個人多元的性/別樣貌,讓大眾正視慾的存在與衍伸而來的各種性/別認同、親密關係、性喜好等議題,這也是主標題將「教育」改為「教慾」的原因。
    ​2011年變形盟曾推出一部名為「性教慾」的影片,藉由強化社會對於「慾」的汙名,扭曲、抹黑當時校園內的性平教育。此處再次使用該詞,便是希望能翻轉大眾對於「慾」的恐懼與避談,讓多元性平教育能真正落實社會。[返回]
post-type: